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在下邪神!有何贵干!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神父马维

作者: 柯学的菜头 更新时间: 2024-06-03 15:19:40

已完结 奇幻神秘幻想

请永远保持耐心、礼貌和优雅。

还有……

不要说神的坏话。

第一章 最后一艘私掠船

神父马维 柯学的菜头 2641 2022-06-14 00:01:00

  “绞死他!”

  “绞死这个该死的海盗!!!”

  咣咣咣!

  结实的小法槌重重敲打基台,响声回荡整座法庭。

  “肃静!”

  等屋子里彻底安静下来之后,身穿红色法袍,头戴波浪卷发的大法官这才放下法槌,拿起了桌子上的判决书,高声念道:

  “因圣马蒂尔舰队副指挥官马维·恩德斯无法出具由温莎王室颁布的私掠证书,海盗罪成立,故本庭宣布,根据波庞王国航海法第一百三十八条....”

  “判处包括马维·恩德斯在内的圣马蒂尔舰队幸存者共计138名船员绞刑,立即执行!”

  .......................................

  睡梦中,马维打了个哆嗦,感觉有人在推搡自己。

  午后温暖的阳光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抬手遮住光线,看到面前站着一个身穿灰呢子大衣,体型瘦削,留有浓密络腮胡的酒槽鼻中年男子。

  “神父,您又做噩梦了?”

  中年男子从兜里掏出一个脏兮兮的手帕,慷慨的表示马维可以用它来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谢谢,我没事的。”

  马维没有去接那条五颜六色,不知是抹着黄油还是煤灰的可疑手帕,对于卫生条件极度可疑的东西,他一向是敬而远之。

  出现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名叫雅各布·瓦伦汀,今年三十四岁,是居住在新罗斯城南街55号的一位酿酒工人,没有结婚,只有一名居家女仆与他同住。

  “雅各布先生,你来教堂有什么事情?”

  “我有疑惑,想请求女神的解答。”雅各布先生脱下帽子,按在胸口,对屹立在教堂北侧,端庄高大的神像颔首行礼,十分虔诚。

  对于他的请求,马维欣然同意,他是神父,平日里不仅要替信徒们主持葬礼、婚嫁、替新生儿洗礼、祷告、驱魔等事宜,解答疑惑也是必不可少的。

  就当他走向角落中的忏悔室时,不远处趴在窗台上晒太阳的一橘一黑两只猫咪忽然有了动作,体型娇小的白足黑猫跃下窗台,两只前爪竭力向前舒展,打了个哈欠后,迈着标准的猫步朝马维奔来,至于另一只屁股比肩膀还宽的橘猫.....

  只是略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挪动屁股,理所应当的占据了黑猫刚刚趴过的地方。

  狭窄拥挤的忏悔室内,黑猫跳到主人腿上,随后翻了个身,露出柔软的肚皮,还轻轻叫了一声,从它熟练动作上看,这样做似乎不止一次两次了。

  马维抚摸着它的毛发,开口询问道:“雅各布先生,你有什么疑惑呢?”

  “我....爱上了隔壁的玛姬小姐。”

  雅各布·瓦伦丁叹了口气,幽幽的说:“但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正确的。”

  玛姬小姐?

  哦....

  马维想起来了,在新罗斯城南街54号,也就是雅各布先生的隔壁,住着一位名叫玛姬·克丽丝的家庭裁缝,今年二十九岁,丈夫是渔业公司旗下的一名船长,去年因病去世,好在他生前投资了一份股票,每年可以领取50磅的利息,这使得独自抚养七岁女儿的妻子不必为了温饱烦忧,即便如此,玛姬夫人与自己的女儿依旧不富裕。

  如果雅各布先生愿意娶玛姬夫人....等等!

  小姐?

  马维突然愣住了,正常人应该称呼寡妇为夫人而不是小姐,况且玛姬夫人也确实没有小姐那么年轻了....

  莫非雅各布先生说的不是玛姬夫人?

  “....爱情是令人向往且美好的。”马维想了想说:“它本身没有错,不过也要看具体情况,恕我冒昧的问一句,雅各布先生你爱上的,是玛姬·克丽丝夫人吗?”

  “什么?玛姬·克丽丝?!”

