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我的姐姐是双瞳

第六章 再遇李苏文

我的姐姐是双瞳 初六晋如 2154 2022-02-22 18:24:16

  此时洋洋身体几乎实体化,仅仅是靠近他便被那浓烈的阴气影响,透骨寒意将我冻的瑟瑟发抖。

  柚子叶抽打在他身躯,他惨叫着,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再次被他掀翻在地。

  我摸着胸口冰凉的一块伤处,明白过来他是用阴气伤的我。

  幸好有刘玉佩给的护符,我才没有大碍,拿出黄符我看准机会拍在洋洋身上,他身子虽是虚体,可黄符似乎被阴气吸引,牢牢粘在上面,我见他挣扎急忙把剩下的三张全部贴上。

  此时他身上那些脸皆是痛苦扭曲的样子,嘴里又开始装可怜,“然然,拿掉它好吗?好烫啊!”

  拿掉你个鬼,鬼话连篇,一会正常一会凶狠要吃我的样子,

  不过对于他的变身我很是好奇,可等不到问他,便见那些黄纸突然自燃,火焰腾空而起将洋洋裹住,此时那些阴气仿佛成了燃料,火焰烧至他身上澎湃起来。

  洋洋痛苦大喊大叫,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热度,那怪异的火似乎只对阴体有效。

  而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洋洋就此本怪火带走,却在此时身后又传来声音。

  “小然,你不能让他魂飞魄散!”

  这声音太熟悉,我猛一回头果然看见的是李阿姨。

  她焦急的站在那来回走动,却不敢上前,看我注意到她,急忙央求道:“洋洋很可怜,他也是没有恶意的,你就当可怜可怜他放过他吧!”

  我噎住,没整明白,她见我愣在那,就指着我手中的柚子叶,喊道:“用它可以灭阴火。”

  耳中洋洋的惨叫越来越弱,他撑不下去多久,我一想起儿时的一切,心中不忍,快步走向前拍打灭火。

  等火灭后,他已经被烧至几乎透明,身子也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李阿姨上前抱住他,看着怀里的孩子不断痛苦呻吟,她似乎也很痛苦,摸了摸了洋洋的头,开口说了句谢谢。

  我云里雾里,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半天,才问道:“李阿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哪知她叹了一口气,看了眼棺材,才说道:“藏就藏好点,虽然我们看不到你姐,可棺材还在那。”

  我明白过来,看向棺椁,此时烛光已经正常。

  “李阿姨,你们...”我本想问他们为何还留恋人世间,可想起洋洋之前的回答,硬生生闭上嘴打住。

  不过李阿姨也猜到我的问题,忧伤的道:“我也不知道,我只听他们说可能跟你姐有关。”

  他们?就是上次那些跟你一起出现的那些阿飘吧?我心中自以为是的想着,却不知此时李阿姨口中的他们,数量庞大到让我震惊,只是这是后话。

  我嘴上却道:“所以你们不希望我姐复活?”

  她听到我的提问后,满脸为难,这的确符合李阿姨的性子,“我当然是想看到诺诺好好的活下去,她才二十多岁。可是...可是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李阿姨纠结半天,哀默着吐出几个字,“我真的不知道。”

  而我心中此时无比复杂,究竟老姐卷进了什么事件中,为什么涉及到的人和事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他们说什么?”我只好问道,不过估计李阿姨不会说。

  果然她摇摇头,喃喃道:“具体的他们没说,我也只是知道这么一点。”

  不过她突然精神起来,严肃道:“今晚他们让洋洋来打头阵,试探试探而已。明晚..明晚...”

  我听她这一说愣住了,感情这还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我看了看快打散了的柚子叶,还有地上烧成灰的黄符,心中凉了半截。看来天一亮就得联系一下刘玉佩,否则这灵肯定守不成。

  李阿姨见我不上说话,又道:“唉,小然啊,希望你能将此事圆满解决,你姐还有我们,都能有个好下场。”

  我点点头,看着她带着洋洋渐渐消失。

  此时我绷紧的身体突然放松,摊倒在椅子上,摸着冰凉的胸口大口的喘气。

  虽然有护符保护,可我感觉还是有阴气进了体内,便想起那个保安大叔,今晚动静这么大,他怎么没过来?

  正疑惑间,门被推开,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场面跟看电影一样。”

  “杨叔啊,你可别开玩笑了,我差点被吓出心脏病。”看来他一直在门外守着。

  他依然提着烈酒,给我倒上后两人碰杯干了,这一口酒效果明显,我终于感到胸口火热起来。

  “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夜路走多了见惯了而已,你可别指望我。”他笑道。

  普通人?我才不信!便道:“杨叔,我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你应该是北边的,怎么跑这来上班?”

  他却神秘一笑,道:“陈然啊陈然,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深,我拿酒给你驱寒,你合着想套我话啊?”

  这一番话说的我脸红,心中却更加明确此人绝不简单。

  我和他继续扯了会,他便离去,我独自睡在灵堂等到天亮。

  这板凳上睡觉睡的我浑身酸疼,加上没有梳洗浑身难受,打电话给刘玉佩他说赶来帮我看一下,顺便给我带点保命的东西。

  我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这危险程度上升的有点快啊,都已经要涉及到保命了?

  他却在电话中哈哈大笑,说只是口头禅。

  老姐此时虽有呼吸,身体也有了温度,可没进食这一点让我尤为担心。

  幸好刘玉佩赶到的时候,带了些神奇的东西,其中一枚褐色丹药就被放进老姐口中含住,他说就当老姐在辟谷。

  完了他摸了摸老姐的手腕,细细感受了下,才看着我说道:“挺好,稳了很多。”

  接着他一副不可相信的样子看着我,笑道:“想不到有其姐便有其弟啊,陈然,你果然不简单!”

  这算夸我吗?只是为何加个果然二字?我摸了摸头道:“甭说这些了,我的哥啊,昨晚的事儿我都告诉你了,今晚该如何是好?”

  “你身上都臭了,这样,你先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带上几件你老姐的衣服,六点之前过来即可。到时我自会和你交待如何行动。”

  我想想也是,有他在我放心。

  依依不舍回到小区,却又在电梯间遇见了李苏文,这是第二次在电梯中遇见他,太奇怪了。

  他似乎也很奇怪,两人互相寒暄了一下,我便问起他生意怎样,他开心的很,直言这几年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