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穿进了个扑街游戏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我的诡异人生

作者: 白刃斩春风 更新时间: 2024-06-11 23:40:16

连载中 玄幻高武世界

末法之世,厉诡复苏,人间已是绝路。
一块从已故双亲手里传下来的手表,让苏午得以穿梭过去未来。
断绝于过去的古老传承、口口相传的禁忌、沦落于尘埃里的技艺,由此重新焕发生机。
密藏域中,以经咒、供物、自我的躯壳系缚厉诡的法门;
灶神教内,炼油称米油炸诡的技艺……
薪火由此重燃,
笼罩现在与未来的混沌谜团,被火光映照出些微轮廓……

1、完美人生模拟器

我的诡异人生 白刃斩春风 3166 2022-03-08 15:41:09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苏午望着窗外的雨线,默默地叹了口气,他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色一样沉郁。

  三年前的今天一样下着小雨,父母的死讯就在那天送到了自己学校。

  坐在书桌前,他拿起一块手表。

  手表是老物件了,小时候见爷爷一直戴着这块手表,后来传到父亲手里。

  再后来,父母故去,这块手表就到了苏午手中。

  他一直把这块表带在身边,聊作念想。

  表盘镜面有些泛黄模糊,金属表链倒仍然发着亮光,此刻镜面下的表针一动不动,固执地指向两点十五分。

  “怎么不转了?”

  苏午皱眉看着停滞地表针,他从父母的遗物里翻出这块表以后,它就一直转动着,三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停止转动。

  是不是坏掉了?

  掐住自己的思维,他手指拧在表盘右侧的表把上,尝试拧转表把。

  然而,表把却像是焊死在了表盘上一样,任凭苏午手指发力,它都纹丝不动。

  他有些着急,更加大了力道。

  冷不防手指抹过手表侧面的棱角,原本不会伤人的棱角在他用力过甚下,直接在他指腹上割出一个小小的创口。

  鲜血立时渗出,染红表盘玻璃。

  苏午连忙抽纸去擦镜面上的鲜血——但不等他擦拭,血液就在镜面上凝成一滴血珠,这滴血珠倏忽间渗进表内,落在表针上。

  ‘哒哒,哒哒,哒哒……’

  原本停滞不动的表针,当下再度转动了起来。

  像是得了那一滴鲜血的助力。

  整块表盘都变作鲜艳的红色,而后鲜红色染透了表链,牢牢缠绕在苏午的手腕上。

  他看到血色浸染下的秒针以肉眼难及地速度,顺时针转动着,过了一圈又一圈。

  分针、时针的指向也跟着飞快变化。

  表针尤在转动,苏午所处的居室陷入无边黑暗里。

  一块巨大的表盘悬浮在黑暗中,所有的表针统统指向了数字‘0’,机械的电子女声在苏午脑海里响起:“欢迎来到完美人生模拟器!”

  “你可消耗元玉,选择模拟自己或他人的人生,以此寻求诸多人生难题的解决方案!”

  “当前仅可模拟你的未来人生,是否开始模拟?”

  那一连串的女声冲击着苏午的思维,他看到巨大表盘上,秒针指向数字‘1’,‘1’旁边浮现出一个显示屏。

  屏幕里的苏午坐在书桌前,正望着空无一物的手掌心皱眉沉思。

  这就是自己目前可以选择模拟的人生么?

  消耗的元玉从哪儿来?

  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手表,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所谓的‘完美人生模拟器’?

  苏午脑海里充斥着混乱的念头。

  这些杂乱无章的念头,都在那个电子音响起后被冲开来:“你每次模拟结束后视评分获得元玉及其他奖励。”

  苏午听着电子音,忽而想到父母离奇的死亡,会不会与这个模拟器有关系?

  他心头一跳,终于下定了决心。

  ——或许可以从这个离奇出现的人生模拟器里,寻得一些谜题的答案!

  “我要开始模拟!”他在心中发出回应。

  “检测到你的元玉钱包余额为‘5’,个人人生模拟消耗一个元玉。”

  “你初次使用完美人生模拟器,可消耗一元玉,随机获得一项永久天赋,是否消耗?”

  苏午还没明白自己钱包里为何会有元玉,骤然听到模拟器的询问,他没有犹豫,直接消耗一元玉来抽取一项永久天赋。

  不管是什么游戏,为了诱惑玩家消费,都会把首充奖励定得极为超值。

  “天赋抽取中……”

  “抽取成功!你获得永久天赋‘冷静(绿色)’。”

  “冷静(绿色):你拥有在常人中比较突出的谨慎心理,能在混乱局面中细心观察周围事物,有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

  这天赋抽取完成的刹那,苏午脑海里骤然一清,原本在思维中沉浮的诸多念头,都纷纷平静了下来,让他能仔细研判当前局势。

  冷静天赋现在还只是绿色品质,是否说明,其上还有蓝色、紫色、橙色等品质?

  模拟器抽取到的天赋,不仅是作用在模拟游戏里,更能直接作用在现实的自己身上!

