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ohno我的鬼君大人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作者: 冬月暖 更新时间: 2024-06-10 23:08:35

连载中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第001章 开局就要捶死女婿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冬月暖 2585 2023-07-28 18:23:42

  ‘你不要过来啊!!!’

  凄风苦雨,巴山最高峰崖壁陡似削,山石横如断,拇指粗的树枝上扑腾着一只红腹锦鸡,那小树枝颤颤巍巍,随时可以带着锦鸡落入万丈深渊。

  崖边的文小四紧紧张的攥着一根藤蔓,这可是二级保护动物,她惹不起,一手努力伸向那只在死亡边缘来回横跳的锦鸡,任由细雨湿润全身,“你给我过来。”

  ‘我求你了,我的机会就要来了,你不要过来~~~’红腹锦鸡扑腾的愈发厉害,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它在说什么,‘你说的,我是传说当中的凤凰,看我翱翔九天~’

  头顶云层翻涌,银蛇舞动,雷电劈下来的瞬间,红腹锦鸡猛然长开双翅,‘看我起飞~~~啊~~~’

  雷电落下,山巅为之颤动,藤蔓骤然断裂,文小四只觉脚下一空跟着栽了下去,脑子只有一个念想:死鸡!

  西津玄佑六年,阳春三月,本是万物回春大地披新绿的时候,却因为倒春寒来势汹汹冻的人直打哆嗦,当朝皇帝的御书房还烧着炭盆,带着微闷,放下茶盏的皇帝问:“昨晚那场雷雨委实来吓人,这天好似都要被劈开,可有异象?”

  下面躬身站着的是钦天监的老大人,老大人拱手作揖,“启禀皇上,昨夜苍穹之上银蛇翻滚长空撕裂,黑云压城遮天蔽日,偏风雨雷电之后碧空万里,天朗气清,江水涌动未伤及半分,此乃吉兆。”

  “许是我西津有福星降下。”

  皇帝轻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窗外鸟鸣啾啾,风吹来好似都闻到了花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奔跑的脚步声,人未到,声先到,“求皇上为微臣做主,求皇上为微臣闺女做主。”

  几个小内侍愣是没拦住外面的人闯进来,“皇上啊,微臣受了天大的委屈,求皇上做主。”

  三十八岁顺义伯程大器顶着一身的肥膘肉跪在地上嚎哭,那样子莫名让皇帝有一种国泰民安之感。

  挥退几个内侍,皇帝缓缓坐下,“大器啊,你好好说话。”

  “皇上,微臣要状告四平将军府的闫不降,状告他不孝父母,不睦兄弟,宠妾灭妻,不对,是不仁不义。”

  这话说的正准备要吃口点心的皇帝愣住了,总管太监更是吓傻在当场,钦天监的老大人那激动的小眼神眼都掩饰不住,这热闹...他要看!

  这位伯爷可是闫小将军的岳父,岳父状告女婿本就罕有听闻,还以品德败坏的罪名状告,这是想一拳头将女婿就地锤死?

  这是有多恨?

  皇帝放下点心,慢条斯理的开口,“大器啊,你可知自己说的什么?”

  四平将军府满门忠烈,闫小将军少年将才,前脚刚刚才打了胜仗回来受到了奖赏,他还准备要好好重用,要是被成大器这么一捶,废定了。

  连带着整个闫家都得废。

  程大器可不管那么多,道:“微臣是他的岳父,他此番出征微臣倾力相助,回来后却对微臣冷眼相待,实在让微臣寒心;”

  “微臣闺女出嫁三日便送夫出征,从此代替他上孝顺父母,下护兄妹,他回来不思感激竟以非他想娶为由要休妻另娶;”

  “其三微臣的儿女上门理论被他言语侮辱不说,还让他的兵士出手将人重伤,此种过河拆桥,不念恩情,下手狠毒的无耻之辈,微臣羞与他为伍。”

  “求皇上为微臣做主,允了臣女与闫小将军和离。”

  他诉三项,每一项都能让整个闫家被文人学子口诛笔伐,皇帝面色凝重,“你家小四娘如何了?”

  程大器抹了泪,“脑瓜子被开了瓢,已是气若游丝,太医说若是今日还不醒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

  皇帝......

  想保闫不降,先救程小四。

  “你说之事朕会考虑,眼下小四娘的伤情要紧,你再多带几位太医过去,需要任何药材尽管开口。”

  程大器见好就收,抹着泪磕头谢恩。

  这一日太医几番往复顺义伯府,程家小四娘要不行的消息亦是不胫而走,城中百姓沸议之声不绝,顺义伯夫人萧合病急乱投医,请来游方道士开坛做法,天上地下许下大量的好处......

  许是好处给到了位,也或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程家小四娘会香消玉殒的时候她在一个清晨睁开了眼睛。

  ‘姑娘,前路漫漫愿你此行顺遂,所托之事勿忘。’

  这是文小四醒来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那个神奇的梦境里,她见证了一个家族的覆灭,醒来后,她已身在这个家族当中。

  为了白月光和娘反目成仇的爹醒悟时已是气若游丝,最后还是哭瞎眼的娘摸着替他收了尸。

  阿姐和离后青灯古佛被欺负时撞柱而死。

  大哥被父兄拖累散尽家财潦倒一生。

  二哥甘愿做了心上人的踏脚石,被榨干价值后死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里。

  三哥有勇无谋,无法力挽狂澜。

  还有奶奶,有二叔,有表哥有表姐,偌大的家族竟无一人可以善终......

  “咳!咳!”

  熏人的烟味顺着窗户飘进了屋,小四娘每咳嗽一下后脑勺便钻心的疼,“花花,外面在做什么?”

  花花是个漂亮的小丫头,笑起来嘴角两个酒窝窝,“回姑娘,是夫人在还神。”

  “姑娘醒了夫人说一半是太医的功劳,还有一半定是道长请来了满天神佛,今儿一早买了好些香烛纸钱还愿。”

  小四娘眼睫微颤,琢磨着她这个情形应该是要烧纸还愿的,来的邪乎,眼睫微抬,见一缕青气从房门而入,准确无误的缠绕在她的手腕,心里无端生出一股烦躁之意,手指微挑,那青气顿时飞快褪去。

  那是个什么东西?

  没等她细想有丫鬟跑了进来,“姑娘,夫人带着镖局的人气势汹汹出了门,说是要捶死闫小将军,救出大姑娘。”

林馥书

宝子们新文来了哟,故事发生在西津,是的,东枢对面那西津,有没有可能见到文绵绵,见到华小二,见到小老三????   求支持,求留言,求票票,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