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ohno我的鬼君大人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太子入戏之后

作者: 暗香 更新时间: 2023-01-13 00:00:25

已完结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001:一窝端的惨剧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2024 2021-09-30 09:56:27

  终于要死了。

  苏辛夷在对方恨不能咬死她的目光中惬意的舒了口气。

  熊熊烈火中,平靖郡王妃披头散发恍若疯魔般一边撞门求救一边满嘴恶毒之语的咒骂苏辛夷,她面无表情充耳不闻。

  平靖郡王府的老太妃此时已经倒在地上,紧紧闭着双眼死活不知,苏辛夷淡淡的扫一眼,只微微听到她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没死也差不多了。

  听着外面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平靖郡王妃大喜,使劲捶着门大喊,“快开门,咳咳……开门!咳咳……救命……”

  烈火中浓烟呛的人直咳嗽,苏辛夷嗓子一阵阵的发痒刺痛,咳了几声,却咳出一口血来,喷了一地。

  外面撞门声剧烈的传来,苏辛夷看着面带喜色以为要逃出生天的婆母撑起最后一口气,猛的扑过去将她撞倒在地。

  平靖郡王妃惨叫一声,拼命挣扎想要推开苏辛夷,俩人滚成一团,不断的撕扯中,她只觉得眼前火光一闪,一抬头看到头顶上的房梁带着火光砸了下来,吓得她手脚发麻下意识的尖叫起来。

  平靖郡王妃临死前听到苏辛夷说的最后一句话,如地狱恶魔降临,阴森中带着恶毒:你们既然要我死,那么就给我陪葬吧!

  平靖郡王府这一场大火成了京都一桩奇谈,因为火海中烧死了郡王府三代女主人。

  一窝端啊。

  真是太惨了!

  一年后,太子登基,平靖郡王府被查抄,当年大火的真相才被传扬开来,众人哗然。

  平靖郡王府老太妃联合儿媳郡王妃罗氏,意图谋害孙媳苏氏,然后让孙儿商君衍另娶容王表妹宴琼思,以联姻遮掩其与容王勾结欲行朋党之罪行,不料行凶的过程中不慎将门反锁,二人与孙媳苏氏一起葬身火海中。

  真相是不是这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官府的通告,那就是真的。

  苏氏的死最后只别人口中的一抹叹息,无关痛痒。

  只有亲身体会过那种绝望与痛楚的苏辛夷才知道,就算是死也不能抹平她的冤屈与怒火。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

  “砰”的一声,苏辛夷只觉得浑身一凉,就听见耳边不断传来惊慌失措的呼喊声,杂乱不堪快速奔跑的脚步声,喧嚣刺耳的声音让她脑子不断地发昏发沉。

  “快救人!有人落水了!”

  “落水的是哪家的贵女,哎哟,大庭广众之下落了水,这么多男客在呢,名声可就污了。”

  “是安定侯府的大姑娘许玉容,还有她身边齐国公府四房那位才从乡下找回来的六姑娘苏辛夷,是叫这个名字吧?”

  “是,她怎么和许大姑娘一起落水了?该不会是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谁知道呢,乡下来的,没规矩的很。”

  “许大姑娘一向知书达理与人为善,旁的什么犄角旮旯来的不知道根底的人就不好说了。”

  落水扑腾的苏辛夷听到这话心头一颤,无数凌乱的记忆在脑海中炸开,敏锐的捕捉到几个关键词,一恍惚的功夫顿时呛了口水,她立刻浮出水面换口气,在看到有人跳下水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做出挣扎状没入水中往下潜了潜。

  她记得自己送走了嫡母,将她与父亲合葬,然后回了婆家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

  她的好夫君商君衍奉命巡视江南还未回京,他的母亲与祖母却逼她去死,好让她腾出世子夫人的位置给广平郡王府的润仪郡主宴琼思。

  她还知道商家要支持七皇子登上储君的位置,与七皇子联手置太子于死地。而宴琼思是皇后的外甥女,广平郡王妃与皇后是亲姐妹。

  她要被逼死,逼死她的人也别想好过,那封七皇子写给商家的信她偷偷拿到了手,悄悄的让人给太子送了去。

  想起太子,苏辛夷的面色微微一缓,那是一个好人,平靖郡王府与七皇子勾结,平静郡王妃带她进宫时,七皇子的生母也就是陛下的继后就曾数次为难她。

  太子殿下遇到过两次,两次都是他为自己解围,她记着这份恩情。嫡母死了,她在平靖郡王府的日子看不到头,齐国公府里没了母亲,也不会再有人为她撑腰,深陷泥潭却无法脱身,那她就拉着害她的人一起下地狱。

