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三十四、野兽的獠牙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851 2009-05-29 20:54:42

    广遥宫,如同往昔一般的清冷。可能几天之后,等新来的秀女们住进来,这里就会热闹许多。

  清晨,太阳初升。绿荷伸了个懒腰,打开院门。空气清新,新的一天到了。

  “啊……天气真好,秋叶姐姐,我们出去逛逛吧?”

  “绿荷,我们这是在宫里,凡是小心些!”秋叶嗔怪道,绿荷也太好玩了,一天到晚就想往外跑。

  “可是这么大个宫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实在很无聊啊!”绿荷撒娇道,这位也是个好动的主。

  “你要记住,这里是晟国,不是大草原。草原可以任你驰骋,可是这里不行!”

  “哟,说得不错嘛!”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秋叶和绿荷吓了一跳,一转身,便看见宇文护一身红衣,摇摇摆摆地走进了院子,脸上荡漾着懒散的笑容。

  “地狱红莲!”绿荷与秋叶咬牙切齿地道。

  “哦,方才我还听你一副很懂事的样子……怎么转眼间,就敢对本皇子直呼其名了?”宇文护淡淡地笑,也不理她们,径直走进屋子,随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秋叶满脸怒气,神色不善地想轰走他。

  还没等宇文护搭腔,他身后的黑鹰就默默走过来,冷冷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给我滚出去!”面对黑鹰冰冷的神情,秋叶昂然不惧,大声喊。

  黑鹰也不跟她废话,直接拔刀。“嗡”的一声,刀在空中作响,寒光一闪,屋内的气氛骤然冷了不少。

  “你……”秋叶和绿荷退了小半步,虽然脸上还保持着不屈的表情,然而不断后退的步伐已经将两人的惧怕的心理展现无遗。

  “啊,黑鹰。”这个时候,宇文护发话了。依然是平静中带着一抹玩味的声音,宇文护笑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和女人相处,不要动不动就拔刀么?”

  黑鹰点头,把刀收了回去。宇文护大手一挥:“你先退下。”

  黑鹰恭敬地道:“是。”冷冰冰地退了出去。

  门一关,秋叶和绿荷的心就猛烈地跳了跳。一抬头,便看见宇文护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两人退了几步,绿荷颤抖着声音问:“你,你想干什么?”

  “诶诶,怎么说的?对自己的主人,能用这样的称呼?”宇文护大喇喇地瘫坐在椅子上,“来,给本皇子倒杯茶。”

  “你给我出去!”秋叶按捺下心头的怒火,手指着门,一字一句地道。

  宇文护用他好看的眼睛上下打量了秋叶一眼,笑意盈然地道:“怎么?才过了几天,你就忘了?上次,可是说好的,我救了你们,你们给我做侍女。”

  “你!你那是胁迫!”秋叶气愤欲死,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人?

  “我这人,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宇文护倒是笑得很轻松,“我的守则里,只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至于什么奉献啊、什么好人之类的,与我是无缘的。”

  “你!你真是无耻!”秋叶咬紧牙关,恨恨地骂。

  “无耻?嗯,当年,在阴山脚下,不知有多少人,曾经这样骂过我。”宇文护眼睛微眯,似乎正在遥想。

  “混蛋!”绿荷眼中出火,抄起桌子上她的竹箫,便向宇文护冲过来。

  “绿荷,小心!”秋叶看见她的动作,害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这个男人,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就能打倒的对象。

  宇文护冷哼一声,扬起手来,劈中绿荷的手腕。“啪!”的一声,竹箫掉到地上。宇文护笑着捡起那管竹箫:“东西要拿好啊!这可是你勾引男人的本钱。”

  “你!”绿荷的手腕吃痛,可是空有满腔的怒火,却无法发泄。宇文护把那管箫硬塞在她的怀里,笑道:“北夷始终还是北夷!蛮夷之地的,民风粗犷,所以人也比较蠢么?你们是这样,你们所谓的战神巴力,也是这样!”

  “巴,巴力?!”绿荷与秋叶瞪大了眼睛看他,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妖魅至极的男子,尽管在笑,却是当年那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打仗只会冲锋陷阵,匹夫之勇!战场上,是要用脑子的!”宇文护高高在上地笑,似乎用一种主宰者藐视万物的气势,来俯视他脚下的两位贱民。

  “你!”秋叶捏紧拳头,往昔对“地狱红莲”的仇恨,此刻千百倍涌上心头,她恨,她恨!

  “你们要学乖一点。知道为什么我要你们向皇后学习么?她的父亲昭穆帝,中了云家的反间计,外祖父家三百余口,被杀得一干二净。可是她呢,还不是乖乖嫁了过来,得不到皇帝的宠爱,便一直躲在坤宁宫里!她的肚量,你们真该好好学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