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十一章 小叔子

倾城丑妃 东篱夜 1950 2009-10-23 14:53:37

    倾城苑外的一角,宇文帛发现一个小丫鬟正撅着屁股在阴沟边掏着什么,他好奇的走近。

  突然,“吱吱”两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窜了出来,“哇呀!!!”爱喜一看到那东西,顿时毛骨悚然的跳了起来,随手抓住一个人,跳进了那人的怀里。

  “妈呀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爱喜拍着小心肝,这下可吓得不轻,等她看清楚自己抓着的人,立即吓得跌到了地上,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七王爷恕罪,七王爷恕罪!”

  “你在干吗?”宇文帛好奇的问。他是当今皇帝最小的一个儿子排行老七,年纪十七八岁,身长玉立,着一袭浅银色锦袍,也是个俊俏男子,眉目同宇文逸南有几分相似,脸稍圆,显得稚嫩不少。今日来看四哥,见他不在便随意的在园子里乱转,听闻他娶了个丑老婆,禁不住也想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一到了倾城苑的外面就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奴……奴婢在抓……抓老鼠……”

  “抓老鼠?”宇文帛听了哈哈大笑,就她这胆子还抓老鼠,他好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直笑得直不起腰来,“哈哈……对了,谁让你抓的?抓来做什么?”

  “我……我……”爱喜嚅嗫着,“是王妃让奴婢抓的,可是抓来做什么王妃也没说,只是说什么实验,实验的。”

  宇文帛奇了,王妃?就是那个丑女人?他想想都觉得好笑,四哥一向眼高于顶,现在竟传闻娶了个丑陋不堪的女人,他正是闻风而来的,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又矮又胖满脸大麻子的女人,这个女人要老鼠做什么?莫非还是个贪吃的女人,连老鼠都不放过?

  “爱喜?怎么这么久没抓到?”

  苑内传来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走出来一个婀娜的白衣女子,她轻纱笼面、乌丝低垂,美目流转,看的宇文帛眼都直了。他眨巴着眼睛,这个,是传说中的丑妃?不会吧?

  洛鑫随意瞟了宇文帛一眼,没有理他,随手拉着爱喜进了苑,说:“进去,不相干的人别理他。”

  正要关门,宇文帛跳上前去挡住了门缝:“喂,我说嫂子,我是来看你的!我是小叔子啊!”

  洛鑫开了门,这才仔细打量了宇文帛一番,发觉他长得真的跟宇文逸南有几分相似,他叫她什么?嫂子?感情这家伙来攀亲戚的?

  洛鑫放他进了门,淡淡说:“说吧,小叔子,有何贵干?”对着宇文逸南她尚且没有好口气,更何况凭空冒出来的个小叔子?

  宇文帛一双眼睛好奇的直瞅着洛鑫的脸,恨不得透过了面纱看到里面花似的容颜,嘴里甜蜜蜜的说:“四哥成亲这么久,我们都还没跟嫂子见面,那不是太失礼了吗?嫂子就像姐姐,我该叫你姐姐吧?不如我们进屋慢慢聊,四哥小时候有好多糗事呢,我一一说给你听。”

  洛鑫听了他的话,抿嘴笑了起来,哼,没想到冷傲如宇文逸南,竟有个出卖他的弟弟,而且这么会哄女孩子欢心,真是有趣。

  她笑道:“好啊,既然是自己人,那就进屋坐吧!”

  “砰!”门被狠狠推开,宇文逸南一瞧见宇文帛,果然家丁说的没错,这家伙一到府上就冲着倾城苑来了,要不是他来的早,他肯定已经像只泥鳅似的钻进去了。

  宇文逸南不悦的上前拉过宇文帛说:“臭小子,你要来看我去大厅,来这儿干嘛?”说着,拎着他的衣领就拉了出去。

  “呀呀呀,四哥,别拉我啊,我还要跟嫂子聊天呢!”

  “聊,有什么好聊的,要聊跟我聊去!”宇文逸南在他的耳边咆哮着,脸色臭的不能再臭,他恼火的回头望了一眼洛鑫,只见她脸上的笑意还未退,好啊,这女人,对着自己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换了七弟,笑的跟朵花儿似的,果然是水性杨花,要不得!

  一场闹剧演完了,洛鑫笑着关上了门,爱喜却在一旁神秘兮兮的打眼色。

  “怎么?你长针眼了?”洛鑫打趣说。

  “不是……王妃有没有觉得……王爷,好像吃七王爷的醋呢。”爱喜瞟着王妃的脸说。

  “吃醋?”洛鑫翻了个白眼,“简直是莫名其妙,有什么好吃的?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奴婢有句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爱喜团团吐吐的说。

  “说!”

  “奴婢在这王府里也好几年了,没见过王爷对谁这么在意过,好像……好像王爷虽然不常来看您,对王妃却很在乎的。奴婢要是说错了什么,王妃别见怪。”爱喜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在乎?”洛鑫听了这句话,心里反而有些乱了,可是一想起那晚他抱着的七八个美女,哪个不是比她漂亮许多,他会在乎她这个丑女?切,她才不信,花心,是男人的本质,这种男人送给她她都不要。

  “小小年纪,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洛鑫摁了一下爱喜的脑门,说,“说正经的,老鼠呢?抓到没?”

  爱喜立即露出一副苦瓜脸:“王妃,你还是饶了我吧,我真的怕。”

  “笨!跟我来!”

  “哦。”爱喜答应着跟着洛鑫来到苑内的一个角落里。

  洛鑫取了一根长竿朝阴沟里一捅,立即有一只老鼠窜了出来。

  “啊!”爱喜尖叫着两脚乱跳。

  洛鑫握紧了手心,“嗖”一声,一道银针飞出,正好刺中了老鼠的背上,老鼠跑了几步,便挣扎着不能动弹了。

  “王妃,这……这是……”爱喜看的懵了。

  “别对人讲,这就是我的玩具。”洛鑫握了握手,将老鼠的尾巴钳了起来进了屋里,回头对爱喜说:“我要做实验了,别进来哦,不然放老鼠咬你。”

  想起那老鼠,爱喜浑身一抖,王妃好厉害,连老鼠都不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