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狂妃难追

第十三章 吓晕了

狂妃难追 雨天意境 2806 2015-10-07 08:51:22

  玄者的气势就是不一样,每个人身边都环绕着一股透明的玄气,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没有武器的帝浅玥只能用玄气凝结成一把透明匕首,这是她惯用的武器。

  帝浅玥的眼神是嗜血冷漠的,黝黑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情绪,让人无法猜透她下一秒想要做什么,这样的敌人才可怕。

  帝浅玥的级别虽然不比这些杀手高,但是因为帝浅玥的狠,快,绝,让杀手们措手不及,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就好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绝命杀手,这才是真正的杀手。

  杀手们身上的气焰瞬间低了一大截。

  “停。”就在杀手们想要爆发出自己的绝招时,帝浅玥突然喊停,身子背对着他们。

  “你怕了?”杀手首领只能认为她是怕了,不然为何在关键时刻喊停?

  “呵。”帝浅玥扯起一抹绝美的笑容,眼中的轻蔑不减,愚蠢。

  3。2。“1。”寂静的小巷里响起一个让人发颤的数字,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噗噗噗。”是衣服破裂的声音。

  杀手们身上的紧致黑衣瞬间变成一块块的破布,杀手的眼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我只是不想长针眼而已。”帝浅玥对着红着脸的风花雪月吐了吐舌头,似小孩子的天真。

  “参见阁主!”杀手们恭敬的抱拳跪下,声音叫的响亮有力,若不是阁主手下留情,只怕此刻他们已经在阎王那里报道了。

  “回去告诉其他人,我,帝浅玥将成为你们的主!带领你们成为杀手界的王者!”帝浅玥望着天边落下的一轮骄阳,带着让人臣服的气势,声音如雷贯耳般。

  “是。”杀手们心里一阵激动,他们相信小阁主会带领他们走上那一天的。

  暗处的风卷残云也是第一次见主子出手,没想到竟然这样厉害,以较低的修为战胜较高的修为,还做的让人无法察觉。

  “小阁主,你是怎样做到的。”风花张大了小嘴,惊讶不已的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帝浅玥给了个别有深意的眼神,然后直接往云府走去,她该好好逗逗云家里的那些人,希望她们不要让她太过无聊了。

  “嗯?雪月,你知道主子说的是什么?”风花有点不明所以。

  “笨蛋,快跟上主子。”雪月敲了敲风花的脑袋说道。

  原本在闺阁中等着丫鬟前来回报好消息的云诗蝶,当看见帝浅玥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她的一张脸猛然间变了好几种颜色。再瞧见她身后跟着的两名样貌俏丽且有些武功底子的丫鬟,心里的妒火便烧的越发厉害,原本娇俏艳丽的面容也有些狰狞扭曲起来。

  瞧见云诗蝶狰狞难看的脸色时,帝浅玥却微微扬起下颚,眼色轻蔑且冷漠的看着她,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但那笑意在此时的云诗蝶眼中却比那冬日的寒风还要刺骨,看的云诗蝶从骨子里开始觉得恐惧,心底忍不住的害怕起来,总觉得好似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正如云诗蝶所想,半夜时分,帝浅玥带着丫鬟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云诗蝶的院中。

  原本平静的夜晚,突然起风,且天气也变了,风越刮越大,带着偶尔闪过夜空的闪电,暴雨随后而至。透过窗户缝隙风声呜呜的刮着,好似是悲鸣一般,暴雨拍打着窗户在漆黑寂静的夜晚越发显得恐怖。

  被这杂乱的声音吵醒,看着漆黑的房间,云诗蝶身子开始恐惧的颤抖,瞳孔放大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来人,来人,来人。”随着她由轻微到惊恐的惊叫声,回应她的却是寂静,除去风声雨声,半点回音也没有。

  “贱人,都死哪里去了。”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云诗蝶终于愤怒的站起身来。

  借着偶尔闪过的闪电云诗蝶踉跄着走到了门边,看着虚掩的门心底越发愤怒,这些贱人连门都不会关好。

  猛然打开门,冷冽的风便扑面而来,伴着雨水砸的脸庞生疼。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云诗蝶心底的火气越烧越旺,连守夜的丫头也开始偷懒懈怠了。

  抬起脚步向外走去,但不过刚刚跨过门槛便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缓缓移开脚步,夜空中猛然划过一道闪电。闪电将那一张惊恐惨白的脸照的越发清晰。

