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迈过抑郁这道坎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重生八零神医,功德在线加一

作者: 尹家老六 更新时间: 2024-01-31 17:10:43

已完结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23世纪医学世家传人乔婉月穿越到了80年代,别人是白富美,她却是肥穷挫,还被婆家当成移动血库?离婚,必须离婚。

  谁知恶毒婆婆说:女儿生二胎还要输血,啥时候女儿生了大胖小子,啥时候才能离婚,还厚颜无耻惦记她家一亩三分地。

  更要命的是,便宜丈夫看到蜕变成绝代佳人的乔婉月,竟不舍得离婚了……

  乔婉月大怒,一脚踹翻便宜丈夫,摇身一变,成为千金难请的赤脚神医……

  意外获得盲盒系统,乔婉月开启了救人开盲盒的征途。

  系统:接生成功,母子平安,功德值可开三次盲盒。

  乔婉月:金块,古董,百年血玉,要发达了。

  尝到甜头的乔婉月找到发家致富的渠道,救人上瘾,门诊一开,成了赤脚医生,各种有钱有势的人登门造访,一掷千金。

  乔婉月救人救到手抽筋,山上采药却踩到山疙瘩,以为会被炸成粉末,谁知遇到个退伍回来的魏城英雄救美。

  系统:魏城体内有子弹残片,治疗难度等级8,成功取出,可开启高级盲盒一次。

  乔婉月:呵呵,高级盲盒开出一盒23世纪健胃消食片,嗯,不生气……原地毁灭吧!

 后来,乔婉月被魏城抵在墙上,男人拿着红本本,炫耀着千辛万苦得来的媳妇…

第1章穿来就被诬陷

  “乔婉月,你给我出来,我蒸的馒头是不是被你偷吃了,你咋就那么不要脸呢。”

  “敏凤,你别冲动,咱们也没啥证据证明是她干的啊!”

  “肯定是她干的,除了她咱这大院里头还有谁这么馋嘴,顾队长也不知道咋想的,弄个又胖又脏还能吃的母猪过来,这不是糟践人吗?咱们大院是住人的,又不是养猪场。”

  “敏凤你小声点,万一不是她偷吃的冤枉了人家不好。”

  “不是她偷吃的,她不早就出来狡辩了?”

  躲在门后的乔婉月,听着外面骂街式的吵嚷声头疼的扶额,终于消化了自己穿越这一事实。

  就在半个小时间前,她还是23世纪医学世家乔教授的孙女,刚做完一场肿瘤手术,谁知,回家摸了一下前段时间,从古玩市场买回来的玉镯子,两眼一黑穿到了八零年代初期,和她同名同姓的小媳妇乔婉月身上。

  原主今年刚满二十岁,半个月前和邮递员顾景航扯了证,结果人家不待见她,从结婚到现在就没碰过她,两人一直分床睡到现在。

  其实,也不能怪顾景航瞧不上原主,乔婉月自己照镜子都嫌弃这副身子,一米六五的身高,吃得像个球就算了,又懒又脏还好吃,嘴里说话没把门,来家属院不过半月,就把里面的人得罪了一大半。

  瞧瞧,外面那些人吵着要找麻烦的人,都是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

  家属院里住的人家没有独立厨房,同一层住户全在一间厨房里煮饭,原主吃得胖手脚还不干净,看见别人买的东西问都不问,拿起来就吃,别人说她,她比人家还凶,又蹦又跳恨不得把人家房顶给掀了,比耗子都遭人嫌。

  别人起先看在顾景航表叔是邮局大领导的面上,不跟她计较,后来见顾景航不把她当回事,也就不怕她了,所以原主是隔三岔五地跟邻居们吵架。

  每次顾景航下班回来都给她擦屁股,去邻居那里道歉,一次两次就算了,时间长了也会嫌烦,但只要顾景航说原主一句,原主就是一阵哭天喊地的嚎,恨不得把房顶给嚎破了,两人相处模式完全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

