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狂妃难追

第二十一章 别扭公主

狂妃难追 雨天意境 2416 2015-10-11 10:24:23

  “如果你还没被教训够。”帝浅玥无所谓的开口,她不想这么浪费时间。

  “不,不是的,我。我。”宇文悠悠连称呼都改了,手心不断地互撮着,一脸的难为情。

  “想干嘛。”帝浅玥透过马车的窗帘冷淡问道

  “我叫宇文悠悠,我想跟你当朋友。”宇文悠悠一口气说了出来,然后抬起小脸,一脸期待的看着帝浅玥。

  而宇文悠悠身后的侍卫丫鬟都惊讶的找大了嘴巴,他们有没有听错?这个刁蛮公主想跟自己说的贱民当朋友?

  帝浅玥微微一愣,这个公主是傻子么?被她这么欺负后,竟然还想跟她当朋友?

  “不需要。”帝浅玥是个冷情的人,不会对不相干的人有过多的感情。

  “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宇文悠悠如小孩子般赖着。

  “别理她,我们直接走。”帝浅玥无语了,对着风花雪月就说道,不知道这个公主是抽的脑门子的风。

  马车突然动了起来,快速的从宇文悠悠面前穿过,马蹄击起一阵阵尘埃,呛的宇文悠悠直咳嗽。

  “咳咳咳,别以为这样子就可以跑的掉,来人,追上那辆马车!”想来这辆马车也是要去明月学院的吧,相信在那里她又可以见到这个狂傲的女子!

  第一次有人敢打她,第一次有人不被她的身份吓走,第一次有人敢无视她,皇宫里的那些人都是阿谀奉承的,她怎么也找不到玩伴,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那个女子走的。

  这条路上开始着猫捉老鼠的戏码。

  “小姐,那个公主还真是锲而不舍啊。”风花放下窗帘说道。

  “这都追了大半天了,主子,你打算怎么办。”风卷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公主。

  “别管她。”帝浅玥继续闭目养神,她没那么多的精力去陪这个被宠坏的公主。

  “有杀气!”帝浅玥突然睁开双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不多久,他们四人也感觉到杀气,好多人!

  “啊。啊。啊”不一会儿,听到宇文悠悠的尖叫声,无数个杀手降落在树林里,马车被强制停止,马匹撕叫着,马车发出尖锐的声音。

  “喂喂喂,哪来这么多的杀手?”宇文悠悠慌张的从被射成刺猬形状的马车上下来直奔帝浅玥,高高耸起的鬓云上插着一根长箭,一张小脸吓得苍白,只是被那浓厚的粉底掩盖的彻底,宇文悠悠慌乱的问着面前处事不惊的帝浅玥,一直养尊处优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容。

  “现在走,或许还来得及。”帝浅玥只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就没有过多的理会,

  “本。本公主岂是贪生怕死之徒?今天本公主是跟定你了,别想甩了本公主。”宇文悠悠深吸了口气,大声的说道。

  “死了跟我无关。”帝浅玥连头也不回,冷漠的说道。

  “当然与你无关,是本公主非要跟着你的。”宇文悠悠被帝浅玥的冷漠气的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扯下头上的箭,本来端庄的鬓云变得凌乱,这个无情的女人,太可恶了。

  杀手渐渐地变多了,那些杀手不由分说的直接提剑就往帝浅玥这边过来。

  帝浅玥早就想到去明月学院的路上会不太平,没想到那个人这么下血本,一下子请来这么多的杀手。

  除了被她让风卷下药废掉的云柔儿和被赶出云家的花宁琴她们,还有谁这么怨恨她?

  这些玄师玄王的杀手对于帝浅玥来说,就跟切萝卜一样简单,不远处的宇文悠悠看的是目瞪口呆的,这么厉害!这个女人竟然毫无压力,亏她还拼尽全力才勉强不让自己受伤。

  “打架还想发呆!”帝浅玥一个空闲,一掌打向宇文悠悠身后提剑就刺来的人。

  “主人,我也要出去帮你。”空间里响起小曼闹腾的声音。

  “这些我可以解决。”小曼小沙这张底牌她不想这么早就暴露。

  “好吧,那主人你小心点。”小曼委屈的蹲墙角画圈圈去了,看的小沙心疼的抱紧小曼,然后空间里又是一片升温,真的是外面腥风血雨,里面温情脉脉啊。

  宇文悠悠这边的侍卫丫鬟死伤的差不多了,他们本来就是皇上派来保护她的,所以宇文悠悠倒也没什么难过。

  “噗嗤。”是剑入肉的声音,宇文悠悠因为不敌,受了一道深深的剑伤。

  一直养尊处优的宇文悠悠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立马吓得脸色大变,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如果想跟着我,就把眼泪给我憋回去。”帝浅玥移步到宇文悠悠跟前,解决掉周边的杀手,冷冷的看着快哭的宇文悠悠说道。

  一听这话,本来要掉下眼泪的宇文悠悠,立马将泪意生生的憋了回去,心里好不委屈,干嘛这么不温柔嘛,但心里是激动的,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说过,在宫里他们都不敢伤她分毫,连哭也是尽力的哄着,只有这个女人是让她把眼泪憋回去。

  最后杀手一个一个的被解决了,留下那么两三个人被风卷残云压着。

  “说,谁派你们来的。”竟然害得主子浪费这么多的体力!风卷不爽的看着杀手。

  杀手闭口不语,他们绝不会出卖雇佣人的。

  “嘴巴挺硬的,不过不知道在享受过这样,还会不会继续硬下来。”帝浅玥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拿出一瓶药水微带着笑说道。

  杀手看到帝浅玥的笑时,由心底的开始发寒,这是怎么回事?

  “想死?我还偏不让。”帝浅玥一个闪身,将那个要咬舌自尽的杀手的下巴卸掉。

  “嗯,就从你先开始吧。”帝浅玥拔开瓶盖子,小手微微一倾,几滴浓水就流了下来,落在杀手腿上,杀手腿上立马出现浓烟,原本的脚正慢慢的被腐蚀着。

  “嗯,药性还不错。”帝浅玥的话风轻云淡。

  “啊!!!”空气中飘荡着惨不忍觉的叫声,那声音听的让人心里发颤,这是要有多痛。

  “好吵。”帝浅玥微皱眉头。

  下一秒,雪月就提着剑割破了他的喉管,声音嘎然而止,杀手喉结处鲜血不断地流出,只是还没死绝。

  “不说?我有的是一千种让你们生不如死的方法。”帝浅玥把玩着手上的药瓶风轻云淡的说道。

  “我说我说,我只求你给我个痛快。”另外三个杀手别说是继续见识其他方法,就是这个女人的笑他们都不想再见到啊。

  “嗯?我突然不想知道了。”帝浅玥转身将瓶子扔给残云淡淡的说道。

  “你。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想杀了你?”杀手错愕。

  “我只是好久没让一个人这样恐惧了而已。”帝浅玥头也不回的说道,但是杀手心里却是感到极度的寒冷,好可怕。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他们绝不会碰这个女人!

  随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绝望的味道,杀手们一双眼惊恐的放大再放大,身体上的痛感让他们如此清晰的体会着,连麻木都无法做到,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给他们一刀解决了吧,他们不要再受这样的折磨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杀手,可是这些杀手们的眼泪是直流,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雨天意境

呼~求支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