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天才少年叶义烽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警察陈书

作者: 背包里有只熊 更新时间: 2024-05-22 23:19:06

连载中 现实人间百态

本书根据笔者亲身参与的案件整理改编,带你探索鲜为人知的一线警察档案。
一起横跨数省的绑架重案,突然就砸到了派出所治安民警陈书的头上。他被迫接受案件,从此开始了不同寻常的探案之旅。
如果你身处岁月安稳,想知道那些负重前行的故事,那么请跟着我,走进这卷宗般的真实警察世界。

第一章 警察陈书

警察陈书 背包里有只熊 3475 2022-03-25 17:49:22

  初夏,午前。

  东州市公安局正明区分局中山派出所宿舍。

  “滴滴滴!”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正躺在床上睡觉的陈书唰的一下睁开双眼。

  他伸手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半睁着眼睛扫了一下屏幕。

  嗯?昨天值班半夜来了俩醉酒打架的,忙了一通宵,今早上刚交接完,准备补一个觉。怎么曾教又打来电话?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他疑惑地想着,接起了电话。

  曾教,真实姓名为曾宏,五十一岁,中山派出所教导员,正股级,今日值班领导。

  “喂。曾教,什么事?”

  “我们这刚接到一起报案,说是自己的老婆给人绑架了。小马已经过去接人了,大概二十分钟内就能把人带回所里,你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嗯,好的。我这就过去。”

  准备挂下电话的陈书,灵机一动,小心翼翼地问道:“马明去接人的时候是开便车,穿便服的吧?”

  “臭小子,就你能!这些事情还用你说?赶紧过来!”

  放下电话,陈书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抬起右手敲了敲上铺的床板:“胖子,起床。出去干活了。”

  上铺床板纹丝不动,呼噜声依旧不停。

  昨晚那俩发酒疯的醉汉最后都是胖子一个一个压服的,他估计也是累得够呛...

  陈书稍稍用力又敲了两下:“我先过去,你再睡一会儿就起床去值班大厅等我。”

  “嗯...”

  上铺传来胖子翻身时木板的吱呀响,随即又没了声音。

  几分钟的时间,陈书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一套警服,穿戴整齐。

  他看了一眼上铺依旧睡得死沉的胖子,笑着摇摇头,拿过床头柜上的小闹钟,设好时间,放到离床稍远一些的书桌上,便开门离开了。

  ......

  中山派出所办公楼三楼,教导员办公室。

  陈书端正坐在椅子上,伸手拿过眼前冒着白烟的茶杯,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提神效果不错!”

  “你不怕烫?”曾宏有些心塞自己费力沏好的茶,就这么被他一口干下去。

  “没注意。”陈书放下茶杯,一抹嘴巴,笑着回答。

  “哪有这么喝茶的!这可是福省那边的老白茶!”曾宏有些心疼,忍不住说教道。

  陈书连连点头,表情认真:“曾教指导有方,说得对。”

  曾宏被这么一打诨,先前因为绑架案而压抑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些许。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沉声说道:

  “昨晚你刚通宵值班,一宿没睡。本来我也不想叫你起来。不过我估计这案子不简单,你就辛苦一下,把这案子挑起来吧。”

  这几年中山所的刑事案件大部分都由陈书主办。包括平日里的大小治安行政案件,只要经他过手,就没有不破案的。

  陈书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曾教,如果是非法拘禁的话,我没问题。要真的是报案人所说的绑架案,我建议还是移交给刑大。”

  曾宏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这边让值班室小王先和刑大值班室打一下招呼。你和小李去把报案人的第一次询问笔录做了。我们看一下情况再做决定。嗯,等下我也会去隔壁的观察室。”

  “好。我估计报案人应该也到所里了,我这就下去。”

  陈书站起来,将身前自己刚喝完的茶杯轻轻放在一旁的茶台上:“好茶。”

  ......

  中山派出所,值班大厅。

  派出所一楼值班大厅没有了往日的喧哗,即便人来人往,低声细语,也掩盖不住大厅内凝重的气氛。偶尔刺耳的电话铃响,也在第一声起,就截然而止了。

  往来的警察们似乎也能察觉到大厅内不同往日的严肃,不禁放缓脚步,睁大眼睛四下观望。

  而大家最后的聚焦点,集中在接警前台的后方。

  最里间的询问室。

  陈书侧头问坐在身旁一位极为年轻的民警:“朝阳,你怎么看?”

  名为朝阳的年轻男子是和陈书同为省警院毕业,在中山派出所治安打击组工作的民警,李朝阳。

  李朝阳铁青着脸:“师兄,我觉得是绑架。”

  陈书瞄了一眼笔录上的被询问人姓名,拿起桌上的一张女性半身照,开口核实案情:“赵虎,说说,具体是什么情况?”

  照片中的女子年近四十,大眼睛,鸭蛋脸,头发烫得鬈曲,两侧耳朵吊着一对香奈儿耳环,胸前挂着一条宝格丽项链,上身穿着印满奢侈品牌logo的GUCCI外套,体态矮小瘦弱,与满身的富贵气对比鲜明。

  而赵虎人如其名,体型宽大壮实,但是坐姿不稳,歪来扭去。并且眼神飘忽不定,说话断断续续,半天才丢出一句话,脸色忽明忽暗,看上去一副顾虑很多的样子。

  他坐在两名高大魁梧的民警面前,庞大的身躯凹缩在大背椅里,在询问室苍白的灯光直射下,微微偏了一下头,回忆道:

  “昨天半夜大概一点多,哦哦,也可能二点多的时候,我在外面和朋友喝完酒回到家里,发现我老婆不在家,电话打过去也是关机。不过也可能在家,只不过睡在客房,估计怕我回家迟影响她休息。”

  赵虎断断续续地说着,然后突然停了一下,偷偷瞄了眼民警,发现其并没有追问,就赶忙接着说道:

  “半夜三更的,我也懒得深究,并且特别想回卧室睡觉。后面也想打电话给我老婆,或者去隔壁客房看看,可是昨晚确实酒喝得太多了,稀里糊涂地又睡着了。”

  “最后一次联系上你老婆,或者看到你老婆是什么时候!”陈书问道。

  “昨天下午四点多联系过一次,应该是……”赵虎边说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查看通话记录,“嗯嗯,是五点差十分,她打过来的,问我回不回家吃饭。我就说在和朋友喝酒,就不回家吃了。然后她就和我说等下她也要出去转转。后面我就一直联系不到我老婆了。”

  陈书直指问题核心:“为什么你说是有人绑架你老婆的?”

  “今天上午十点左右我接到了绑匪电话,他告诉我,我老婆在他们手里。让我在两天内准备一千万赎金,其他事情到时间后会再跟我联系。”

  赵虎话音刚落,陈书心里咯噔了一下。

  非债务、非经济纠纷的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看来确实是绑架案了......陈书朝着询问室天花板角落处,连接隔壁观察室的监控器,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