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轻风烟雨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污浊妄构

作者: iPISRZ 更新时间: 2024-06-20 15:38:04

连载中 奇幻另类幻想

这是一窥见鬼的幻想小说。
一封信,让那见鬼的怪物接踵而至!一个吻,去他/妈的天使恶魔!2022年的启示,实际是千万年前的默示,天堂和地狱,推动崇高的造物主,进入万劫不复!
不知不觉的毁灭,不知不觉的重生。
天使、恶魔……原来怪物真的存在。
我举起枪,对准我面前的女孩。
“哥哥,欢迎回来......”
—————————
所以,“我是谁?”
我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无知的人。
真的要结束了吗?
如果是场噩梦。
请快点把我一枪击毙。
—————————

第一章 红月

污浊妄构 iPISRZ 1517 2022-01-11 14:14:31

  李泽打出“GG”,切出了游戏。

  屏幕上,最后的据点被32名敌人占领,由高到低进行着压制以防他们重新回去。那是战役的最后位置,只要谁在上面,就能全面压制,至少地图型FPS类游戏就是这样。

  他输掉了五把,战绩五战全败。按理说屡败屡战,他却再拿不出那种心情,对面阵容很好,一半的医疗兵,地图上全是烟雾,靠大口径炮都炸不过对面营救的速度。

  脑子有些意犹未尽,但李泽狠狠地打了个哈欠。

  已经凌晨两点。

  按下电脑开关,听着门外震天的呼噜,李泽直接扑到了床上。

  “还是床暖和。”由心的感叹。

  要不是今天明天周末,爹妈也不会让他玩到现在。不过,还有六个月他就得参加高考,这些天每个人见了他都谆谆教诲着,告诉他好大学才有好未来,应该加把劲。

  可李泽自然知道自己的能力,爹妈也知道他们的儿子叛逆,互相都懒得约束。即便就读于当地最有名的私立贵族高中,豪车美女如流水流云,他还是拿不出半点兴趣。

  作为一个曾深受告白打击的人,他的放纵不难理解。

  “坏消息是高考可能多一个总成绩一百多分的人,好消息是他可以直接继承他爹的家业。”

  李泽身边知道的人都这么调侃。但谁不是呢,那所学校里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出来了也不一定比他差就是了。

  望着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下街灯如星环绕,坐拥天上,一览而下尽是满月风华,不知道天气,但今夜不太正常......白日下了一天的雨,入了夜就万里无云......很不正常。

  但和他有什么关系。

  困意渐渐席卷,李泽卷好被子。但......

  一道红光过后,城市突然变得漆黑,连响彻街道的改装车轰鸣也不见了踪影,不单如此,窗外传进了“呲啦呲啦”的声音,既像是猫爪子挠东西,又像是老鼠啃咬床脚磨牙。

  这里是36楼......

  李泽立马坐起,心里像塞了一个毛桃,除了痒还是痒,而嘴里像是含了一块冰,除了冷还有说不清的苦,冷飕飕地感觉更是从尾骨沿着脊椎寒到了大脑。

  “不会是游戏玩多了出现幻觉了吧......”

  这时,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咚咚声,血液包括神经元瞬间停止了活动......不像是敲门的声音,不像是楼上那小家伙玩闹跺地的声音......等等,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

  正当李泽惊疑不定的时候,某一个地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轻微的,急促的,像是蚂蚁在地面上爬行,像是毒蛇在地面上爬行......

  李泽转过头盯着一处墙角,不、不是那里......另一处,不、也不是那里......天花板,更不是那里......是门外!

  一定是我想多。

  一定是幻觉。

  李泽打着哆嗦,但才意识到周围安静得可怕,周围好像,一直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有、有怪莫怪......无意冒犯、无意冒犯,我这就走。”

  之后,便没了声音。李泽感觉有点儿不可思议,他四处扫视着没再出什么事儿,才长舒了口气。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年龄大了什么都怕。”李泽的声音有点儿颤。

  不过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大概率就是城市停电后导致自己太紧张了。

  李泽重新躺到了床上,和先前一样歪着脑袋,眺望......着......外面......

  “该死!”李泽大骂。

  黑色的城市,如同笼罩上阴影的积木,而暗红色的月亮高挂在城市的高楼之上,几乎撑满了半边的天空。

  红月——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象征不好的自然现象。

  李泽情绪完全爆发,像是三魂七魄都丢了的范进一样,疯子般跑到窗户边。

  是红月!没错,就是红月!

  李泽仔细回想着先前所见。

  绝对发生了什么。

  绝对!

  他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没理由地全身一个哆嗦,好像有谁在他的耳边对着耳孔吹了一口气。

  等等,爸妈!

  李泽连忙冲到门前,双手握住门把手......现在,他才想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听到爹妈的鼾声了。

  然而,大大的双人床上,凌乱的被褥显示着曾经有人睡过,但......李泽哆嗦地走到床前,将手放在床上......没有任何温度。

  爹妈......消失了。

  李泽忍不住向后退,撞在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我在做梦?

  这样想,李泽使劲地朝脸上来了一巴掌。

  好痛!不只是脸,甚至牙龈,他那巴掌用尽了全力。

  但是,爸妈仍旧没回到床上。

  这一定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