  她虽然不想活了,但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那封信就是她送给太子殿下的谢礼。

  那样一个好人,怎么能让容王踩在脚下。

  她这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任性的事情,哪知道一睁开眼睛就回到了落水时。

  当年结下这桩婚事的契机就是今日她被许玉容推下水,然后被商君衍所救,男未婚女未嫁为了她的名声,嫡母求了祖母亲自去平靖郡王府走了一趟,就这么定下了婚事。

  但是这桩婚事一直是商君衍的心头刺,他始终认定是她算计了他,为了嫁给他才故意落水等他去救,然后顺势赖上他。

  想起这些锥心刺骨的往事,苏辛夷恨不能拿起刀能将商君衍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所以现在她死也不会让商君衍救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回到了嫁他之前,但是上辈子她悲愤之下学会了浮水,不用他来救,她能自救!

  落水的二人一个还在拼命挣扎只露出半个头颅,另一个已经没了踪影,此时闻风而至的男客终于赶到,冲在前面的男子“噗通”一声跳下水救人。

  后面慢慢踱步跟着来的商君衍神色冰冷的盯着湖面,黑黢黢的眼神透着冷漠疏离,他不会忘记自己回府时看到的那一场大火,他没想到苏辛夷会那么狠,一把火把平靖郡王府给烧了。

  家里那么多人身陷火海,他的祖母与母亲都没能跑出来,等他冲进去的时候,才发现祖母的主屋被从里面拴住了,里面有三具尸体,是他的祖母、母亲还有苏辛夷这个毒妇!

  他更没想到苏辛夷害死祖母与母亲还不够,还要拖着整个平靖郡王府下地狱,将七皇子写给父亲的信偷出来暗中送给了太子殿下。

  除了那一场大火,他面对的还有太子殿下亲自率领的捉拿父亲与他的卫军。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与七皇子联了手,也不知道二人私下有什么交易,但是他知道那封信不寻常,不然太子殿下怎么会亲自来抓人。

  他最后的记忆就是那一场漫天的大火,还有率兵而来踏着火光出现的太子殿下!

  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回到了救她的宴会上,但是既然回来了,他就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就算是苏辛夷淹死了,他都不会救她!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又有人跳下水,“砰”的一声,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

  “哎呀,是尚书府的江大公子下水了。”

  商君衍猛不丁的听到这个名字不由浑身一僵,江仲卿?

  是了,江仲卿一直喜欢苏辛夷,现在知道她落了水下水救人也不奇怪。

  商君衍下意识的朝着湖边走了几步,看着江仲卿入水之后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正在扑腾的许玉容,朝着苏辛夷消失的方向游去,他的唇角抿了抿。

  周遭传来几声惊讶的声音,显然大家都没想到江仲卿绕过了许玉容。

  商君衍瞧着湖面上始终没有苏辛夷的身影,一双眼睛微凝,下意识的上前走了一步,随即面色一僵,他在做什么?

  苏辛夷那个毒妇,若是现在淹死了岂不是更好,免得她祸害别人。

  他那么一大家子人,都因为苏辛夷毁了,他与她上辈子,这辈子都不会和解。

  很快许玉容被人救了上来,宴会的主人东黎王妃立刻让人拿过早就备好的披风将人裹起来。

  许玉容是安定侯府的大姑娘,被救上来后东黎王妃暗中松口气,至于水中还没上来的苏辛夷倒是没那么上心了,不过是齐国公府刚接回来没多久的乡下村姑罢了。

  东黎王妃心里会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会下帖子请苏四夫人与苏辛夷这个搅事精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咦”了一声,东黎王妃转头望去,不由面色一凝。

  不止东黎王妃,在场的许多夫人与闺秀们都惊讶的看着岸边,瞧着从水里冒出来的人,虽然神色狼狈,但是一双眼睛却带着十足的冷意,让人莫名的心头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