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驭兽狂妃:娘亲,爹地会读心术

第14章 大闹君家

    篱笆小院。

  君璃舒服的睡了个懒觉,站在屋外,感受着新鲜空气……

  “娘亲,周叔叔带了好吃的肉包子。”

  君玥玥看着君璃出现,抓着一个大肉包,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献宝似的将大肉包递给君璃。

  君璃一手拿着大肉包,一手牵着君玥玥,走到小院的木凳前坐下。

  “小煜煜,你真是越来越懂我了。”

  感受到熟悉的味道,嘴角不由上扬:

  是她最爱吃的王大伯的包子。

  周立煜没有吭声,默默地给君璃舀了一碗豆浆,放在君璃面前。

  君璃陪着两个小宝贝,慢悠悠的吃完早饭。

  “吃好了吗?”

  君璃看着崽崽们。

  “娘亲,玥宝吃好了!”

  君玥玥举起手说道。

  “我也吃好了。”君小琰将碗筷摆放整齐,抬头看向君璃:“娘亲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唔……今天天气不错。”

  君璃微微一笑,慢悠悠的开口:“适合讨债!”

  这个时间,即墨辰应该已经吃下那枚加料的魂果了。

  闻言,君玥玥眼神骤亮,高兴的开口:“讨债讨债!玥宝要去讨债!”

  “那就走吧。”

  君璃漫不经心的起身,拉起琰宝玥宝。

  “大鹏。”

  君璃轻喊一声。

  “唳!”

  下一秒,随着一声嘹亮的啼鸣,一只耀目的金翅大鹏鸟俯冲而下,落在君璃面前。

  君璃娘仨熟练的跳上金翅大鹏鸟背上。

  “大鹏鹏,出发!”

  君玥玥抱着金翅鹏鸟王的脖颈,兴奋的喊道。

  “叽!”

  金翅鹏鸟王应了一声,振翅一挥,朝着君家的方向飞去。

  “啊,你们快看天上,那还是什么?”

  当金翅大鹏鸟飞上半空后不久,立即就有百姓发现。

  “我的天,刚刚出现的那个是大鹏鸟吗?”

  百姓们站在街道两旁,好奇的朝着空中张望。

  “哦呦哟,那可不是普通大鹏鸟,看见那双金色的翅膀没?那是金翅大鹏鸟,空中王者,厉害着勒!”

  “咦?鸟背上有人!”

  “快看,那金翅鹏鸟好像是朝着君家的方向去了。”

  金翅大鹏鸟来到君家上空盘旋,第一时间引起君家所有人的注意。

  “什么情况?墨城境内为什么会出现金翅大鹏鸟?”

  “管家,金翅大鹏鸟上面有人!”

  “快!快去通知家主!”

  金翅大鹏鸟的羽背上,君璃一身青衫,迎风而立,倾城慵懒的模样,叫众人看的不真切,但却真真实实的看清楚那是一个人的模样。

  “大鹏鹏,快!我们要下去!”

  君玥玥立刻指挥着金翅大鹏鸟。

  金翅大鹏鸟立刻发出一声低鸣,庞大的身躯,迅速的朝着君家大门口的位置冲去!

  “君家,我君璃回来了!”

  君璃一身天青色素裙,淡雅别致,足尖轻点,如精灵般翩然从金翅大鹏鸟羽背上跃下。

  四周护卫们,将君璃和金翅大鹏鸟围住,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这可是空中王者金翅大鹏鸟啊!

  眼前这只实力更是已经达到宗灵兽的超级灵兽!

  “何方宵小,敢在君家放肆!”

  君禹呈满面怒容的冲出来,大声喝道。

  “君禹呈,四年不见,你倒是过得挺滋润啊。”

  君璃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眼神淡漠,好似站在面前的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君璃?!”

  君禹呈看着金翅大鹏鸟背上站着的君璃,神色震惊。

  “外祖父!”

  君玥玥从金翅大鹏鸟的背上跳了下来,乌润的双眸蓄着泪水,朝着君禹呈奔跑了去,直接抱住了君禹呈的大腿。

  君禹呈低头看着君玥玥,微微皱眉,眼神充满嫌弃和厌恶:“谁是你外祖父,滚开!”

  “外祖父,你不要玥玥了吗,玥玥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君玥玥昂着小脑袋,小脸泫然欲泣,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疼。

  此刻,因为金翅大鹏鸟嚣张的冲进君家大院,君家府门外早已经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百姓,将大院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君家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奶娃娃了?”

  “那小娃娃喊君家主外祖父,该不会是君大小姐的孩子吧?”

  “君大小姐?哪个君大小姐?”

  “嗤,还能有哪个,四年前的事情,你忘了?”

  人群中,各种热闹的议论声不断响起,君遥儿追着两人回到君家,听见这些人议论的声音,脸色铁青。

  “君璃,又是你!”

