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谁照亮了我的青春

作品已下架,章节未解锁
通过目录页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展开

豪门养女重生后全员火葬场了

作者: 汐如玄月 更新时间: 2024-07-09 23:26:12

连载中 轻小说青春日常

重回高一,安然知道离自己豪门大小姐生活结束还有两年。
两年后,她将会一无所有的被赶出家门,被迫跟在毫不熟悉的贫穷的亲生父母身边生活,去面对前十八年从未见过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鲜花,没有光环,也没有骄傲,有的只是数不尽的鸡零狗碎和反复被现实生活压榨的煎熬。
上一世,突然被丢进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她熬的很艰难,也很痛。
但最痛的,是来自所爱之人的嫌弃和算计,是丧失自我后的麻木。
这一回,她决定一定要好好活着,为自己,为贫穷但赋予自己真心的家人。
不再为了获得养父母的认可,呕心沥血为安氏卖命,替养父顶罪入狱,更不会因为恋爱脑半生迷恋一个眼里只有自己的男人而迷失自己。
两年,不长,却是她仅有的能够在离开前攒资本逆风翻盘的机会,无论如何,她要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
“如果有一天,我因为现实选择放弃你,你会怪我吗?”
“不会。”
“确定吗?”
“确定,还记得答应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你跟我说的三个条件吗?”少年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要对你真诚。
不能背叛你。
不能要求你做你不喜欢的事。
“记得…… ”我不记得了。
立意:求爱患得患失,自爱风生水起

第1章重生

  昨日下过雨,清早从窗口吹进来的风夹带几丝清凉。

  装修高雅的餐厅里,佣人轻轻把瓶子里的桌花换下。

  安然捏着叉子,架着腿,心不在焉的看着盘子里的沙拉。

  “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没?”安夫人原本就因为这几天女儿闹脾气,不想去参加钢琴比赛而神色不愉,看到这一幕,直接加重了语气,“安然,注意你的仪态!”

  原本在认真吃早餐的安景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安然,见她一脸苍白,神色莫名的样子,就顺手倒了一杯温手放在了她的面前,“宝宝,你在想什么?”

  十八岁的少年关心起人来,声音清澈又温柔,安然听了却忍不住打哆嗦,“安景……你也死了?”

  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

  餐厅里瞬间一静。

  “安然,你怎么这么恶毒,一大早就咒你哥!”安夫人反手就给了安然一巴掌,显然是气的狠了。

  正在换花的佣人被吓的不行,一个没注意,手里的花瓶被几根过长的花枝翘的滚下了角桌。

  “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安然从小就比一般人怕疼,养母这一巴掌又是用尽了力气,她的脸迅速红肿一片,映衬着雪白的肌肤看起来格外骇人。

  安景在旁边看着都疼,也吓了一跳。

  他很快就站到了妹妹和妈妈中间,“妈,宝宝可能刚睡醒,脑子不清楚才胡言乱语的,您别生气。”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咒你了?!”

  安夫人给了安然一巴掌还不解气,这会儿正把面前的餐具摔的噼里啪啦响。

  妈妈就是家里的祖宗,说一不二的女王,除了奶奶,谁都拿她没辙。

  安景知道她一向只讲自己的理,别人的话什么都听不进去,更不要说现在在气头上。

  他只好反身轻轻给了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妹妹后脑勺一巴掌,“看你把妈妈气的,快给她道歉。”

  拍完安然的脑袋,他又转过身对安夫人说,“妈,您还气吗?我帮你一起打她。”

  安夫人这才停止了摔餐具的动作。

  她对安然怒目而视,“还杵那不动,脚粘住了吗?”

  安景的介入,给了安然理顺思绪的时间。

  她抬头看向面前身姿挺拔的少年,只记得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死的那天,正值盛夏。

  离江北老宅不到五十米的那口池塘荷花盛开,为这朴素的村子增添几分温婉的艳色。

  她十年前才认回的亲爸亲妈还有亲弟都披着一身白衣,跪坐在她的尸体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三人皱巴巴的衣服都被滚滚而落的汗湿透了。

  她的尸体上,盖着一层崭新如雪的白麻布,被平稳的放在老宅厅堂的水泥地上。

  头顶上方白色的吊扇在嘎嘎作响扇着风,前方则摆着七杯水和燃起的三支香,银黑色的不锈钢盘里黄色的裱纸烧的正旺,一簇接着一簇,从她彻底阖眼后,火势就一直没小过。

  厅堂变灵堂。

  她沦为一只阿飘,坐在老宅屋顶的横梁上,诧异又安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然后就出现了眼前这一切——

