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丑妃

第三章 伶人歌舞

倾城丑妃 东篱夜 2330 2009-10-23 14:53:37

    清晨的阳光透过床楞洒在床前的地上,床上的女子撩开了纱帐,幸福的伸了伸懒腰。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了,洛鑫打了个呵欠,穿着一件白色缎面睡衣从床上爬起来。

  坐在镜边,随手拿起象牙梳细细的梳着,她仔细的看着镜中的女子,除了那一块青色的胎记,她绝对不算是丑的。古代的女子似乎不用担心这污染那污染的,白皙如雪吹弹可破的肌肤、乌黑如墨的青丝无不让她惊叹,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清潭般的明眸流转之间,洛鑫自语道:“弃妃?丑妃?真是太妙了!”

  按说长的这么丑应该难过,因为古代似乎也没有什么整容去疤的,不过对于一个嫁了人的女人来说,又可算是一件幸事。要是那臭男人天天来光顾她,她岂不是更烦?

  到了这个大洪王朝,她必须找个据点,那个卫伯侯不是什么好鸟,明知道这逸王是个花心萝卜风流鬼,居然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卫侯府她是定然不想去的。

  现在除了一个使唤丫头外,吃穿用度一点不愁,再加上卫倾城嫁进来的嫁妆颇为丰厚,这时她分明就是个不愁吃喝的富婆了。下人们知道她不受宠,一连几天无人问津,倒落得她逍遥自在。这王府绝对困不住她,用来做大本营倒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洛鑫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倾城苑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王妃,你看这是什么?”爱喜开心的将一面白纱巾展开在洛鑫的眼前,那纱巾两头缀着珍珠的发簪,正好插在发间。

  “奴婢这两日看王妃都喜欢穿白纱衣,所以特地找了这幅面纱,戴了这面纱,一定很好看的。”

  洛鑫一愣,想不到爱喜对她会如此用心,不由得脸带笑意,接了过来,将珠簪插在发间,配上身上的白色曳地纱裙,系上飘逸的流苏,她自恋的转了一圈,还是蛮有气质的嘛。

  吃过了早饭,洛鑫跟爱喜主仆两人在王府随意乱逛。这王府挺大,一路风景如画,水榭池塘、假山花石无一不是精心设计的,仿佛重游那苏州园林一般。

  路过一处庭院时,隐隐传来丝竹之声。

  “那是哪里?”洛鑫好奇的指着一个漂亮的朱红漆大院子说。

  “呃……”爱喜有些支支吾吾的。

  “说!是不是王爷小妾住的地方?”洛鑫叉腰装出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不是不是……”爱喜慌忙摆手,“只是……只是王爷喜欢歌舞,那是歌姬住的‘玲珑苑’。”

  “玲珑苑?”洛鑫来了兴趣,她业余时间也喜欢唱歌跳舞,现在有机会目睹古代的歌舞,怎么能错失了良机?

  “我去看看!”她走到苑门口,门是虚掩的,正好可以透过门缝看个清楚。

  只见院子里站着七八个漂亮的舞姬,摆设布置都很华丽,比起她那倾城苑又不知华贵多少,红色的地毯铺了整个院子的地面,那院子很宽,总共百来人都站得开。

  一阵优美的琴声响起,琴声活泼而灵动,流畅而悦耳,院落中央一片粉色的花瓣轻轻落下,一个女子腾空飞入了视野,她身着飘逸的淡紫薄纱,挥舞着长长的水袖,由半空舞动着落到了地面,宛如仙人一般。

  “飞天舞?”洛鑫只嫌眼睛没有多长两只,她居然有幸看到传说中的飞天舞!那女子眉目如画,顾盼生情,身姿窈窕,舞姿妙曼,果然是尤物中的尤物。

  这时,琴声急促起来,女子越舞越快,整个人旋转起来,如同一道紫色的轻烟。

  “铮”的一声强音,跳舞的女子动作缓慢起来,眼波却柔媚的流转向院落的一边,伸出一只纤纤玉臂,仿佛在邀请什么人似的。

  洛鑫从门缝里瞧不见那一边,只听到那边一个男子说:“好,本王就与你共舞一曲。”

  说罢,一个旋身,一袭淡银长袍落入了视野,宛如一道银色的旋风环绕在紫衣女子的身边,他手里却拿着一把翠绿的长笛。此时,琴声落下,俊美男子唇边的笛声响起,他配合着女子的舞步,边舞边吹,却一样相得益彰、舞姿潇洒无比,迷煞旁人。

  院侧的舞姬此时皆投以爱慕和艳羡的眼光,恨不得与他同舞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那个妖孽?”洛鑫想不到他会蹦出来,想起那晚他的无礼和傲慢就恨的牙痒痒,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风雅的时候,可是一瞧见他白皙的下巴上多了青黑的一块,不由得吃吃的窃笑起来。

  “是谁?”宇文逸南耳朵灵敏,听到门口有人,一个飞身,门开了,抽出腰间一把软剑直刺出去。

  洛鑫一个滚地球,躲过了剑招,却正好滚到了紫衣女子的脚边。如画低头看那女子一身白衣,脸上蒙着白纱,立即猜到是那个丑陋的王妃,微微扬起了嘴角,露出轻蔑之色。

  一只纤纤玉手伸到洛鑫的面前,只听到一个柔美的声音道:“是王妃吧,如画一直没有去拜会,失礼了。”

  宇文逸南收了剑,冷冷的看着她:“原来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仿佛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洛鑫听了哼了一声,不理他却转头望向眼前这个叫如画的紫衣女子,她声音虽然温柔,眉目间却俨如一副傲慢的模样,似乎她才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看四周,七八的艳丽的歌姬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这个王妃。府里人人都知道,进门的第一天王妃已经被王爷打入了冷宫,对于一个完全失势的女人来说,没有人会将她放在眼里,甚至是一个歌姬也不例外,因为她们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凌驾在她之上。

  洛鑫觉得有些没趣,索性转身出门,却被宇文逸南叫住了,他冷然道:“不要到处乱走,这王府不是哪里都可以去的。因为你,我们弹唱的兴致都败了!”

  洛鑫站住了要迈出门的脚,缓缓回头,眉端微蹙,黑玉般的眸子冷冷瞟了那男子一眼,淡淡说道:“你别以为你是人,别人就不是人,因为你,本小姐的游兴也给败了!”言罢转身出了院子。

  宇文逸南眉端一皱,好一个泼辣的女子,在偌大的逸王府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跟他顶嘴!她算什么?可恨的是他上奏的折子父皇那里竟一点动静都没有。否则,他立即将她送回卫侯府。

  可是……他的脑海浮现出卫伯侯那副小人的模样,这女子怎的和他一点都不像?

  换了一身白衣的她更显露出出尘的气质,仿佛水中的芙蓉,那清澈的黑眸、冷傲的眉宇,绝难想象她是出自卫伯侯的调教,还有她矫健的身手又作何解释?

  “王爷,我们再来跳支舞?”如画撒娇似的靠到宇文逸南的怀中。他却推开她,放下了手中的剑,丢下身后撅着嘴的歌姬们出了门去。立在门口,若有所思的望着那白色的影子渐行渐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