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睡到清朝当王爷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我的科学时代

作者: 仲渊2 更新时间: 2024-05-19 16:31:17

连载中 历史清史民国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这一刻,梦回北平,五月之后,神州陆沉,山河破碎,卢沟桥的枪声从北向南响彻华夏大地,无数鲜血染红土壤,数不尽的悲愤填满胸膛。

清华园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南开八里台成为一片废墟,国不将国,民族面临亡国灭种之际,此恨何解?

站在北平,我扪心自问,是如小民般苟活,还是如英雄般牺牲?

这是一个黑暗而沉重的时代。

也罢,活了十几年的小民,亦想品尝英雄这种身份的滋味,我本学渣,可也有属于学渣的梦想。

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手上没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邱小姐的美丽,

裂变之光的耀眼,

一切的一切,都从除夕之夜开始。

第一章 三百恤金

我的科学时代 仲渊2 3088 2021-11-01 19:57:15

  北平市,内六区。

  内六区为国民政府北平市编号,范围涵盖故宫和东西城区,乃北平市内城区最大区域,当地人俗称皇城。

  夜渐深,寒风阵阵。

  当下正是除夕之夜,这座千年古都内处处弥漫即将过年的喜庆氛围,家家户户门口贴有红色春联,稍微富余的人家则点上红烛,于大门悬挂大红灯笼。

  千家万户,喜庆热闹,年味十足。

  金果胡同18号,崇文宅。

  宅子不大,一进小院,胜在便宜和地理位置凑合,本该红红火火的过年氛围,却未在崇文宅这间屋子有任何体现。

  一块大大的白色奠字,悬挂于正门之上。

  院子里冷清而寂静,些许花圈摆放于两侧,一群身姿挺拔的国民革命军士兵静立列队,正对设立于堂屋之中的灵堂。

  头好痛……

  这是哪儿?

  余华恢复意识,悠悠醒来,只觉一股晕眩疼痛之感作用于头部,睁开有些朦胧模糊的双眼,待画面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排香烛,上方是灵堂,摆放一个黑白遗像。

  遗像里的男人,剑眉星目,满脸刚毅,身着戎装,领口佩戴上尉军衔,帽子中间镶嵌一朵青天白日之花。

  四周为古朴充满年代感的木制结构,一张木桌,几个凳子,正前方挂着一幅孙中山的巨大画像,整栋房屋的建筑风格比爷爷的爷爷还要久远,环境同自己所在的出租屋相差甚多。

  反观自己,双膝跪在柔韧的稻草蒲团上,长时间跪地产生的刺痛之意自膝盖处传来,令余华彻底清醒,见着这一幕,心中咯噔一下,警惕心和反应力拉满。

  怎么回事?

  我不是在学校出租屋里吗?

  还有,我刚打开的大学通知书呢?

  余华粗略观察一番,眉宇微皱,心中冒出了一个猜测,却有些不怎么确定:“我这是,穿越了?”

  是穿越吗?

  好像是的,却又不敢真的确定,可余华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不是在做梦,灵堂里这群荷枪实弹的国党军官,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时,一道道信息如水流般涌出,直奔脑海而去。

  “好疼……”出现的信息流似如洪流般冲击脑海,愈发强烈,余华大脑传出一阵刺痛感,眩晕感随之传出,眉宇紧皱,整个人不敢异动,只得咬牙承受。

  幸好这股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十数秒后,待强烈眩晕感消失,脑海之中浮现各种各样的可阅读信息。

  翻阅信息,正如余华猜测,他的确穿越了。

  从2021年现代社会,回到了中华民国二十六年除夕,即公元1937年2月10日。

  这具身体原主名为余桦,年纪十七,高中学生,就读于北平市市立第四中学校,原籍川省成都,随父亲至北平生活学习,家中仅有父亲一人,母亲早已病逝,父子俩相依为命。

  父亲余清河,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之上尉连长,为人正直,没有寻常军官骄奢淫逸之风气,凭借一笔足以称得上高薪的俸饷,在北平买了这套一进四合小院,并供养余桦在第四中学校读书。

  平日里,由于父亲不在家,余桦基本自己操持生活。

  今日除夕,本当享阖家团圆之福,却奈何昨日余清河归家途中,遭遇汉奸袭击,就在金果胡同南口遇害。

  昨天余桦本准备同假期少有的父亲好好吃顿饭,并商谈一下报考国立北京大学还是国立清华大学等事宜,却未曾想得知父亲遇害的消息。

  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从昨天到现在,余桦滴水未进,精神萎靡。

  一刻钟之前,余清河所部同僚、上司和部下前来哀悼,余桦陪同,由于至亲逝去过于疼痛,却未曾想直接一命呜呼,临死前身体保持跪祭姿态。

  “这个余桦倒也是苦命人,腊月二十九父亲遇害,今天就是除夕,这打击的确太大了。”余华默默读完这份来自于余桦的生前记忆,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穿越本有点无奈的他,却是轻轻一叹,这位民国本家人也够可怜的。