  “宝宝。”安景哄了安夫人半天,也没等到妹妹过来给妈妈道歉,就转身去看她,却看到了少女一张流泪满面的脸。

  “怎么了,很疼吗?哭成这样。”他慌忙从旁边的餐巾盒里拿出纸巾给妹妹擦眼泪,却发现妹妹脸上的泪水跟决堤了似的怎么也擦不完,“不哭了啊,乖。”

  安夫人原本被儿子哄的差不多了,看到养女哭成这样,又炸了,“哭什么哭?我允许你哭了吗?你说那样的话,打你一巴掌算轻的,还给我委屈上了还。”

  “安景?”纸巾擦过脸上的触感过于真实,安然忍不住想伸手去碰碰他,看看他是真是假。

  这一碰,就碰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手心发烫。

  少年的手总是温热,好似身体里永远燃着一束不会熄灭的火。

  望着眼前身形清瘦,还是清俊少年模样的安景,安然的手微微颤了颤,她感觉当下这一切都好不真实。

  “你是真的?”她仰头看着安景,喃喃开口。

  “我不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安景拿起另一只手碰了碰安然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凉,“这么凉,没发烧啊,怎么哥哥也不会叫了?”

  旁边的安夫人还在发脾气,“安景,你别惯她,越惯越不是个东西了。”

  安然转头,黑漆漆的目光落在安夫人身上,明明还在流泪,但眼睛里仿佛有刀子一样落在她身上。

  安夫人和她对视了一下,莫名感到背脊发凉,“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现在头昏,很难受。”

  “你难受我还难受呢!”

  “你需要我做什么?”安然目光幽幽的看着她问。

  “我需要你……”安夫人被噎了下,“我需要你快点好起来,别整的临时要去机场了,还这也是毛病那也是毛病。”

  意识重新苏醒,安然对眼前的状况还不怎么清楚,只好点头,“行,那我现在去楼上休息一下。”

  她通过眼前明显年轻了十几岁的安景和安夫人,猜测自己重生了,却不知道重生到了哪一天,她想赶紧回房,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手机!

  对了,如果能找到手机,就能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她撑着桌子,摇摇晃晃想起身上楼。

  安景见安然站都站不稳,立马扶住她的肩膀,“我扶你上楼。”

  “不用。”安然低着头伸手推开安景,“我自己上去就行。”

  看着妹妹头也不回离去的纤细背影,安景的心没来由的一跳。

  他忍不住回想刚刚妹妹盯着自己的那个眼神,总觉得她的眼睛里含着许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回到房间的安然,第一时间把门反锁,之后站在门边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卧室来,房间的墙壁上贴着暗银色纹样的壁纸,天花板上挂着一盏手工水晶灯,白色的原木衣柜,白色的铁架子床,原木色的书桌,书桌前摆放着银灰色的功能椅,这样的装潢,以她十年后的审美眼光来看,都是不过时的。

  她记得这个卧室,初三那年,她和养父母及哥哥从安家的老宅里搬了出来,住进了现在的这个新别墅。

  接着,她走到了书桌前,拿起摆放在桌面上的一本书,那是一本高一的英语课本,还很新。

  她翻开书封,很快就看到了自己在上面写的签名“高一一班,安然”。

  她重生回到了十二年前,自己的十六岁。

  有眼泪潺潺从她的眼底落下滴在书本上,瞬间印出一个湿软的水痕。

  静静的翻看了一会儿,她放下书本又去翻书桌上的其他东西,却怎么也没找到手机。

  她清楚的记得高一的时候,她是有手机的,05年摩托罗拉出的最新款,具体款式她现在不记得了,大致样子还是记得的,翻盖的彩屏手机。

  想到自己的一些习惯,她转身走到了床边,一把掀开了被子和枕头,发现手机果然就藏在枕头底下,只不过和手机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张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安然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去找剪刀想把照片剪碎掉,只是在房间里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剪刀,就只好拿起抽屉里的美工刀把照片给划的面目全非后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小姐,打扫卫生。”门外有佣人敲门。

  “进来吧。”

  安然站在书桌前,背对着佣人进门的方向,眼眶通红,声音喑哑,“把垃圾桶拿去丢掉就行了,其他的,今天不用你管。”

  “我把浴室和床铺也帮您整理一下吧。”佣人看着房间凌乱的床铺说。

  安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不用了,我人不舒服想躺会儿,不希望被打扰。”

  “好的。”佣人听话的拿起书桌边的垃圾桶走了出去。

  她一出去,安然就仿佛浑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软在了床上。

  窗外正噼里啪啦的下着雨,伴着雨声,她静静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想着自己如今面临的局面,眼角又有滚烫的泪水沿着脸颊流下。

  是庆幸,是悔恨。1314

落凡无尘

开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