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破茧重生

第34章 满月酒

破茧重生 老丁不老 2046 2022-08-22 13:59:51

  日子在忙忙碌碌磕磕跘跘中一晃而过,小宝满月了。

  杜若兰是二次刨腹产,恢复得不是很好,家里人怕她累着,不利于恢复,就跟她说满月酒不办也行,办周岁酒也一样的。

  钱朗台没敢在俩老婆舅面前说什么,只能杜若兰这里嘀嘀咕咕,说他们那里的风俗是满月酒也要办,周岁也要办。

  他埋怨杜若兰让他少了一次收钱的机会,之前吃出去红包的,还指望给孩子办酒收回来呢。

  埋怨完了,又哄又劝的:

  “办酒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最多俩小时,就客人来了门口迎一下,要不然,你忍忍?不就两三个小时吗,还能忍不了?”

  杜若兰听了,心里凉飕飕的,生孩子之前,赌咒发誓感激她要对她好,这会儿为了收红包,根本想不起来她的伤口都还没恢复,更想不起来她月子里就因为照顾孩子太多,站得久点脚底板会疼!

  她自嘲地笑笑,想起了孙理半夜三更逼她放弃治疗的那一幕。

  人性,就是这样的啊,除了父母兄弟,有谁,会把她的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不可否认,这世上有真情真爱,但是她,看起来好像是遇不到了。

  还好,她除了父母兄弟,还有两个嫂子都是善良不虚伪的,处久了,早已跟哥哥一样成了血缘亲情了。

  她的命都是爱她的人救回来的,她只欠他们的,别人,谁都不欠!

  所以,除了这些真正爱她的人,别人,根本不值得她去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杜若兰收拾起心情,淡淡一笑,提醒钱朗台:

  “就算你没伺候过人坐月子,听也该听说过月子病这个词的吧。像我这样现在就脚底板疼的,很可能以后会成为常态,俗称月子病,不信你可以手机上查查。

  另外,办酒席是为了小宝,是大家对孩子的祝福,在我们这里,办一次正常,满月或者周岁,亲戚朋友叫来一起高兴一下而已,所以钱,也不用包很多。

  而你们,却把本该是祝福的事,办成了捞钱,一年内还捞两次,你以为人家是真心高兴过来给你孩子祝福的?一年辛辛苦苦赚的钱,一趟又一趟的过来送给你,自己不要过日子了?

  换你,你会祝福人家吗?不在背后骂娘已经是好的了吧!

  再说了,你是能靠一次办酒发财啊?你家就这么几个亲戚,我家也没多少人,加起来能有几桌?为了这点钱,我会不会落下病根你不管,孩子是不是真心被祝福,你还不管吗?

  才满月,孩子不是睡就是吃,抵抗力还差,让他去这种场合,这是对他负责任?产妇呢,天天睡不够,有几个精神能好的?硬撑着去待客?”

  杜若兰发现,当自己想通以后,日子可以过得更舒坦了,没必要再为谁委屈自己的日子,真的很爽!

  医生不是都说了吗,很多病,是气出来的,是委曲求全憋屈的,她现在,要照顾的是自己父母兄弟的心情,是爱她的人,别人,特别是不把她放在心上的人,她还去照顾人家的心情,何苦来哉!

  钱朗台被她一通叭叭叭地说,噎得不行,可又无法反驳,只能歇了心思,心里却是满腹委屈无处说,憋的难受。

  办酒席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没过几天,来了一男一女,说是钱朗台的表嫂夫妻,表嫂进来就一副很熟的样子,埋怨杜若兰:

  “哎呀!我还准备好大红包了呢,就等着沾沾喜气吃点儿肉喝点儿酒,你看你们居然不办酒席,我只能自己送上门来喽!”

  杜若兰笑笑,招呼他们喝茶,客气地说道:

  “中午留下来让老钱陪你们喝酒吃肉,管够。

  等周岁了也会办一次的,孩子现在就知道睡,等周岁了,能玩能笑的,才好玩呢。”

  “那哪能一样呢,我们那就是满月办一次周岁也办一次的。”表嫂熟络地说着。

  她跟着杜若兰进房间看小宝,三言两语就说到了带孩子的问题。

  “你看,朗台他妈妈年纪也大了,恐怕是帮不了你们带小孩了的,要不然你想办法叫叫你爸妈,让他们帮忙带孩子。”

  杜若兰愕然,瞧这架势,来者不善啊!带着任务来的?

  垂眸笑笑,杜若兰语气变得疏离:

  “我妈眼睛不好,我爸脚受过伤,他们也是没办法帮忙的了,既然生了,我们总是得自己克服困难的,不去指望老人家们了。”

  表嫂一副为她们着想的样子:

  “你不去上班,在家带孩子?朗台一个人赚,四个人花,紧巴巴的,你们这日子得多难过啊!朗台也太辛苦了!”

  杜若兰已经有些烦这个自以为是的表嫂了,根本不熟,说这些什么意思?她算老几啊!

  她不想忍,不是很客气地回过去:

  “那倒不至于,就算朗台一个人挣,他搞粉刷的,还是熟练工,人家学徒工都有二百五呢,他一个月就算没有上万,七八千总有的吧,在这小县城,已经算高收入了。

  而且,他自己那边有房,又没有房贷车贷,现在住在我自己的房子里,不用花钱租房,比起一般人可多了太多的保障了。

  这样的收入,要是还养不起老婆孩子的话,那让人家车间工人还得房贷车贷的人,不用过日子了?”

  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这会儿冒出来作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杜若兰已经懒得再应付了。

  他们没办婚礼,见的人就少,钱朗台也说了,他家里亲戚不亲,平时不怎么来往,除了他妈他哥嫂姐姐姐夫,杜若兰是真的一个没见过。

  人家见过的,熟的,也不会有人像她这样跑别人家来指手画脚的吧!

  是缺心眼自作主张,还是为钱家来出头的?

  不管什么缘由,肯定不是好心就是了。就算她要挣钱分担压力,也是她跟钱朗台要考虑的事,哪有这样刚出月子就来催她上班的?还是个突然冒出来什么都不是的“亲戚”!

  话不投机半句多,杜若兰冷淡,表嫂再自来熟,也说不下去了,夸几句熟睡的小宝,就回了客厅跟钱朗台去说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