  “你可选择消耗一定的元玉,将现实中的物品带到模拟游戏中,选项如下……”

  巨大表盘上只剩一根指针,一刻不停地飞快转动着。

  而表盘周围的数字都变成了一件件物品。

  选项0:你的身体(当下消耗10个元玉,可亲身体验模拟人生,身体在模拟人生中受到任何增益或减益效果都不可逆,身体在游戏中死亡,则现实同样死亡)

  选项1:半包纸巾。

  选项2:一把西瓜刀。

  选项3:一把某刀剑厂出品的工艺汉剑。

  选项4:三个折凳。

  选项5:一套杯具。

  ……

  密密麻麻的选项在表盘四周排开,所有东西都是苏午现实世界里所处房间中的物品。

  他目光在选项0上停留良久。

  这个游戏渐渐超出他的预料,让他直觉将要模拟的人生也可能会非比寻常。

  除却选项0以外,剩下所有物品带入游戏都只需要一个元玉。

  即便如此,苏午最终也一个都没选。

  他的元玉并不多,要用在刀刃上。西瓜刀、纸巾什么的东西,难道游戏里会没有吗?

  至于把自己的身体带入游戏中,那就更不可能。

  初次进入游戏,怎能把自己的退路都给堵上。更何况,他也没有十个元玉。

  苏午看到巨大表盘上的指针依次旋转一圈,都指向了数字‘1’。

  表盘化作点点流光消散,提示音响起:“你的未来人生已载入成功!”

  眼前依旧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苏午置身的场景与刚才相比似乎没有变化。

  但他仔细聆听,没有听到窗外的雨声。

  他尝试站起身,在这个黑暗空间里摸索着,碰到了身前的桌子,而后靠着桌沿挪动脚步,在一面墙壁上摸到一个开关。

  按下开关,黑暗空间就被瞬间照亮。

  苏午看到两张拼合在一起,紧贴着一面墙的海棠色书桌,右侧桌子的角落里堆着几本书。

  一台笔记本电脑合拢了放在桌上。

  上面放着一个记事本。

  他微微侧头,看到身后一人高的海棠色书柜,里面摆放着许多苏午很熟悉的书籍,只是这些书籍上都长出了层层的霉斑。

  四面墙壁都生出如雨水浸泡过的黄色纹路,一丛丛青绿色霉斑沿着那些纹路向周边蔓延。

  “这是我的房间。”

  “毕竟我没有动过收拾房间的念头,它会持续到未来没有变化也是正常的。”

  “不过,为什么房间里生了这么多的霉?未来这段时间雨水很多吗?”

  苏午目光掠过窗户,但窗户完全被不透光的厚木板遮住了。

  “为什么要把窗户遮得这么严实?”他心里有些奇怪。

  迈步走到书桌前,看了看桌上的台历。

  台历上用红笔划去了已经过去的日期,未被勾画的日期显示是‘太阳历二零三零年四月十七日’。

  这个日期距离现实真正日期刚好过去了一周。

  但苏午不能确定台历显示的时间就是正确的——他有时候会隔好几天才想起要划掉过去的日期。

  他拿起桌上的记事本,一页页翻过熟悉的字句。

  父母故去后,苏午开始有记事的习惯。

  倒不是每日都写,但一周会写个两三次。

  这个本来没什么用的习惯,倒成了他当下了解过去一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事情的绝好工具。

  ‘30年4月10日。

  周一开早会的时候,主管要求我们周末也要打开手机,勤看工作群消息。

  呵呵,他想得真美。老子偏不开。’

  ‘30年4月13日。

  明天就要周五了,决定周五下班后去乡下通宵钓鱼。

  王志友请主管周末去某个会所潇洒潇洒,悄悄话恰好被我听到,我要不要举报他们?’

  ‘30年4月14日。

  举报了。

  最近天气好像潮湿得厉害,墙上生了很多霉斑,书架上许多书都受潮了,按理说这也不是南方,空气有这么潮湿吗?

  明天记得把书翻出来晒一晒。’

  ‘30年4月16日。

  听说附近发生了几起杀人案,凶手还没被找到。

  具体什么位置我没仔细打听过,并不清楚。

  忘了晒书,下周再说吧。

  墙上霉斑越来越多了。’

  ‘30年4月18日。

  楼上住的那对情侣死了。

  我没敢去围观,听说死得很恐怖,看到了一定会做噩梦的吧?

  几层楼的租户准备搬家,楼下搬家货车开始排长队,我要不要也换个地方住?

  这房间构造是不是有问题?这几天都是晴天,怎么还是到处长霉?’

  ‘30年4月19日。

  闻到了轻微的死老鼠味,但没找到老鼠在哪。’

  苏午一直翻到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的文字没有记录日期,用红笔匆匆写下了一行字:最近死了那么多人,凶手真的是人吗?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人还能是什么东西?

  苏午心底涌出一股寒意。

  他合上笔记本,心头那股寒意还未散去,鼻翼间忽然闻到一股浓郁至极的死老鼠味。

  更阴冷的气息就猛然从身后浮现,迅速贴上了他的整个后背!

  怎么回事!

  他匆匆转头,眼角余光只来得及瞥见脚下一团黑影忽然立了起来,而后一阵剧痛伴着血肉骨骼被撕裂摧折的声音就一齐冲上了脑顶!

  苏午低头看去——

  胸前绽开血淋淋的窟窿。

  一只没有沾染一滴鲜血、至黑色、有十根手指的手掌在他胸前蠕动着。

  苏午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