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爱情公寓我的诺澜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重塑千禧年代

作者: 渔雪 更新时间: 2024-05-16 00:35:46

连载中 都市都市生活

千禧年,领导们正喊着GDP的口号,老板们还以带着秘书为荣,草莽们则猫在时代的浪潮里刀光剑影。
………
方卓重回2000年。
十年后,一群风投、私募联合起来气势汹汹的闯入集团总部,对惊愕的方卓恳求道:
“方总,您其它的项目都上市了,这第一个项目到底什么时候能上市啊?”
“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老大!”

001 财富隐藏在报纸里

重塑千禧年代 渔雪 2052 2020-11-04 14:38:46

  黄白不接的天花板,漆面斑驳的栏杆,满是汗味的床褥,落伍过时的贴纸,一个简陋又鲜活的世界。

  方卓睁眼醒来,花了五分钟时间确认自己回到大三的青葱岁月,带着饱经风霜的记忆重新站在了千禧年的九月时空。

  然后,他如梦初醒,抓起报纸就蹲在门边急切翻看。

  宿舍门被推开,室友林诚拎着暖水瓶走了进来,他悠哉悠哉的给自己泡了杯茶,忽然发现好朋友的怪异举动。

  “哎,哎,老方,你搁那干嘛呢?别给我翻乱了,我那买回来的报纸都还没看呢。”

  “过两天给你多买几份,我先翻翻。”蹲着的方卓头也不回的说道。

  林诚怔了怔:“你这一目十行的是找什么呢?”

  “找钱,找钱,找钱。”方卓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有些忧郁的又说了一句,“过两天我表妹要住院了,需要钱。”

  表妹住院?过两天?是转院吗?

  林诚思索两秒,自动把时间上的逻辑理顺,纳闷道:“什么病?生病要钱也不用你出钱啊,再说了,缺钱你翻报纸干什么???”

  方卓摇摇头:“重病,她家里,我家里……钱都不够,不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再……在我眼前发生。”

  他声音停顿,语带叹息,“再”“在”听起来一个音,林诚倒没觉不妥,只跟着叹了两口气。

  方卓站起来,活动下蹲麻了的腿,感慨道:“现在需要钱,需要财富,这个时代,财富都隐藏在报纸里啊。”

  “财富隐藏在报纸里?”林诚嘲笑道,“宿舍的报纸天天都是我特么买,平时也不见你们看啊,啥财富?我怎么没瞧见?”

  方卓抿抿嘴,抓着报纸走了两步,拉开窗帘,让千禧年的阳光照射进庐州印刷技术学校的宿舍。

  人生重来,他有一个很明确的认知,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事情都能用钱解决,如今还没到信息时代,那些发展浪潮孕育的财富细节正在报刊上等待有心人的挖掘。

  方卓把报纸摊在林诚平时用的书桌上,指着指着一个豆腐块的新闻,说道:“这是《新安晚报》转载《参考消息》的一则新闻,说是要增强竞争,打破垄断,拆分重组。”

  林诚茫然道:“那怎么了?”

  方卓又翻开一份报纸:“去年11月,咱们和老美达成协议,差不多明年就要加入WTO了,你看,这里写着根据WTO的规则,一旦我们加入,一两年内的成品油进口关税要降至6%,三年内放开零售,五年内放开批发。”

  林诚满脸懵逼。

  “前年,石油部改组,分出来三个公司,石油、石化、海油,它们都要应对入世后的竞争,还有彼此之间的竞争。”方卓侃侃而谈,“这种竞争落实在终端是什么?是加油站的竞争。”

  “国内现在有很多民营加油站,它们会是石油和石化的全力争夺对象。”

  方卓重新翻出一份《经济日报》,找了两页,指着一行小字:“你看,这里说,全国有数万家民营加油站。未来几年,它们的价位都要水涨船高了。咱们手里要是有一家加油站,反手一卖,最起码是两倍的利润,80万能卖160万,200万能卖400万,捡钱一样的赚!”

  林诚这时候已经听得满是敬服。

  他问了一句:“那你家有吗?”

  方卓默默收起报纸:“没有。”

  林诚:“……”

  两人一起思考了会惨淡的现实。

  林诚勉强消化了几则新闻之间的联系,由衷的感叹道:“老方,没看出来,你有双犀利的狗眼啊。不过,没有本钱好像面对机会也赚不到。”

  “是啊。”方卓忍不住叹息,这确实是个问题。

  曾经,他勉强算在体制里混过,那时候属于合同工,后来辞职创业去做外贸,好不容易要红火起来就撞见了特总登台搞贸易战……

  然后,就回到大三了。

  刚一回来就得面对一件让整个大家庭未来数年内都愁云惨淡的大事,偏偏,时间很紧,不然去京城买个厕所都能坐等升值变现。

  转眼到中午,林诚去打了两份午饭,方卓边吃饭边看报边聊天。

  就在他几乎要翻完最后一份报纸的最后一页时,视线里的豆腐块新闻忽然出现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

  ——针对我市不良资产的股份混改是对产业升级的积极探讨,这既需要主管部门正确的领导指向,也需要主动借助资本市场功能。

  ——皖省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陈舒虎表示,有信心在年内完成红星宣纸的资产置换工作,这将会对相关产业的发展走向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方卓放下筷子,紧紧盯着“陈舒虎”这个名字,这人可不简单,未来是位发展很好的大人物。

  而且,自己曾经出于兴趣详细了解过他,农村出身,扎根金融,性格自负,嗯,自负……

  “怎么了?”林诚发现好友停下的碗筷和严肃的表情。

  方卓喃喃自语:“没事,没事,好像是找到了一个财富密码,就是在想输入打开的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是什么?他是干什么的?”林诚不解,看了一眼报纸。

  “国企单位的领导,唔,一把手。”方卓努力回忆曾经看过、查过的相关事件,他不记得什么资产置换工作,但前后一些典型事迹还是知道的。

  而且,现在的有些公开信息也能再查查,陈的上位发家在业内还是挺出名的。

  “林诚啊,我这几天可能会有点忙,学校有事你帮我照看着点。”方卓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心里隐约有个主意。

  林诚点了下头,他伸手拿过报纸,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横竖也没从豆腐块里看出“财富密码”四个字。

  但是,之前老方说话言之凿凿,还拿什么加油站举例,可谓气度不凡、大家风范、风度翩翩、高瞻远瞩。

  “老方,密码还给你,以后要是挣了钱别忘了俺,反正,你吃羊肉我喝口汤就成。”林诚把报纸递回去,笑道,“狗富贵,勿相忘。”

  “嗯,我要是富贵了,一定让你好好享福报。”

  林诚欣喜点头:“谢谢了啊,兄弟。”

  方卓心思涌动,心里不算太正的主意渐渐成型。

  嗯,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