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粉色的恋爱笔记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他是不是在撩我

作者: 伪装清纯 更新时间: 2024-07-14 00:29:59

连载中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再次见面,他一眼认出她,表面按兵不动,暗中早直勾勾盯上。
章陌烟没想到自己3年前救的男人是一个大咖,痞帅甜A美强拽,国内攻关北宋青瓷顶尖技术的大佬。
记者和专家,其实一开始他们也是正经工作关系。
但算他命惨,赶上她失恋,心情不好多喝了点。这能怪她吗,谁叫他总是撩不自知,浑然天成。
大男人摆出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非说她对他早已图谋不轨,并且举出证据一二三。
一开始她是否认的,但是这证据多了吧,她自己都有点不确定了。
时间一长,架不住这人嘴碎,
她一把将他摁在墙上:“喜欢你了怎么了?你第一次被人喜欢吗?这么大反应?”
墙上男人笑得春风得意:“是啊,被自己心上人喜欢,真是第一次呢!”
嗯?
章陌烟松开抓住的衬衫,她好像忘了,最好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姿态出现。

【本书是非遗题材都市甜宠文,又名《天青色等烟雨》】

【注意事项】
本书言情成分99%,化学物理瓷艺水平极其低下,作者玻璃心,请务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第1章 他来了

他是不是在撩我 伪装清纯 3492 2022-01-01 11:05:06

  申海市复兴艺术中心,一场备受收藏界关注的高古瓷拍卖会正在进行。

  正在现场扶着三脚架按下快门的章陌烟并不知道,2小时后,她就将写出记者生涯里第一条搞崩网络服务器的热搜。

  咚!

  大气的会场里又落下一槌。

  “恭喜8023号!478万拍得南宋官窑撇口瓜棱瓶!”

  拍卖师高亢的广播音振聋发聩,一掷千金的游戏令人血脉偾张。海内外专家学者和各路背景深厚的买家济济一堂,一时掌声如潮。

  章陌烟“咝”了一声,低头在本子上记了点东西,第n次感慨有钱人真疯狂,贫富差距令人破防,她大半辈子能挣的钱不过别人口袋里的碎银两。

  忽然身旁的摄像同事,她的男闺蜜,金学洋拍了她两下,示意她来看摄像机屏幕。

  镜头对着他们45度方向,屏幕里有一个西装革履两手抱胸的英俊男人。

  金学洋啧叹:“难得啊,有机会对着男神的帅脸狂拍!瞧瞧,盘正条顺,刘总这颜值,在我心里就是亚洲最帅面孔top1,至少三年内无人可以取代。只是可惜啊,卿本男神奈何英年早婚!”

  金学洋虽然性别男,但是吧……章陌烟把他镜头推正:“小心你男神炒你鱿鱼。”

  金学洋直起身子,捶了两下发酸的腰,很纳闷:“刘总一向只会在重大新闻现场压阵,他今天亲临这里,还摆平主办方让我们独家报道……难道,今天那件秘色瓷真会刷新当前高古瓷的拍卖纪录?”

  章陌烟看向手边一本宣传册,装帧精美的封面上印着一件造型优美的莲花笔洗,湖水一般的釉色,青碧柔和,如冰似玉。

  她点点头:“有可能,毕竟秘色瓷是唐代青瓷的天花板,在1987年法门寺地宫发掘前,这种瓷器只停留在古人零星的诗词歌赋里,没人见过,没有文献可以确定它的存在,就连陶瓷界、考古界都一度认为所谓‘秘色瓷’根本就是一个捕风捉影的传说。”

  金学洋拿起宣传册敲了敲:“这件莲花洗身世也是够坎坷的,清末八国联军那会儿被英国人掠去,缺乏身份证明不被重视了大半个世纪,七十年代才被咱们一私人藏家慧眼识珠领回国。”

   20世纪初的那段历史是国人共同的精神创伤,章陌烟远眺台上檀木案上玻璃柜里的绿色一点,心头五味杂陈,泛上一股怜惜。

  金学洋翻着宣传册:“听说这藏家第一眼见着这莲花洗就觉得它不一般,得了后带它做了大量鉴定,但只确定了年代是唐中期,窑口始终没结论。直到法门寺的秘色瓷重见天日后,他才怀疑自己手里攥的可能是秘色瓷,之后找相关机构比对才确认身份。”

  “所以真是千里马易得,伯乐难求啊!”章陌烟感慨,然后打开手机,编辑之前写了一半的快讯稿。

  金学洋目视台上:“现在高古瓷2.47亿的纪录是苏富比那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创下的,天青釉瓷因色似雨过天青而闻名,加上存世不过百件,所以能贵到那个份上。这秘色瓷……”他指尖点着下巴,“也能到这个身价吗?”

