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三十四、广陵散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43 2009-05-25 18:36:35

    是不是当宫女的女人一定不漂亮不温柔?那可不一定,若画师真能百分百的画出女子的真容来,那还会有王昭君抱恨汉宫秋的事发生么?皇帝很忙,日理万机,这样的日子注定了他无法一心一意选他所要的美人。若是真的错过……只能叹息自己无缘吧!

  别看宇文护平素吊儿郎当,只管寻美人,他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他所娶来的九十九位侍妾,都不是来自宫里!宇文护的观点是,玩归玩,但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宫里的女人牵涉太广,一不小心,便会拉断了某种关系。到时候后悔的可是自己!

  宇文护有称霸天下的野心。他想要的自然不是一个小小的琴玥。但是当今晟国国泰民安,四海承平,邻邦莫不望风归附。平心而论,宇文朗虽然算不得是一位好丈夫,却也算是一位不错的皇帝。他知进退,懂得平复朝堂上各方的利益——就这一点,比之历史上的大多数帝王,便优秀了很多。

  宇文护得忍。一方面,宇文朗得到朝臣的支持,百姓的拥护;另一方面,太后的李家和云家的势力是宇文朗的坚强后盾,拱卫皇位的安全。曲家虽然蠢蠢欲动,却不至于傻到送死的地步。这次太后去南方,名义是养病,你想哪有一位病入膏肓的人千里迢迢去外地养病的道理?还不就是为了巩固与云家的联盟?这不,给昭宁选驸马,宇文朗心心念念,就是让云飞也参加!虽然为了掩饰,也放话说柔妃的弟弟许卓然也能参加驸马的甄选,但是骗谁?云家四公子会输给别人?别笑死人了!

  别看宇文朗平素和善的样子,他在猜忌,一直在猜忌,所以才会把军功卓著的宇文护从边关招了回来,又命宇文潇帮他处理琐事,疲于奔命。宇文朗原本是二皇子,他的亲哥哥宇文詹是嫡长子,性格又与先皇很相似,故此很早就被立为太子,深受先皇和太后的喜爱。论才能,宇文朗不及宇文护;论父宠,他不及宇文潇,甚至比不过宇文彦。从小到大,他都是活在哥哥的阴影里。不受父亲的喜欢,不受母亲的关怀。兄弟们与他只有无穷无尽的相较,可以想见,若不是宇文林意外死亡,他绝对不可能成为太子,也绝对没有机会成为南面称孤,雄霸天下。

  是啊,要不是哥哥的死,母亲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她并不关心的亲子之上;而父皇也不会顾及他的嫡子身份,匆匆立他为太子。他与宇文护相比,所有的优势只是因为他是太后的儿子,仅此而已。而宇文护不服气的,也就是在这一点。

  和宇文朗之前一样,宇文护也在隐忍。你不是不想我掌握兵权么?好,我交出来。你不是不喜欢我碰国事么?好,我去花天酒地,我去胡闹,我去做个逍遥王爷。

  宇文护等待的是一个时机。只是不知,这个机会什么时候能到他的身边。

  男人们的权力之争里,女人总是靠边的角色。就算贵为公主,也不过是和亲的命;就算身为皇后,也不过是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就算熬出了头,成为权力中心的太后,也得靠自己的儿子打拼。

  公主的身份靠的是自己的父亲,皇后的荣华来源于自己的丈夫,太后的权势则是因为儿子——一切的一切,证明女人就算足够强势,也无法脱离男人而获得成功。而男人却能够抛下女人,自己去闯出一片天地。

  这是无奈么?

  至少,在宇文护玩世不恭的外表之下,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能够填满心中渴望的。

  当然,宇文朗也不是。所以他才能稳坐江山。

  帝王心,心里有的只是江山,其他一切扰乱这一执念的,不管是什么,都只能无情舍弃。

  不爱江山爱美人?那些幼稚的蠢话也只有不在其位的人想得出来。

  “这是三皇子的宫殿。”对于宫内的了解,琴玥远远及不上寒霜。

  琴玥一点也不喜欢三皇子,看到他的宫殿之后,远远绕开。三皇子的玩世不恭和潇洒倜傥,在其他女人眼里,只怕是最吸引的毒药。所以才有那九十九位女子,为了喜欢他,宁愿嫁给一个心思根本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只为了他的慵懒一笑。只有琴玥看的出来,他闲散的外表之下,那颗不安分的心。

  表里不一的男子,处在权力中心的男子,花心的男子,都是她最讨厌的类型。因为她的父亲,就是这样;她的母亲,就是在这样环境中最令人叹息的牺牲品。

  走过了三皇子的宫殿,不远处便是五皇子宇文彦的宫廷。他的宫殿较小,虽是早春,却也已经化花明柳绿,一派春意盎然。再往前走,不远处,又是一座宫廷,庭院深深,种植的却是松柏之类常青的树。内里丝竹声传来,似乎充满欢声笑语,殿外却人烟袅袅,鸟鸣之声不绝于耳。走累了,琴玥与寒霜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一面舒缓疲乏的筋骨,一面惬意地听听音乐,闭目养神。

  乐曲似乎是停了下来,内里笑语不断。应该很开心吧?在这样一个春和景明的日子里,丝竹悦耳,良朋佳人相伴。只是,内里欢乐的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开怀,也让殿外的另外一个人很安心。

  能这样听曲,即便不是为我所奏,也很好呢。只是不知,是否有人,能听得懂这支曲子?——《凤求凰》。

  卓文君敢与司马相如夜奔,那是因为她有宠溺她的父亲,那是因为蜀中风气使然。她却抛不开她的责任,她的命运。多想,和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牵手而行,琴箫合奏。

  只是不行。

  曲风一转,忽然又突生悲凉,大气磅礴的乐曲之下,一段辛酸往事似乎点点滴滴,向世间婉转道来……

  而她听到这支曲子的一瞬间,周身如被雷劈:

  这,这支曲子是……

  《广陵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