  腊月二十九至亲遇害,除夕之夜办丧事,心灰意冷之下直接一命呜呼,老实说,不是一般的凄惨和可怜。

  基本了解情况过后,作为刚穿之人,余华一边保持跪祭姿态,一边借助余光,悄然观察着灵堂内的数名国党军官。

  总共五人,为首一人约莫四十岁左右,戴着军帽,站得笔直,低头哀悼灵堂之上的余清河。

  院子里的士兵暂时看不见,根据前身记忆,约莫一个班的士兵数量。

  没有危险。——观察一番,众人反应尽收眼底,余华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是正儿八经来悼念,而不是假意悼念实则找事之人。

  挺好,没有危险。

  一个不错的局面,还能应付。

  余华收回目光,不敢异动,生怕惹出麻烦,整个人强忍着膝盖部位传来的刺痛感保持端正的跪姿。

  跪吧,就当是跪拜抗日英雄。

  为了活命嘛,小命要紧,不寒碜。

  面对国党军队,余华不抵触,不排斥,却必须小心,高度警惕。

  灵堂内,没人察觉余华的变化。

  “悼念结束,现向阵亡军官遗属,宣读阵亡通知书。”一道沉稳略带北方腔调的口音响起,传入轻轻踮起右腿膝盖的余华耳中。

  “余清河,男,36岁,原籍川省成都,高级小学学历,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第38师第112旅228团1营2连连长,上尉军衔。中华民国十九年一月一日入伍,曾参加喜峰口会战,身先士卒,勇猛顽强,击毙日寇12人,获四等宝鼎勋章荣誉……”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二月九日北平内六区平安里遇汉奸袭击作战阵亡,特此通知。”

  为首的国党军官拿着一份阵亡通知书,庄严宣读内容,话音肃穆而郑重,传遍灵堂和屋外,进入所有人耳畔。

  我这便宜老爹,竟然消灭了十二个小鬼子。——余华闻声,作为前世骨折级军迷,深知这个战绩的份量有多重,心中为之敬佩。

  紧接着,整个人内心哀叹一声,面容露出悲伤的表情:“爸……”

  一声悲痛且伤心的哭喊声,紧随其后,传了出来。

  身为人子,闻父遇害之讯,不哭合适吗?

  这不合适。

  就算是装,也得装出来。

  说悲伤吧,余华并不悲伤,毕竟这不是他真正的亲爹。

  说不悲伤吧,余华又觉得不好,毕竟这是一位抗日将士,是一位消灭了十二名日寇的英雄。

  只有装个样子,勉强混过去。

  哭声传遍灵堂,其中蕴含的至亲离别之痛,端的是真真切切,听者动容,闻者感触,令前来悼念的一众国党军官和士兵感同身受。

  “遗属余桦,根据《陆军抚恤暂行条例》为基础,下发一次性恤金300元,每年可到南京国民政府军事抚恤处领取年抚恤金150元,这是你父亲余清河的恤金,军需处今早批的,一分不少。”

  读完手中文件,少校军官叹了一口气,随后上前一步,来到余华面前,从怀里取出两个浅黄色信封,说道:“另外,兄弟们凑了点钱,权当是一份心意,都收好。”

  话落,装有300元抚恤金的信封和阵亡通知书,外加另外一封装了些许财物的信封,一同递向余华。

  对于余清河的阵亡抚恤金,师长张自忠亲自下令,没人敢予贪墨一分,违者军法处置。

  由于余清河平日里对同僚友善,爱惜下属,临行前所属部队的兄弟们纷纷凑了些许钱。

  钱不多,也就十块大洋,算是一份心意,只要能有所帮助就好。

  “谢谢各位叔叔,你们的大恩大德,桦必不敢忘,日后一定报答。”余华闻言,双手接过阵亡通知书和两个信封,没有起身,转身以人子跪祭之礼,向少校军官及其余军官道谢。

  “不求你的报答,只要你好好活着便是,我们此次前来的任务完成,还有军务在身,就不打搅了。”少校军官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年轻而带着些许书生之气的余桦,嘱咐一声,旋即出言告辞。

  “我送送你们。”

  余桦闻言,也没有出言挽留,先收好三样东西,再送这群隶属第二十九军的国党军官和士兵离开家中。

  待这群荷枪实弹的军人远去,小心翼翼的余华,关上大门,上锁,而后再用两根柱子抵住大门。

  小心。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

  忙完这一切,余华这才穿过小院,回到堂屋。

  看了眼灵堂,望着黑白遗像之中的男人,余华轻轻一叹,从香案上抽了三根香,就着正在燃烧的蜡烛点燃,端端正正插在香炉中央:

  “余清河叔叔,不是不给您跪,实在是跪不下去,您老见谅,以后每逢清明和忌日,一定给您和余桦送上香烛纸钱,如果有机会,也会找到那杀害您的汉奸,于您墓前祭奠。”

  言语透出一丝尊敬之意。

  的确要尊敬,这是一位为国捐躯的抗日将士,日后评个烈士跑不了。

  从年龄上讲,余清河还是一位岁数比他大104岁的‘老人家’。

  不管从哪方面讲,余华都要予以尊敬。

  上完香,给了一个承诺,余华拿起三样东西离开灵堂,按照脑海之中的记忆来到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