  “啊~~~”云诗蝶惊恐的尖叫着猛然倒在地上,腿不听使唤的瘫软在地。

  那样一张血淋淋的脸就对着自己,瞳孔放大,眼睛圆睁的看着自己,眼中,口中,耳朵,鼻子还在流血,手正对着自己的方向狰狞的想要抓住什么一般。

  那是她的丫鬟,然而已经死了,全身都是血。雨水冲刷着她的身体,血水弥漫,门前的石阶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她向身后攀爬着,但是手下突然碰到什么温热的东西,她转头看去就见到她的另一个丫鬟此时正瞪着自己,手向着自己伸来,与刚刚那名丫鬟相同的模样,但是此时她还没有完全死去。

  “小姐,救我。”那丫鬟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的抓住云诗蝶的手腕,因为说话嘴里不停咕噜咕噜的冒出血来,而云诗蝶的手腕也沾染上了许多鲜血。

  “啊啊啊啊~~~。”云诗蝶崩溃的大叫着,然后两眼一翻因为过度惊吓晕死了过去。

  空气中气氛突然就变了,变得安静。

  “不动了?”风花眨着漂亮的眼睛困惑道

  “这么不经吓。”雪月嫌恶的看了眼云诗蝶

  “晕了就不好玩了,弄醒继续。”帝浅玥勾起坏坏的笑容。

  云诗蝶是在一个发臭的吻中醒来的,张开那双美眸,就看见一放大无数倍的苍白面容,眼睛里还不断留下血液。

  “啊~”云诗蝶双眼一翻,想继续晕过去,却被一道声音打断。

  “大胆云诗蝶,你若敢晕过去,本阎王就拉你去十八层地狱,尝尝地狱之火的焚烧。”房间内飘荡着阴深深的声音,帝浅玥变了变声音恐吓道。

  “啊,我。我。”云诗蝶双眼睁的如铜铃般大,充满了浓浓的恐惧。

  “你可认识你床上之人。”那声音又响起。

  “我,我不认识,啊,不,不认识。”云诗蝶快被逼疯了,抱着头一动都不敢动。

  “可他告诉本阎王说喜欢你,与你心意相通,现在本阎王就把你许配给他。”

  “不要,我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云诗蝶大叫,当看见那个死人时,吓得都不敢出声,这是她小时候的玩伴,因为长的漂亮,就跟他有所关联,后来被娘亲杀了,现在怎么出现在她床上?

  最后,云诗蝶被逼着和那个死人成婚,云诗蝶挣扎着,却被一股气压制着,让她无法动弹。

  “这是**,记得你已嫁为人妇,你胸前的红印就是你们成婚的标志,好了,现在我也不打扰你们洞房了。”那声音再次飘来,说出让云诗蝶想死的话。

  “不!!!”空气中弥漫着惊悚的尖叫声,随后一切回归寂静。

  云诗蝶的房间里灯火通明,花宁琴坐在床边,看着在床上楠楠不醒的云诗蝶,心里很是焦急。

  “蝶儿。”花宁琴轻唤着,云家丹药师说她只是受了惊吓而已。

  “不!”云诗蝶突然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毫无焦虑,充满着恐惧。

  “蝶儿,蝶儿,你怎么了,我是娘亲。”花宁琴抱着紫诗蝶焦急的呼唤着。

  “啊,别碰我,不要,不要。”紫诗蝶挥打着小手尖叫着。

  “蝶儿,你清醒点,我是你娘亲。”花宁琴按住紫诗蝶的双手再次说道。

  “娘亲?娘亲?……啊,娘亲,他,是他,他来找我了,来找我了,他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云诗蝶就像疯了一样,捏着花宁琴的肩膀喃喃不停。

  “安静点,到底怎么回事。”云天耀一巴掌给紫诗蝶盖了过去,让她清醒一点。

  “爹爹?”云诗蝶瞬间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云天耀看着这个让他骄傲的女儿,关心的问道。

  “我……”云诗蝶突然停了下来,低头就狠扒着自己的衣服。

  “蝶儿,你干嘛!”花宁琴吓了一跳,大吼道,她父亲还在这里啊,怎么能在男性面前脱了自己的衣服!

  “啊……”当看见胸前一个大大的红色叉时,云诗蝶双眼一番,再次晕了过去。

  这一家注定今夜无眠,被自己骄傲的女儿搞得莫名其妙的。

雨天意境

哈哈,是不是感觉这女人也太不经吓了?亲们有什么意见可以说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