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一级侦探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案件收录簿

作者: 小花婴 更新时间: 2024-06-10 12:57:48

连载中 灵异悬疑侦探

为爱的人拿起利刃的善良之人呐
请快住手
因为我会毫不犹豫揭穿你的罪行

第一章:起始

案件收录簿 小花婴 2009 2022-08-15 21:23:30

  “雅日,咱们好像迷路了。”

  伊娜在快被白色覆盖的世界里,失望的对李雅日说。

  “出来滑个雪,就成这样了呀。”

  雅日并没有理会,而是望了望四周。

  “你瞧!那里好像有个木屋!”

  雅日突然惊喜的指向东方,她本人都不知道,此刻自己可爱的小鹿眼有些滑稽的闪闪发光。

  伊娜顺着雅日手指的方向,在朦胧中看到一座房子的形状,两人决定去碰碰运气。

  雪下的好大,当两人到木屋门前时,如同两个雪人。伊娜的脸颊被冻得通红,她哈了哈气,又简单的打了打身上的雪,敲响了木屋的门。

  雅日发现,事实上,这里不止着一桩木屋,而是一众木屋,好似是一个村庄。

  “谁.......谁啊?”

  开门的是一位留着红棕色短发的女人,她左边刘海有些长快到挡住了左半张脸,让人过目不忘的是她那小巧精致但高挺的鼻子。

  “那个,大姐姐,我们是来滑雪的中学生,但是突然迷路了,请问可以进来吗?”

  伊娜用自己最真诚的眼神看着对方。

  “是这样啊,可怜的孩子们,快进来吧,这里面暖和。”

  “抱歉,真是麻烦您了啊。”

  “没关系,但是我听说这场大雪要下好久呢,真麻烦啊。”

  女人一边倒水一边说,他把两个装着热水的马克杯递给了两个人。

  “对呀,看来暂时回不了家了呢......”雅日喝了一口水,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我得给爸妈打一个电话才行啊,要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顺便也帮我打一个吧。”伊娜脱下厚重的外套挂到衣架上,对雅日说。

  雅日打完电话后坐下来继续喝水,她刚刚冷到不行。

  “大姐姐,请问你也是来滑雪的大学生吗?”

  女人听到伊娜这话芜尔一笑,拜了拜手。

  “不是的,我是来和大学同学聚会的。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吴恬歌。”

  “嗯,吴恬歌小姐您好。我叫伊娜,这位是我的朋友,她叫李雅日。”

  “既然气氛都到这儿了,那么各位就互相认识一下吧。”吴恬歌转过身,对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说。

  “你好,我叫钱裕。”

  其中一个男人露出了有些放荡不羁的笑,他有一双细长的柳叶眉,长得算是帅气。

  “我叫吴桔怡,请多多指教”

  那是一个红棕色长发的女人,眼睛水汪汪的很有灵气,还有一个精致的小鼻子。

  “啊,这位吴桔怡小姐其实是我姐姐,但是与我们是同一个年级的。”

  “真是的,你这么说搞得我像个留级生一样。”

  “那本人补充一下,我姐姐小时候身体不大好,晚上了一年学。”

  吴恬歌知道,吴桔怡并没有很在意,她很自然地坐到了吴桔怡旁边。

  “我的名字是周瑠,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一个梳着低马尾的女人说,她肤色苍白,看着病殃殃的。与外貌不同的是,周瑠的声音清脆而有力。

  “吴恬歌小姐,请问这位是?”

  伊娜只像一个正在读书的男生,他看起来跟伊娜差不多大,穿着白色的毛衣,虽然坐着,但也能看出来他个子很高。

  “他和你们一样,他也是来滑雪的,中学生,好像叫.........”

  “你说他在看什么书啊?”

  雅日小声对伊娜呢喃。伊娜看着男生手上的《斜屋犯罪》笑了。

  “原来是同好呢。”

  她小声对雅日嘟囔道,他向那个男生的位置走了过去,向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伊娜。”

  男生抬起头,那双乌黑的眸子看向她,也伊娜伸出手。

  “你好,伊娜同学。初次见面,我是王彧,荀彧的彧。”

  男生笑时露出了一好整齐的白牙,他五官端正标致,让人过目难忘。

  “请问你很喜欢看推理小说吗?”