  君遥儿冲到君璃面前,愤恨的开口。

  “君,君小姐……”

  百姓们看见君遥儿,立刻噤声,同时默契的朝着两边后退,让开了一条通道。

  “咦,好臭!”

  当君遥儿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作呕的臭味,有人忍不住的捏着鼻子开口。

  君遥儿脚步僵硬在原地,目光阴毒的盯着君璃,咬牙切齿:“君璃,交出解药!”

  “什么解药?”君璃故意的问。

  君遥儿怒火不可遏,声音拔尖:“少装傻,我现在这样,就是这两个野……”

  君璃眼神如刀锋,落在君遥儿身上,冷声打断:“野什么?”

  在君璃冰冷凛冽的目光下,君遥儿只觉寒意席卷,一时间竟忘记了言语。

  “娘亲!呜呜呜……”

  君玥玥朝着君璃奔来,抱着君璃的大腿,努力的挤出两滴眼泪:“娘亲,外祖父好凶,要打玥宝,玥宝只是想和外祖父相认,外祖父是不是不喜欢玥宝?”

  “呜呜呜……他们看着玥宝的眼神好可怕,玥宝害怕!”

  君玥玥声音闷闷的,带着呜咽,别提多委屈了。

  君璃轻拍君玥玥的后背,目光扫向四周不敢上前的护卫,眼神锋利如霜,杀意涌现:“不用怕,谁敢伤害玥宝,娘亲就将那些人的脑袋割下来,给玥宝当球踢!”

  “还有我,我也会保护娘亲和妹妹!”

  君小琰拉着君璃的裙角,小脸严肃的保证。

  护卫们感受到君璃身上凛冽寒霜的杀意,下意识的后退。

  君禹呈看着君璃,神色震惊之余带着一丝怀疑。

  这个人……真的是君璃?

  “怎么?四年不见,不认识我了?”

  君璃捕捉到君禹呈眼底的怀疑,讽刺道。

  “君璃,你还有脸回来?!”

  君禹呈回神过来,冷声喝道。

  “唔,一个抢了别人未婚夫的女子都能留在君家,我为什么没有脸回来呢?”

  君璃勾唇轻笑,一双潋滟的水眸,轻飘飘的扫向君遥儿。

  面对君璃意有所指,君遥儿脸色难看,暗自咬牙,掩面拭泪:“妹妹你误会了,君家和辰哥哥的婚约可是圣旨,关系到两家和睦,轻易不能毁约,当年妹妹做了那样的事情,又躲起来不见人……”

  “哦?这样说来的话,我还应该谢谢你了?”

  君璃讥讽的一笑:“君遥儿,你别忘了你是怎么得到即墨辰袒护的?你若是忘了没关系,我没有忘,我不介意帮你回忆回忆!”

  听着君璃的话,君遥儿面色微僵,掩面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大门外围观的百姓们,也在不断的窃窃私语。

  “咦?这个人竟然是君家大小姐君璃?她失踪了四年,竟然回来了?”

  “当初就听说君家大小姐行为不检,与人私通后从君家逃跑,没想到如今回来,连孩子都有了,啧啧啧……”

  “君大小姐这身份,这天赋,这容貌,怎么着也不能和一个下人私通吧?她不能啊,没道理啊!当初我一直以为君大小姐是被冤枉的,咱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还是真的。”

  “冤枉什么冤枉,那两个孩子差不多也是三岁的样子,这时间不就对上了?!”

  “不对啊,听君大小姐这话,似乎还有隐情啊!”

  门外,百姓们的议论声不断,君禹呈更是怒火翻涌,君家何时如猴子一样,让人观赏看戏?

  “君璃!这是我们君家的家务事,先进去再说。”君禹呈铁青着脸,对着君璃低喝。

  “君家主,好像有点健忘啊!”

  君璃慢悠悠的开口,同时抬起了手臂,白皙的手臂上,一个椭圆形的细长疤痕,分外鲜明:“四年前,我就已经和君家脱离关系,今日前来不过是为了要债罢了,何谈家务事?”

  神珏站在酒楼的窗口位置,看着君璃那几乎布满半个手臂的疤痕,眉头不由一皱。

  这个女人一身细皮嫩肉,肤若凝脂,看着就知道是没有骄养深闺的大小姐,手臂上如此大一个疤痕,光是看着就能够想象当初受伤时有多痛。

  “你们都是死的吗?赶紧关上门!”君禹呈不想再和君璃纠缠。

  四年不见,君璃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仅实力变强,就连嘴皮子都变利索了。

  护卫们,不敢违抗君禹呈的命令,颤颤巍巍的上前,眼看着府门就要关上之时……

  “啪!”