  章陌烟手里敲着字,有一搭没一搭回答:“今天这件莲花洗起拍价就是1.6亿,很有希望。而且你看有些买家到现在也没举牌,估计就是冲它来的。反正破不破纪录的快讯我都写了,到时候我们只要如实报道结果就行了。”

  “周到,”金学洋给章陌烟竖了个拇指,然后环视一周摇了摇头,“不过现在的人啊只爱看些帅哥美女或者猎奇的新闻,这秘色瓷就算拍出天价,新闻热度肯定也不会有昨天那条‘大学男生宿舍开设修眉业务’高。”

  金学洋一边说话,一边又把摄像头对向刘总:“陌烟,问你个问题!”

  “嗯?”

  “如果刘总这样的男人单身,会吸引你去主动进攻吗?你看,家世好、能力强、颜值高,和你这文武双全1米68长发及腰肤白貌美大……”

  章陌烟扫了他一眼。

  金学洋立即打住改口:“哎哟,你章陌烟怎么会去倒追男人呢?就算我会你也不会呀!好了好了别瞪了,知道你心里只有你爸妈给你找的那对象——伟大的人民警察黎明,你章陌烟对他忠贞不渝、绝无二心!”

  金学洋说得玩笑,章陌烟表情却定了一下。

  金学洋不觉有异,继续笑她:“看你平时对人家挺冷漠的,没想到你还挺认真。”

  冷漠?

  黎明提分手的原因正是这个!

  章陌烟转过身,忍不住问金学洋:“你觉得我冷漠吗?”

  “当然,”金学洋摆弄着摄像机,头也不抬答得干脆,“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处对象的。你和黎明半月能见一次吗?说真的,我跟居委会大妈在小区撞面的次数都比你俩多。”

  章陌烟不服,她和黎明约会少还不是因为黎明工作忙吗?她没事能影响警察工作?

  看金学洋在认真倒腾机器,这些话她就在肚里转了一圈,低头把手机滑到微信界面。

  黎明的微信头像还沉在最下面,对话还停留在她三天前发给他的最后一条信息——

  「之前的礼物要不要退给你?都挺新的,还可以送人。」

  整整三天,黎明都没有没回复。

  所以到底是谁冷漠?

  她就不懂了。

  像她这种连分手都还想着要把礼物归还对方的人哪里冷漠了?

  何况,她最后这条微信不也暗含了约他出来的意思吗?

  这不是挽回?

  这还冷漠?

  章陌烟长睫低垂,盯着屏幕。一阵掌声四起,又一件藏品被人拍到了手,她迅速切回工作状态,提笔做起记录。

  接下来,龙泉窑、耀州窑的瓷器陆续登场,竞拍的物件越来越精品,成交价格一浪高过一浪。

  轰轰烈烈过了一小时后,终于轮到了众人期待的重头戏——秘色瓷莲花洗亮相了!

  会场内迅速嘈杂,人声鼎沸不亚于菜市场,这嘈杂鼎沸在莲花洗被送达台中央的防弹玻璃柜后,骤然熄于无声。

  过不多久,安静的会场中缓缓响起流水潺潺的古韵琴音,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这件秘色瓷笔洗的特写,拍卖师富有感情的声音也恰到好处地低沉响起:

  “秘色一词,最早出自晚唐诗人陆龟蒙的诗作《秘色越器》。翠润如玉的釉色,紧密结合的釉层与胎体,使秘色瓷成为了超越唐代各大名窑的青瓷品种。”

  “这件唐代秘色瓷莲花洗,直径21cm,高6cm,以花口塑形围边,胎底正圆,质感温润如玉,线条端雅秀丽。它历经多舛命运,飘零海外数十载才辗转重归故土。然颠沛流离,它始终完美如故。此刻,它就在我们眼前,仿佛正穿越过千年的时光向你我诉说着大唐的神韵风采……”

  拍卖师声情并茂讲解,座中来宾随之心潮澎湃。

  一开拍,就有多位买家同时举牌,竞争形势比之前任何一件瓷器都激烈。

  “1.65亿!”

  “1.7亿!”

  “1.75亿!”

