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在各个世界做爸爸快穿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重生1983:从夺回家产开始

作者: 六月浩雪 更新时间: 2024-02-24 17:48:04

连载中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穿到1983年,陆家馨面对的开局是,原主考高失利被拐,后妈面甜心黑,亲爹纯利己主义者。
地狱开局的陆设计师决定:后妈做初一,她做十五!亲爹不做人,她教他做人!
大学还要继续上,听说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错,她挥挥衣袖,勇闯港圈金融圈。
大哥大,哔哔机,舞池里的凌凌漆!
太平山,浅水湾,维多利亚女大款!

第一章 被拐的姑娘回来了

重生1983:从夺回家产开始 六月浩雪 2160 2023-12-10 14:05:37

  百货大楼家属院,许多人凑在一起闲聊,其中一个说起了最近的热门的话题:“家馨这孩子一个多月了都没音讯,估计找不回来了。”

  正巧家属院的小许媳妇买了菜回来,凑上来说道:“我听说家馨是赌气回古都老家,只是在火车上遇见了人拐子,被人贩子给拐走了。”

  这小许媳妇跟陆经理的后老婆丁静关系好,这话由她口中说出来,众人立刻信服了一大半。

  在场的人,心肠好的暗地里觉得小姑娘可怜,心思恶毒或者得了眼红病的都觉得陆家馨自己作。主要是这姑娘平时对家属院的人爱答不理,经常搞得丁静上门给人道歉,所以都道陆经理的独女娇纵跋扈。

  一个嘴角长着黑痣的大妈大咧咧的说道:“我听说这被拐的姑娘要是长得漂亮,会卖到脏地方被千人骑万人压。”

  陆家馨是家属院公认的漂亮姑娘,这意思不言而喻。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安静下来,许多人神色变得各不相同。

  此时突然有一道清脆的声音接了她的话:“这么说,大妈你是亲眼见到拐子将陆家馨卖到那种下三滥的地方了?”

  黑痣大妈可不敢认,她就是八卦一下顺便看看笑话,所以她一边转头一边描补道:“我什么时候说了家馨……”

  等看到说话的人,黑痣大妈将剩下的都给咽了回去,结结巴巴地说道:“家、家、家馨,你、你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吗?”

  陆家馨神色冷淡地说道:“看来婶子是真的亲眼见到我被拐了,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还是说你跟拐子是亲戚,所以包庇拐子将我拐走?那我是不是现在可以去公安局报警抓你了?”

  黑痣大妈闻言,脸一下变了:“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胡话?说你被拐的可不是我,大妈我可是希望你好好的。”

  她可跟拐子可没关系。

  陆家馨嘲讽道:“希望我好?在你嘴里我可是已经被卖到下九流的地方去了。大妈,你的祝福我可受不起,还是留给你家人吧!还有下次嘴巴再不干净造谣我,咱们公安局见。”

  原身性格温柔腼腆,天天被这群八婆嚼舌根都不敢跟她们说话,她可不是原主那个被人欺负了还只会默默忍受的大怨种。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一个多月没见,这陆家馨怎么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不饶人呢!

  这时候一个看着慈眉善目的大妈走出来,语重心长地说道:“家馨啊,你这孩子也太心气高傲了,怎么能高考没考好就负气离家出走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你爸妈多担心啊?”

  陆家馨一看这老太太,面露厌恶之色。这位赵大妈面上对原身嘘寒问暖,实则是是丁静的狗腿子,背地里散播谣言败坏原身名誉。

  演戏谁不会,陆家馨红着眼眶说道:“赵大妈,我可不是离家出走。虽然我高考被人使坏考砸了,但我当时只是想回老家散散心,却没想到在火车上遇上了人贩子。”

  “那人贩子对我的来历一清二楚,路上还故意跟我套近乎,我以为真是老家亲戚就一起在古都下了火车。还好出了火车站我发现不对赶紧跑,只是人贩子一直追,害得我从台阶上滚下去磕在墙上晕了过去。人贩子看我没呼吸以为我死了,就拿了我的东西走了。其实我没死,当时是一时闭气。”

  实则不是一时闭气,而是原身真的没了,然后她一个2023年的人穿到这具身体里又重新活了过来。

  众人听完陆家馨的解释交头接耳,有的说陆家馨福大命大,有的说她太任性,少部分却泛起了嘀咕,什么叫高考被人影响了?什么叫人贩子对陆家馨来历一清二楚?人贩子怎么会知道她的底细?

  赵大妈立即转移话题:“这人贩子怎么会知道你来历?是不是你老家的人,所以认识你。”

  陆家馨添了一把火:“我五年前跟现在什么样,大家都清楚。别说不认识的,就是我大伯大伯母现在见到我都未必能立即认出来。”

  心思通透的那些人心头发凉,这也太狠毒了。

  黑痣大妈属于比较迟钝的,她扬声问道:“你这丫头片子,既然从拐子手里逃脱,为什么不赶紧打电话回来呢?”

  有些事似是而非最好,说太直白反而会惹人怀疑。

  陆家馨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当时伤了头,脑子里有淤血,忘记自己是谁家在哪了。”

  其实她醒过来就接收了原身所有的记忆,之所以不回来,是为了避开陆家人。她性格跟原身不同,加上年龄也比原身大了一圈,哪怕拥有原身的记忆,当时回来也会被怀疑的,所以干脆假装失忆留在了古都。

  陆家馨解释完了就转身上楼,没想到赵大妈又追在后面说道:“家馨,你爸上班去了,你妈去卖菜没回来。你现在上去也回不了家,不若就在这儿坐会。”

  陆家馨立刻停下脚步,黑着脸说道:“赵大妈,你不要在这儿乱说,我妈在四年前就没了。”

  原身都从不叫那女人妈,她就更不可能了。

  赵大妈心里一个咯噔,这情况不对啊!以前她每次说关心的话,这孩子都感动得不行,劝她跟丁静好好相处时哪怕不赞同也只是低着头不说话,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呛她。

  她心里觉得她异常,但面上并没显露出来:“家馨,你不知道,在你失踪的这段时间,你丁姨没日没夜的找你。从你同学那得知你可能回老家,当日就买了票过去找你。家馨,你丁姨是真将你当亲闺女一样疼。”

  见她睁着眼睛说瞎话,陆家馨觉得这老太婆太面目可憎了,披着良善的皮来哄骗一个小姑娘,也不怕遭报应。

  老天不报应,她来揭穿这个老太婆伪善的嘴脸。

  陆家馨眼眶立刻一红,泪珠子立即滚了下来,一边哭一边说道:“赵大妈,你咋一直帮着那个坏女人说好话呢?她对我是好还是坏,我作为当事人还不清楚吗?”

  “实话跟各位婶婶说吧,这次若不是姓丁的母女两人故意害我,我高考也不会考砸;高考不考砸,我也不会听同学劝回老家;不回老家,我也不会被知根底的人贩子盯上。多亏老天有眼,让我从人贩子手里逃脱了,不然她们的算计可就成功了。”

  好大一个瓜啊,在场的大妈跟年轻小媳妇们都双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