  忽然的,一根黑色的荆棘藤从君璃的袖口飞出,直接缠绕在上前关门的护卫脖颈上。

  君璃捏着荆棘藤的一端,抬手一拉,对方的脖颈立刻被荆棘藤上的倒刺划破,整颗脑袋都被割了下来,鲜血四溅,脑袋滚落在一名围观百姓的脚下……

  “啊!”

  人群发出一阵惊恐害怕的大叫,甚至有胆小的当场就晕了过去。

  君璃眼底一片寒霜,冷眸锁定君禹呈:“怎么?君家主这是打算欠债不还吗?”

  “君璃!”

  君禹呈看向君璃,愤怒的呵斥。

  君璃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在呢,没聋!”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人知道吗?”君禹呈怒声威胁。

  君璃开心的笑了起来:“我做的事情太多了,不知君家主指的是哪一件?”

  “魂果!”君禹呈目光死死地盯着君璃。

  “还有我的解药!”

  君遥儿上前一步,着急的补充。

  “想要解药?”

  君璃朝着君遥儿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简单啊,早说不就好了,一口价五百两!”

  闻言,君遥儿心中一喜,可有担心君璃使诈,谨慎的不敢开口。

  君璃含笑嘲讽的看着君遥儿:“堂堂君家大小姐,不会连五百两都出不起吧?”

  君遥儿脸色微变,快速从怀里掏出两张五百两的银票:“一千两,解药拿出来,钱就是你的!”

  “咦?原来君家大小姐那么有钱啊,既然这样的话,想必这些债也能还清吧?”

  说话间,君璃指尖灵光一闪,一张张欠条凭空出现。

  君璃将欠条展开,面对着君遥儿,欠条上的内容简洁明了,一清二楚:君遥儿欠君璃,共十五万两。

  更为显眼的是君遥儿诺大的红色手印。

  “十五万两?君璃,你但我们是傻子吗?”

  君禹呈不屑皱眉,满眼嫌弃。

  “白纸黑字,这可是君大小姐亲自摁下的手印!”君璃将一丝灵力附着在薄薄的一张欠条上,送到君禹呈面前。

  君禹呈将欠条上的信息和手印看的清楚,怀疑的看向君遥儿。

  “我是被骗的,是君璃强迫我签的欠条……”

  君遥儿心虚的低下头,小声的解释。

  见状,君禹呈立刻明白,这欠条假不了,心中暗骂一句逆女。

  十五万两君家自然是能拿出来的,可若是拿出来,也足够君禹呈肉疼好一阵,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君禹呈眼底暗芒扫过,正欲毁掉欠条时,君璃显然预判了君禹呈的想法,快速的收回欠条。

  “我时间有限,君家今日若是不将欠款还清,那我也不介意辛苦点。”

  君璃抬了抬眼眸,眼尾带上几分寒意。

  “玥宝。”

  君璃朝着君玥玥看去:“让大鹏准备好,今日我们就先收点利息!”

  “好的娘亲!”

  君玥玥点头,屁颠屁颠的走到金翅大鹏鸟面前:“大鹏鹏,听见了吗?娘亲让咱们准备着呢!”

  “叽!”

  金翅鹏鸟王回应的叫了一声,随意的扇了扇宽大的羽翅,吹起一地灰尘沙石,强横的劲风眨眼就将君家的护卫们吹飞了出去……

  “君璃,你是穷疯了吗?”

  君禹呈抬手,精纯的灵力涌现,挡下狂风沙石,嫌恶的怒吼。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也没有想到堂堂君家家主竟然会赖账……”

  君璃故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现在这样,我怎么让人拿钱去!”

  君禹呈忌惮的看向金翅大鹏鸟,最终选择妥协。

  有这只宗灵兽在,他们已经处于劣势!

  君璃眼底笑意闪现,抬了抬手。

  金翅大鹏鸟立即停下了动作,狂风消失。

  “来人,将银票拿来!”

  君禹呈强压着内心的愤怒,对着远处的下人喝了一声。

  等了一会,一名穿着黑色劲装的侍卫,绷着一张脸,递给君禹呈一沓银票。

  “钱都在这里,解药呢!”

  君禹呈如毒蛇的眼睛,森寒的盯着君璃,若是君璃不拿出解药,他就算是拼了君家半数力量,也要将君璃拿下!

  君璃含笑看向了君玥玥:“玥宝。”

  君玥玥乖巧的拿出一包药粉,递给君璃:“娘亲。”

  君璃将解药捏在手中,扬手一甩,直接丢给了君遥儿。

  几乎同时,君璃掌心延伸出一条藤蔓,第一时间将君禹呈手中的一沓银票收好。

  君遥儿迫不及待的将药粉包打开,一阵刺鼻的味道传来:“阿嚏!”

  药粉洒在空中,缓缓落地,一点不剩。

  君遥儿傻眼,整个人僵在原地。

  君璃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却还是忍不住的笑出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