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十、风还在吹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896 2009-05-30 20:40:01

    宇文护依然在笑,只不过,这笑容却残忍至极:“明白么?你们只是战利品!开心的时候,玩玩就够了;让我不开心了,随便找个地方把你们扔了,之后的一辈子就在那过!不要以为,本皇子现在和你们好好说话,就是本皇子的仁慈!惹怒了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你真是个疯子!疯子!”秋叶的眼中毫不掩饰地愤怒。家国深仇,而仇人就在眼前,但是却敌不过,逃不脱,也不能出手!

  “就是这种愤怒!只有弱者才会愤恨上天的不公。而强者,无论什么命运,都能自己创造!”

  “混蛋!”秋叶忽然暴怒,冲上来用尽力气出拳。宇文护轻笑,一把攥着她的手腕,脸渐渐逼近,秋叶还想挣扎,但是手腕被他牢牢锁住,难以逃脱。

  “本皇子过来,是看得起你们!别把本皇子与你们的纠缠,看做是软弱和迟疑!”宇文护眼眸凝视,笑得极为残忍。若说之前的他是带点邪魅的小坏,那么如今的他便是亮出了长长的獠牙。

  “你!——”

  宇文护甩开她的手,走向门边,头也不回,丢下一句话来:“记住,本皇子想要整你们,多的是手段!”说罢,推开门,大步迈了出去。

  阳光从门外射进来,带着暖洋洋的春意。而屋内坐在地上两个女人,愣愣地相互对视,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冬天,似乎还没有远去。

  宇文护摇摇摆摆地走出了广遥宫。他回想起方才的行动,自己也觉得有些诧异。

  今天这是怎么了?和平的日子太长,他早已学会收起自己的獠牙,不再发怒,不再冲突。体内的好战因子,何时又开始爆发了?

  这个,才是真实的自己么?渴望杀戮,喜欢看着其他人痛苦的表情,这个,才是自己么?

  他不知道,只是抬头看天,心里一阵迷茫。

  黑鹰默不作声地跟在他的身后,就像一道影子。

  头顶上,一树梨花盛开。阳光透过洁白的花枝,筛下一地的光斑。微风轻扬,光斑在他的身上、地上跳跃,有如飞舞的精灵。

  那一抹,洁白么?看得人,心里好平静。

  他看着一树梨花,眼睛微眯,似乎沉浸在其中。微风吹过,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荡,他缓缓闭上眼。

  “哟,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三殿下,真是好久不见啊!”远远的,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不要看,也知道敢用这样的口气与宇文护开玩笑的,只有丽妃了。

  宇文护懒得答,依然抬头,眼睛紧闭。

  “呀,真是难得,三殿下这是怎么了?有女人惹你不开心了?”丽妃嘴上带刀,毫不留情地讽刺。

  “女人?她们?哼。”宇文护微微张开眼睛,目光却落在了头顶飞舞的彩蝶之上,“让我不开心的,真是她们么?”

  “啊,你在说什么傻话?一贯潇洒倜傥,让女人追之不及的风liu王爷,也会为这种小事烦心?真真有趣啊!”丽妃毫不掩饰地开心。

  有风。御花园内繁华盛开,香气馥郁。宇文护一反常态,连理也懒得理丽妃,只觉得颇为吵耳,便冷冷道了句:“黑鹰,我们走。”一甩袖子,转身走人。

  看到宇文护完全不理会自己,丽妃生气了。过去的宇文护,都是嘻嘻哈哈,乜斜着眼,一脸瞧人开心的样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宇文护,你给我站住!”自从上次搜宫之后,最近皇帝都没有去丽泽宫。丽妃知道,宇文朗还在生她的气。什么意思?以为只有他宇文朗才有脾气?你要来,我还不待见你呢!丽妃憋了一肚子的气,好不容易遇到了宇文护,又见他一副任人揉捏的落魄样,一身的气不朝他发朝谁发?

  宇文护不理她,依然往前走。微风过处,一朵梨花飘落,他用右手接住,捧在掌心。

  “宇文护,你给我站住!”丽妃来气了,几步冲过去,右手拉着他的胳膊,不让他走:“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宇文护冷笑一声,回过头来:“丽妃娘娘,不好意思,本皇子今天心情不好,有话我们以后再说,行么?”

  “凭什么?本宫就是要今天惹毛了你,又怎地?”丽妃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从小又是家人宠大的,脾气冲的很。

  宇文护眼睛一弯,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不耐烦,抓着她拉自己胳膊的右手,用力。丽妃吃痛,松开手,宇文护放开手,却小心摊开右手的掌心,任那朵白花随风而逝,淡淡道:“对不起,今天没时间和你在这无聊的事情上。”

  说罢,翩然而去。丽妃站在当地,愣愣地看着宇文护远去的背影,有些疑惑。

  风还在吹,花瓣漫天飞舞。

  ————————————————————

  呃……我还是努力点,以后会调调速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