  至于顾景航娶原主,当然也不是自愿的,这事说起来有点复杂。

  大概就是顾景航妹妹生娃难产需要输血,原主恰好是熊猫血型,顾景航母亲找原主帮忙,说只要原主愿意输血,就让儿子娶她。

  因生得肥胖懒惰,在村民出了名,二十岁了也没人上门提亲,听说有个在城里工作长相还好的男人愿意娶她,原主激动不已,瞒着父亲跟顾景航母亲去了医院,换来了这段婚姻。

  “开门,有种偷吃就别夹着尾巴当缩头乌龟。”

  门板被外面叫嚣的邻居周敏凤拍得啪啪作响,似乎下一秒就要把门板拆了似的。

  天地良心,原主确实喜欢偷吃偷拿,但这次东西确实不是她吃的,眼看不出去事情是没完了,乔婉月一把拉开房门。

  骂得正起劲,没想到乔婉月会突然开门,周敏凤吓了一跳,乔婉月比她高一个头,块头也比她大了一倍,啥话不说往这一站气势就把周敏凤比下去一大截。

  但一想这么多人在这里,不会眼睁睁看着乔婉月打她,顿时又有了底气,挺着胸口吼道:“咋的,你偷吃东西还想打人咋的?”

  其她几个女人看能要出来,不免都拧眉露出几分不满之色,偷吃人家东西就装聋作哑让周敏凤骂几句算了,现在开门出来不是找事儿吗?

  顾景航摊上这样的媳妇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乔婉月将众人神色都看在眼里,心中不免冷笑,真是一群登高踩底的女人,就算原主好吃懒有偷吃先例,那也不能没证据直接给人扣屎盆子吧?

  “我没吃你东西,抓贼抓脏,你没逮住我偷吃就别血口喷人。”

  “你没吃,东西被狗吃了?”见乔婉月狡辩,周敏凤激动得吐沫横飞,手指都快戳到乔婉月鼻尖上,“咱们这大院里头,除了你就没人会干这事儿,余嫂子都看到你进厨房了。”

  被点名的余春梅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个周敏凤也真的,咋把她给扯出来了,传到顾景航耳朵里,还以为她是故意挑事儿呢,再说她也只是说看到乔婉月从厨房出来,没看到她偷吃。

  谁都知道乔婉月不讲理,撒泼骂人最在行,万一把矛头对准她,她得多冤啊?

  乔婉月看了一眼余春梅,直看得她一阵心虚,尴尬地插话道:“乔婉月,你要是偷吃了就承认,给敏凤道个歉,保证下次不偷了,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乔婉月觉得这是她穿越过来,听到最好笑的话了,她也没忍住冷笑一声,“说得好听,那你承认啊!只要有人承认道歉事情就过去,为啥非得是我承认,你这么好心你承认好了。”

  余春梅一噎,没想到乔婉月嘴巴竟然变得这么伶俐,堵得她接不上话。

  “我告诉你们,要么找到证据证明是我偷吃的,要么就从这里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乔婉月目光在几个女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直看得大家一缩脖子,愣是没人敢回嘴。

  平时乔婉月在家属院里就是撒泼耍无赖的角色,大家嫌弃厌恶她,却不怕她,但刚才的乔婉月就跟变的个人一样,眼神里迸发出一股冷意竟然有几分唬人,直到她关上门大家才回了神来。

  外面又吵嚷一会儿,没多久便安静下来,不用开门瞧乔婉月也能猜到,这些人不是消停了,是等着找顾景航告状呢。

  从原主搬进来之后,屁大点的事儿,大家都找顾景航告状,告完状还明着装好人劝两人不要吵架,实际上在顾景航凶她的时候没一个劝着的,巴不得她挨打。

  看了一眼客厅地上洒的汤水,乔婉月不由又是一阵头疼,上面还有一个长长的鞋印,原主就是不小心踩到早上洒在地上的汤水滑到摔了一跤,她才穿越过来的。

  打量一圈屋子,乔婉月头都大了,原主不光好吃懒做,人还邋遢,不爱收拾家务就算了,连个人卫生都不讲究,头发油的能炒菜,已经快十天没洗头了。

  相反,顾景航却很爱干净,被褥整洁干净,不像原主床上黑漆漆的还有一股味,比街边流浪汉的床褥好不到哪里去,说她的屋子是猪窝都是对猪的一种侮辱。

  一向爱干净的乔婉月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景,决定先把屋子收拾一下再说,毕竟,她现在没地方去,还是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