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十二章 交易

倾城丑妃 东篱夜 2336 2009-10-23 14:53:37

    洛鑫将黑衣人给的药拌在鼠食里喂给老鼠吃了,过了一会,她发现那老鼠的脑袋开始摇晃,接着,到处乱窜疯狂的乱撕乱咬,从它的眼睛来看,很明显,这只老鼠神智不清了。也就是说,黑衣人给的,是让人疯狂的药。

  “好狠毒!”洛鑫将那剩下半包药包起来放进了怀里。她将手一扬,一道银针飞出,那老鼠倒在了地上,之前抓老鼠的时候她的针上施了麻药,现在的银针上则施了毒药,那老鼠被针刺到立即毙命。在洛鑫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空心的银镯,实际是一个伪装的针器,装着三种针,无毒的、上了麻药的、上了毒药的,而控制的开关在她中指的戒指上,只要按动开关,便可以随意射出想要的银针。

  这次的实验,一来是试药,二来是为了试针,癫狂的老鼠会到处咬人,所以不得不牺牲了。她脱下了针器放在抽屉里,想着这件事该怎么跟宇文逸南说。想起了在卫府的那晚,黑衣人极有可能在暗中监视她,敌暗我明,不得不小心。

  南苑,宇文逸南刚送走了宇文帛,他临走之前还吵着嚷着要见嫂子,宇文逸南好说歹说总算将这个瘟神送了出去。

  这时,爱喜送来了一个口信,说王妃邀请王爷明天游湖。宇文逸南着实有些意外,可是不知为何,心里又有些小兴奋。

  “乔海,我那件新做的白缎袍在哪儿?明天要穿,快点找出来!”宇文逸南在卧室中叫着。乔海是逸王府的管家。

  “哎,王爷,在这儿呢,您要什么老奴都给你准备去!”乔海奇怪的望着宇文逸南,王爷眉飞色舞的样子真真有些可疑呢。

  “还有那柄白玉骨折扇也记得带着!明日本王同王妃一起出去游湖,该带的都带着。”

  “是,是,知道了,老奴这就去准备着。”乔海心里说原来是这样,可是一想又觉得不对劲,王爷不是很讨厌王妃的吗?他摇了摇头,摸了摸花白的胡子,自言自语的感叹着:“看来这男女之间的事啊,有些子还真是难说。”

  第二天大早,一切准备就绪,两人决定去城郊的春澜湖泛舟。洛鑫看到宇文逸南时,觉得有些怪怪的,他一身白袍,难不成想和自己搞个情侣装?瞧见他嘴角忍不住咧开的笑意,她打了个冷战,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莫非这男人脑袋里在想一些有的没的?

  洛鑫微微一笑,今时可不同往日,她没那么好欺负。

  坐着马车到了湖边,叫了一条船,洛鑫让爱喜在湖边等着,上了船,她又让船夫下去,船上只留了她和宇文逸南两个人。

  宇文逸南星眸微敛,这女人肯定有鬼!

  清风袭来,碧绿的湖面上,一只小木船轻轻的摇着,两人一人一只浆,已经划到了湖中央,广阔飘渺的湖面上除了他们,再没有别人。

  “说吧,你究竟有什么事?搞得神秘兮兮的。”宇文逸南开口了,打破了沉默,他叉手抱胸看着洛鑫,有句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的用心绝对不在游湖。

  “呵,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洛鑫放下了浆,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还真有点不习惯,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更显得那张脸白玉无瑕,妖孽呀妖孽!

  “我来,是跟你谈笔买卖。”洛鑫露出狡黠的笑容,她的脸上依旧蒙着面纱,似乎她现在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和别人对话,仿佛是一张保护伞,让人看不到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不管你拿什么跟我交易,你先说,你要什么?”宇文逸南对这个更感兴趣。钱?权?

  “休书!”洛鑫说出了两个字,掷地有声。

  宇文逸南脸色一变,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不行!”他断然说。

  “如果你听到我交易的条件,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洛鑫蛮有把握,她不过是个丑女子,而他不放走她也许只是碍于面子而已。

  “有人要杀你!”洛鑫神秘的笑道。

  宇文逸南眉端一挑,冷冷说:“那这个人的胆子倒是不小。”

  洛鑫从怀中掏出药包丢给他:“看看吧,这个就是他下手的第一步。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跟你合作,一起把这个人揪出来,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可就爱莫能助了。”

  宇文逸南将药包打开,脸色一寒,她不是说笑的。

  “这药你怎么得来的?莫非你和他是同党?”宇文逸南怀疑的看着洛鑫,原本以为她只是个丑妃而已,现在看来她绝对没有那么单纯,他的心里有一些难过,人心为什么总是要那么复杂。

  “如果我真是同党,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也不会跟你谈条件。跟你作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想要回我的自由。我会和你站在同一战线帮助你对付要害你的人,性命重要还是那莫须有的面子重要,你自己选吧?”

  宇文逸南眉间皱成了一座小山,他恨恨的望着眼前的女人,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啊!他的心里像有什么哽住一般,可是却又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

  洛鑫看到他脸上复杂的表情,乌黑的眼珠抡了一圈,贼贼的笑道:“你不放我走,莫非你舍不得我?”

  “胡说!”宇文逸南怒喝一声。

  “好!”洛鑫趁火打铁,“那么我们就成交!来,击掌为誓言!”她趁机抓住他的手,拍了一下。

  宇文逸南恼火的收回了手,冷哼了一声。

  “好啦好啦!”洛鑫开心的拍着手,笑嘻嘻的说,“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个黑暗里藏着的老鼠。”

  宇文逸南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在开心些什么?他答应同她的交易,不过并不代表会放过她,她未免也太天真了。如果她真的背叛他,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她看着他笑着,那笑容越发的诡异。突然,她开始脱衣服……

  宇文逸南面上一红:“你……做什么……”饶是他这样的情场浪子,看到这光天化日之下在湖上脱衣服的女子真是第一次。

  “不行,不准脱!”他怒道。

  洛鑫依旧诡异的笑着,缓缓解开衣带的一刹那,宇文逸南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她飞速的剥去了外衣,里面却穿着一身黑皮的紧身衣,如同一条蛇一样溜下了水,在水中灵活的像条鱼,趁着宇文逸南发愣的当儿她已经将两个木桨丢进了水里。

  “喂!你疯了!”她在水中将船儿摇得上下打晃,宇文逸南怒吼起来。

  落鑫狡黠一笑,将船猛的一推,“扑通”一声,一身长衣大褂的男子立即落入了水里,冒出头来仿佛落汤鸡一般。

  “走啦!你在湖心慢慢游玩吧!本小姐不奉陪了!”洛鑫浮在水面上对宇文逸南做了个鬼脸,钻进水里立即消失无踪。

  “喂!喂!……”

  身后的人越是吼得厉害,洛鑫心里越高兴,这初吻之恨,她总算是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