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无限假面游戏

002、排位

无限假面游戏 门罗无雀 3096 2022-11-17 19:00:00

  明亮而宽敞的卧室中,蔚渺摘下黑色头盔,从柔软的大床上坐起。

  阳光穿过树木和窗台,在黑白方格床单上投下斑驳碎影。书桌上立着一排精美手办,地上放映着知名VR游戏大作的3D投影。

  梳妆台的镜子里映着一个神色慵懒的少女。她留着刚到肩膀的中长发,末梢微卷,五官乍一看平平无奇,但看久了自有一种小巧与细腻,黑发衬得她的肤色更为白皙。

  蔚渺穿着粉色的兔子睡衣,发呆了一会儿才准备真正起床。

  在吃完饭过后,她回到卧室,抱着手机,登陆某游戏平台账号,写下对《假面舞会》这款游戏的感想,发表动态。

  她是一个游戏主播,凭技术不露脸,也有几十万粉丝,但她的老粉们听着她没睡醒一样的声音,纷纷猜测她是不是个肾虚的宅女。

  蔚渺对于老粉们的攻击不屑一笑。

  游戏主播是她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副业,主业是在家族的公司中当一个不起眼的小职员,除了主管,谁也不知道她和董事长沾亲带故。

  而她的亲哥自主创业,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比她小两岁的表妹出国在顶尖大学深造。表哥是董事长的左膀右臂。堂哥是知名艺术家,一幅油画可以拍出不错的价格。

  家族的后辈中,不看她的副业,似乎只有她混得落魄。

  蔚家是当地A行省的名门望族,家族中人才辈出,后辈精英内卷严重,由于家族体量庞大,什么三姑四姨,自己是成功人士的同时不忘比较一下各自的子嗣。

  蔚渺小时候目睹了亲哥奥数作业写到一半崩溃大哭,父母进房的第一件事是斥责他不会吃苦,男儿有泪不轻弹,学习勤奋刻苦才能赢在未来,看看隔壁亲戚家孩子,小小年纪各种比赛奖项拿到手软。

  所以在别人家孩子摆弄玩具时,她哥在赶赴钢琴班;在别的孩子看动漫时,他在看新闻;蔚渺在扒拉玩具熊时,他在做模型……

  直接把童年的蔚渺看emo了,决定远离残酷内卷漩涡,从小咸鱼,做事留三分力道,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平平无奇绝不出类拔萃。

  你可以鞭策天才与同样的顶尖好手对决,但对于一个“平凡人”,当他只能仰望尘埃时,就不会有人妄想让他追逐星空。

  因此蔚渺得以退出无尽的比较行列,顺遂心意地长大,入坑在众人眼中不务正业的游戏,成为主播。

  短短时间,她发布的《论新手指引选择直道的可能性》一文已有几百个赞和回复。

  “新手指引抛出了一个残酷的选择题,但大多数人在游戏中,恰好与现实相反,他们会追求在现实中体验不到的道德满足感——选择直道,自我牺牲。”

  “另外的因由是玩家们在平常的VR中被限制了痛觉体验,秉着还有玩家与自身同甘共苦——大家一起死的心态,难免看轻号称完全拟真的100%痛觉模拟。相信舒爽万分的小伙伴们今后会尽力避免游戏死亡。”

  “而在左道和右道不同考量的权衡中,选择困难症患者可能直接摆烂,选择直道……”

  在下方的评论中,也有人井井有条地分析了选择左右道的可能,几个较真者开了楼中楼吵成一团。

  在官方网站上的帖子评论已有几千万之数。开服之初斩获如此热度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假面舞会》是一款面向全球发售的买断制联机VR游戏,价格亲民,折合成联邦币才500元,其中包含头盔设备费用,低得让人怀疑其品质。

  在开服前据说进行了内部封测,没有任何实机视频流出,没见任何up声称加入了封测,似乎封测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有的玩家怀疑它是不是来骗热度,实则要跳票的。

  即便如此,它的热度也居高不下。究其根本,是它在游戏机制和玩法方面进行了前无古人的创新。

  其一,《假面舞会》打包票,不逼氪,不逼肝,唯一的内购只有无属性时装,以副本排位制为核心玩法,一天只能排一局,副本成千上万,排到相同副本的概率极低,并且剧情因玩家的选择而走向不同结局。

  其二,抛弃传统的职业系统和数值堆砌,所有人的初始属性皆相同,成长系统采用【伪装系数】【词条】和【身份标识物】,皆靠排位副本获取。

  其三,号称媲美军用的黑科技VR技术。完全沉浸式体验,只需一个头盔即可畅玩,感官体验完全拟真,包括各种痛觉,将《游戏行业公约》践踏在脚下。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它仍然拿到了版号,上线各大游戏商店。