  伊娜问。

  “嗯。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了,而且我最喜欢推理小说。”

  “真的吗?我也很喜欢推理小说的,尤其是新本格,岛田庄司的五大经典和馆系列我读过很多遍,还有本格的密室之王卡尔的《犹大之窗》和埃勒里的悲剧系列我也很喜欢。”

  “那真的是太好了,也许我以后可以和伊娜同学当好朋友。《斜屋犯罪》我也看过很多遍,真的是很好看。但是我也很喜欢东野圭吾的作品,比如说《嫌疑人x的献身》、《恶意》等等。”

  雅日看着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伊娜偷偷笑了。她回忆,与伊娜结识的这些年,只要聊天沾上推理伊娜就会异常兴奋。

  这时吴恬歌从桌子上拿了两把钥匙,钥匙上挂着带着数字的精美钥匙扣。

  “我们有三个朋友没有来,正好给你们屋子在这间主屋外,屋子很乱,所以只能靠门牌号来辨认,这点有点麻烦,其他的还好。”

  她将钥匙递给了雅日,雅日又将其中之一递给了伊娜。

  “还真是感激不尽呢。”

  雅日向吴恬歌道谢。

  周瑠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站了起来,对吴桔怡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去热饭吧。”

  “用我帮忙吗?”

  吴恬歌缕了一下头发,问道。

  “这点小事儿而已,我们两个人就够了,放心吧。”

  周瑠有些夸张的撸起袖子,把手插在腰上。

  钱裕从他的上衣口袋掏出一盒扑克牌。

  “一会儿一起打牌怎么样?这个我很拿手的。”

  “可以呀,真的好久没打了呢。”

  简单的吃过饭后,吴桔怡,钱裕和伊娜三人开始打牌,王彧还在看书,李雅日和吴恬歌在观战,周瑠在收拾东西。

  “三带一,你们要吗?”钱裕问。

  此刻,他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似乎宣示着他的胜利。

  “我要!”伊娜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手。

  紧接着,伊娜控制住了牌局,钱裕的笑容逐渐消失,脸上神色慌张。

  吴桔怡笑了笑:“真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啊。看来伊娜小姐很会打牌呢。”

  “才不是吧,我这把摸得不好,下把我再接再力。”

  “钱裕你别嘴硬,这小姑娘打得确实好。哎呀,真是怀念上大学时的日子呢。”

  吴恬歌脸上挂着笑,她又往桌子前面凑了凑。

  “现在大家各自都有了家庭和工作。”吴桔怡眼中有一些落寞,“真的很少能像这样聚在一起了,当年咱们几个一起打牌是常有的事。”

  “我有些困了,我先回房间了,明天早上见了各位。”周瑠刚这拾完东西,站起身伸了一个大懒腰,一边说一边穿上了外套,推开门走了出去。

  王彧眼看此景,他站了起来,把金色的流苏书签夹在书的其中两页之间。

  “各位,我也去睡了。先失陪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牌打得尽兴,众人就散伙了,都回了各自的房间去睡觉了。

  这里找房间像吴恬歌说得那样并不好找,半夜的时间加上大雪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伊娜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她简单的看了一下,布局与平常的旅馆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却非常的暖和。

  身上的雪掉在脚下的毛毯上,与它逐渐融为一体。

  外面的雪小了一些,她也安心的睡着了。

  半夜,一个人敲了敲门,开门的人是吴桔怡,她把那人邀了进来。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吗?找我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吴桔怡打了个哈欠,那个人站在他后面,手上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

  “这是,今天必须要解决的事。”

  突然,一根绳子套到了吴桔怡的脖子上,勒住了她的脖子。

  “你........你不可以.......这么做......”

  吴桔怡的手情不自禁的去抓绳子,话音未落,绳子勒得更紧了。

  “唔.......唔.......”

  她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最终还是无力的倒下了,站在她身后的人把眼睛眯了起来,抱起了吴桔怡已经瘫软的身体。

  “事到如今,我都是被迫的。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你别怪我绝情。”

  

八只猫

踩雷勿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