  与之前出场的拍品采取的“258”叫价模式不同,这件莲花笔洗采取的是极其少见的“5050”模式,即每举一次牌默认加价500万。

  规则如此彪悍,价格高到这份上,但每个数字报出来都不过数秒就被更大的数字超了。

  拍卖师在台上亢奋报数,竞拍者在台下砸钱较劲。人们的惊呼声随数字一惊一乍,秘色瓷的份量和富豪们的支付能力都震撼人心。

  到2亿的时候,叫价的节奏慢了下来,陆续有竞拍者退出角逐,到了2.4亿时全场就没几个人了。

  “2.4亿第一次,还有加吗?”

  全场寂静。

  拍卖师再次确认:“2.4亿第二次!”

  一段无声的等待。

  金学洋喃喃说:“难道秘色瓷就这样止步于前了?”

  章陌烟也莫名有点焦虑,虽然知道火不了,但对一条新闻来说,能刷新纪录总比不刷新有些看头。

  “2.45亿!!!8047号出价2.45亿!”蓦地有人又举了下牌。

  拍卖师跟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2.45亿,这个价格已经直逼现今高古瓷最高成交纪录2.47亿了!下面,我们还能继续突破吗?还有比2.45亿更高的出价吗?”

  刺激。

   2.45亿那得是多少钱?

  普通人八辈子也挣不到的钱,拍卖师却嫌不够在这里狂擂战鼓。

  “2.45亿第一次!”

  拍卖师刻意停顿,这临门一脚差口气的感觉挑着所有人的神经。一时间,期待和看衰在无声的空气中各占半壁江山。

  会场一度鸦雀无声。

  忽然,“2.5亿!!!”

  拍卖师的声音爆劈叉了,全场划过一阵如雷的惊呼。

  “这是新的纪录!”连轴工作了4小时的拍卖师热泪盈眶。

  他似乎完成了什么艰巨任务,情难自抑:“各位,这是高古瓷新的纪录,这是秘色瓷带给我们的奇迹!我们何其有幸,亲眼见证了这一刻。”

  人人都被拍卖师动情的声音感染,纷纷鼓掌祝贺,没有人注意到,此时会场后方的鎏金大门开了又关,一个颀长的身影大步跨了进来。

  “2.5亿第一次!”

  “2.5亿第二次!”

  拍卖师的脸孔因亢奋胀得通红,第二次叫完价后,他目光快速地巡视全场一周,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槌子:“恭喜……”

  “等等!”

  在木槌即将落下的一刹那,一道明朗的男声在会场后方拔地而起。

  拍卖师握着槌子的手停在半空,会场的喧嚣沸腾即刻被压制,所有热烈顿时退散如潮汐。

  这道声音虽是为了叫停落槌,但仔细回味,其实不慌不忙。

  现场几百号人高潮在即,是谁big胆遏制一切?!

  台上台下眼睛齐刷刷向后看去。

  只见会场的正后方,不知何时已渊渟岳峙地站着一个高瘦的男子,一身黑色,衬衫塞进窄窄的腰线中,年轻、伟岸,宛如从天而降的神衹。

  章陌烟的位置临着后场过道,从她这个角度能把来人看得非常清楚。

  这男子约莫二十八九,生了张建模脸,领口微微敞着,袖口卷到手肘,一手插兜,一手抓着车钥匙,支着两条极具拉伸感的大长腿,活生生一尊真人手办。

  他站的那个位置居高临下,这种堪称俯视的角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隐隐挟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WOC!”金学洋的震叹蹿进章陌烟耳里,“陌烟,我要收回刚才说的话!”

  “什么话?”

  “不用三年,我心里亚洲最帅面孔top1,现在就要换人!!!”

粉红菜菜

啊宝贝们,我开新书啦,开心不?   别问我说歇歇的怎么又出来展示才华,   问就是才华要满出来了,   噗——我开玩笑的。   拾起话筒认真脸:   主要是因为我知道有人在等我。   隆重推出肖大帅哥!!!   (这里需要打个光洒满场彩口哨声此起彼伏谢谢)   求评论求推荐,   至于收藏么,如果宝贝不打算看就不用收藏了,收了不看挺影响追读率的,放在你书架碍眼,我也麻烦,真诚。   【但是你听出来了吗,   其实收藏我还是要的,   但我这个人要面子,   我不说我想要那种不离不弃的爱,   如果你只是空虚了寂寞了玩玩的,   任你是天上地下人间第一美色,   我都情愿我们从来没开始过。   得不到和失去是两回事……   爱,就要一辈子!】   咳咳,说回来,今天起伪装清纯靠大家啦!   给你们鞠躬——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好了,礼成,送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