  其四,它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严密到令人发指,践行以“伪装”为特色的游戏理念。它发誓不获取玩家现实个人信息,仅扫描记录虹膜特征来确保登录唯一性,并因此专门研发了一个适配头盔,其诚意令人惊叹。

  除此外还有许多特色,等待玩家挖掘。

  《假面舞会》于今天清晨联邦时间8:00开启公测,玩家必须于9点前完成登陆,否则账号作废。这对星期日来说是简单的任务。

  蔚渺是卡点准时进入的,而当她出游戏时,时间来到了九点十分,但她明明感觉游戏时间很短暂。

  忽然,舒缓的手机铃声响起,一看联系人,是钟菱这位同行。她也是一位游戏主播,人长得可爱,技术也不错,粉丝数是蔚渺的两倍,她们在平台的一次活动中偶然结识。

  蔚渺接起电话,脸上的表情调整为笑,声调上扬,眼中却十分平静:“钟菱。”

  “渺渺啊,你应该玩过《假面舞会》了吧。”钟菱说话向来直来直去,“感觉怎么样?”

  “难得一见的良心厂商,原本以为是画大饼的内容都实现了欸。”蔚渺活泼的声音转换成电磁波被另一边接收。

  “emmm……你有打算直播吗?”钟菱问出了这通电话的目的。

  “官网上可是说了,游戏中的一切行为都不必负法律责任,玩家的信息完全保密,但是可以自主揭开伪装……第一局都还没开始就打算直播吗?”

  蔚渺的话看似没什么逻辑,潜藏着拒绝的意思。

  “大多数人都会因为初始的隐匿性而犹豫要不要暴露伪装啊,我要是现在直播,就成了少数吃螃蟹的人,热度嘛,嘿嘿嘿~”钟菱在另一边畅想着。

  蔚渺依旧维持着微笑,即使对方根本看不见:“那……提前祝你事业大火啰。”

  “嗯~我挂了。”

  蔚渺放下手机,看着“对方已挂断电话”的页面,有片刻的思索。

  她在刚刚隐晦地提醒了钟菱直播的危险性,可惜钟菱的脑中都是嗖嗖上涨的热度,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关注度与金钱挂钩。或许,她注意到了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法律免责和完全伪装,这是两把多么可怕的钥匙,足以打开道德与社会赋予的枷锁,释放出一头狂暴而黑暗的野兽。

  这款游戏虽然没有挂上“黑暗”标签,但是它比市面上所有的黑暗背景,包括末世类、战争类、人性向的游戏都要深邃,因为是活生生的人在演绎故事,而不是早已编写好的交给AI执行的剧情。

  蔚渺不擅长劝人,尤其是此人差不多下了定论时。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她呈“大”字形向后躺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拿起一旁的头盔戴上。

  【虹膜识别中……已通过,欢迎回来!】

  再睁眼时,她正站立在落地镜前,对着灰兔先生的影像露出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微笑。

  在创造角色时,性别、ID、身高体型(130~220cm)由自己决定,最有意思的是,必须选择一副面具,捏脸达人甚至可以自制样式。

  蔚渺在基础的兔子面具上做出改动,使其有种动漫的风格。

  排位是游戏核心玩法,“伪装系数”是游戏的核心数值。在结算时,会根据玩家对局表现给予0~10的伪装系数。

  伪装系数达到某一个数值可以参加更高端的舞会,通俗来讲,就是“升段”了。

  目前,大家都处于“假面”这一等级。

  所有玩家开局属性一致,属性受伪装系数加成,具体为1:1的比例增幅。此外,部分“词条”也可以增加属性。

  今天还有一次排位机会,开启排位的方式也很简单,官网中有详细的指引,采用场景交互。

  蔚渺把角落处的华贵木椅拉到镜前,优雅地落座。

  【排位匹配中……】

  【副本已锁定!祝您舞会愉快!】

  蔚渺看见自己在镜中的形象发生了变化。

  镜中是一位苍白高瘦的金发青年,沉静的湖蓝眼眸注视着她,身着一件跟他肤色差不多的条纹白衫,袖口的领扣松垮,看起来弱不禁风,仿佛能轻易被人撕碎。

  他长着一张厌世脸,年轻的面庞没有什么表情,内敛、深沉、颓废。

  忽然,他朝着蔚渺勾起嘴角,微微颔首,腼腆的笑容中蕴含着一丝邪气。

  蔚渺也笑了,伪装的中性声音带着几分磁性,温和悦耳:“你好。”

  黑暗逐渐吞没了化妆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