  坐在隔壁,与马维仅隔了一座方格窗的雅各布先生猛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尖叫道:“别开玩笑了!谁会爱上玛姬·克丽丝那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她前两天还为了一便士跟我吵了一架呢!”

  “那你爱上的....该不会是她女儿吧....”

  隔壁突然沉默了,过了好半晌才传来一道幽怨至极的声音:“神父,我再怎么龌龊,也不会爱上一个刚满七岁的小女孩吧。”

  马维更加一头雾水了:“住在你隔壁,名叫玛姬的女性只有她们两位,如果不是她们,那你究竟爱上了哪位玛姬小姐?”

  “神父您见过她的。”雅各布先生露出一个微笑,似乎只要想起对方,就能让他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幸福:“她有一头柔润亮丽的金发,眼睛水汪汪的,黝黑又有光泽,每一次见了我,都会兴奋的扑上来呢....”

  “......”

  抚摸黑猫的动作停了下来,马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一只手扶住额头,终于明白雅各布先生口中的玛姬小姐是谁了。

  玛姬夫人家养的那条约克夏犬。

  这可真是未曾设想的道路。

  马维自诩也算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然而今天....

  属实是开眼了。

  “神父您怎么不说话了?”雅各布先生问。

  我在想该如何纠正你这危险的思想....马维心中嘀咕了一句。

  不过....

  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

  关键在于....

  “我记得,玛姬夫人家养的那条约克夏犬,好像是公的。”

  “公的?”

  雅各布先生呆住了,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公的?神父你确定吗?”

  “确定。”

  马维一边拍打膝盖上的黑猫一边说道:“我养了两只猫,它们都有蛋蛋,所以对于宠物的性别判断,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至少我亲眼见过....嗯,玛姬小姐的蛋蛋。”

  忏悔室内陡然安静了下来,乃至整间教堂都一片死寂,就连阳光也没那么温暖了。

  问题应该解决了吧。

  透过格栅的小洞,马维瞧见了雅各布先生紧抿的嘴唇以及死死攥住的拳头,他非但没有负罪感,反而有些庆幸。

  幸亏玛姬夫人养了一条公的约克夏犬,否则今天这个问题,还真不太好解决。

  但.....

  坐在隔壁的爱情先驱者似乎并不这样想。

  “公的也无所谓。”

  拳头缓缓松开,雅各布先生低着头,打量着手中的软帽:“我无法割舍对玛姬小姐的情感....天哪,我究竟是怎么了,一想到玛姬小姐就脸颊发烫....神父,请您告诉我,尤妮亚女神会支持我对玛姬小姐的感情吗?”

  “女神是宽容且仁慈的,她深爱自己的信徒....”

  顿了顿,马维继续说道:

  “我想,只要雅各布先生你与玛姬小姐互相爱慕,而且不做出一些有违常理的事,女神尤妮亚一定会支持你们的。”

  “当然不会!”

  雅各布先生站起身,有些兴奋的说:“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去找玛姬小姐,告诉她我的心意!”

  她是公的....

  尽管马维始终十分想纠正这一点,但一看到雅各布先生激动的目光,有些话就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对了神父。”

  走出忏悔室的雅各布先生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马维:“如果玛姬·克丽丝那个贱女人不同意我与玛姬小姐之间的恋情的话,还要麻烦您出面调和。”

  没等马维回答,雅各布先生就从怀里掏出了5枚银色的,一面刻着温莎王国现任国王罗德四世头像,一面刻着双头鹰图案的硬币,放在了教堂门口盛放圣水的洗礼台上。

  “请您不要拒绝,我没有其他可以回报教会的方式,这只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奉献给真理女神尤妮亚。”

  “愿女神祝福你,雅各布先生。”

  “真理至上。”

  雅各布先生右手按在胸口,朝雕像恭敬颔首之后,拿起挂在洗礼台一侧的瓷碗,盛了一点圣水,一饮而尽。

  “呼!”

  喝下圣水的雅各布先生精神一振:“每次喝圣水都会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赞美女神!”

  废话。

  因为我在里面加了薄荷。

  马维笑眯眯的目送雅各布先生离去,等对方走远后,拿起洗礼台上的5枚罗德先令,走进了虚掩在神像一侧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