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二十九、我还有你们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70 2009-05-22 14:14:40

    女主和宇文朗的第一次正面冲突!以后强硬的手段会慢慢出现的……

  ——————————————————

  宇文朗怎么也没想到,他第二次来到坤宁宫,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坤宁宫大门紧闭,门口的穿堂过道干净而冷清。坤宁宫只有在王公公领皇命册封妃子的时候,才会热闹一点,往常,都是这个样子。

  王公公驾轻就熟地道:“皇上,让奴才来叫门吧!”

  宇文朗剑眉一拧,沉声道:“不必!”他回头对着身后一班太监宫女道:“你们叫门!”

  身后的太监宫女领命,大声道:“皇上驾到——”

  十几位太监宫女的声音还是挺壮观的,不久,坤宁宫里便有反应了。一阵锁头响动,一位瘦弱的太监将宫门大开,灯火通明。内里听到一声平静的喊声:“臣妾迎接来迟,还请恕罪。皇上万岁万万岁。”

  宇文朗一点也不想走近坤宁宫半步,只在门口向里望。背着光,宇文朗只见一位大服女子率领三位宫人缓缓拜倒,低头,看不清皇后的样貌。不过,见她剑一般跪在地上的身影,想也不用想,除了皇后还有谁?

  “皇上深夜前来,所谓何事?”语气平淡,没有惊讶或是欣喜,不经意间却流露出一丝推拒。宇文朗皱皱眉,他真是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冷漠、傲然、不屈,像个顶天立地,又不把天下放在眼里的男人。

  “皇后是否见过张太医?”沉默了半天,宇文朗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大年初一早上,张太医领皇命,来给臣妾治病。”琴玥回答得异常平静。

  “哼,那就好。”宇文朗像是确认了什么,回头道,“来人啊,把皇后还有坤宁宫一干人等全部押入天牢!”

  命令下了,却没有人动。那人可是皇后!就算帝后不合,那也是皇后!

  “混账!你们连朕的话都不听了么!把皇后还有坤宁宫一干人等全部押入天牢!”宇文朗暴怒。

  下人们面面相觑,倒是皇后垂着头,却问:“不知臣妾所犯何罪?”

  “哼!”宇文朗冷哼一声,“好,朕要以理服人!今早,雪妃中毒了,一直给她配药的张太医被发现死在杏林苑。而张太医半个月来治过的病人,只有皇后你一个!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有!”琴玥回答地异常干脆,“敢问皇上,臣妾与雪妃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

  “无冤无仇?”宇文朗冷笑道,“好一个无冤无仇!雪妃已经封妃,又怀了龙种,若是诞下皇儿,只怕你后位不稳!”

  “皇上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琴玥居然肯定了他的话,缓了缓又道,“臣妾想问皇上一句,为何不喜欢臣妾?”

  “呃?”宇文朗没想到琴玥在这个时候居然问出了这种问题,一时间语塞。

  琴玥却缓缓代他答:“因为臣妾姓‘琴’,是曌国人,是曌国皇帝的女儿,皇上的仇人。臣妾说的可对?”

  宇文朗不答,不过看他一脸沉默的样子,显然是同意这个说法。

  琴玥又问:“既然皇上不喜欢臣妾,又为何不废了臣妾?”

  宇文朗不答,眸子闪亮,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跪着的女人。

  “因为臣妾是曌国的公主,大婚是太后所定,可对?”琴玥又自问自答。

  宇文朗依然没有回答,琴玥进一步又道:“臣妾自打要和亲的那一天起便知道,皇上永远不会喜欢臣妾,因为曌国公主的身份;但是又不能废了臣妾,也是因为曌国公主的身份。除非臣妾犯了大错,或是瞾晟两国爆发大仗,否则,皇后之位,必然稳如泰山。”

  “哼,你倒是明白!”宇文朗冷哼一声。

  “既然如此,臣妾根本没有理由要去害雪妃。而且,那位张太医给臣妾治病的那次,也是臣妾第一次与他见面,有起居注为证。且治病之时,昭宁郡主也在坤宁宫。皇上若是不信,问问郡主便知。”

  一番话答得滴水不漏,宇文朗脸色一阵白一阵黄,还好天黑看不清楚。他不甘心这么快就断了线索,只好用手指着她道:“可是,可是……”却可是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后宫之事,臣妾一贯秉公处理,哪件事不是随着皇上的心意办的?皇上,臣妾只求做个逍遥皇后,不求皇上宠幸。还请皇上成全!”说罢,便磕头。

  “你!——”宇文朗被强势的话逼退了两步。

  话虽说得婉转,实际上也就是透露一个意思:你当你的皇帝,想宠谁就宠谁,我不管;我只求做我的挂名皇后,你也别来管我的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宇文朗岂会听不懂?脸色白了白,干脆一甩袖子,走人!

  “恭送皇上。”后面皇后的声音传来,依然平淡如斯。

  “娘娘,这样真的好么?”寒霜扶起琴玥,有些担忧的问。

  “有什么不好?”琴玥笑笑,“把话敞开了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赤霞也上前,有些担心。

  “我明白你想说什么,”琴玥平静地道,“我这么一说,彻底断绝了今后和皇帝的种种可能,一辈子只能做个挂名皇后。”

  小德子埋怨道:“娘娘知道,还这样说。”

  “因为我绝对不会把自己,交给那样一个人。”琴玥虽然笑着,语气却是坚定如斯。

  “但是……”翠屏还是有些疑惑。

  “别担心了,反正,咱们今后的逍遥日子,就有保证了。”琴玥拍拍她们的肩膀,“今天不是我的十七岁生日么?上元节呢,你看,天边的那轮圆月多美!可别为了一个外人,坏了我们的好心情。”

  “娘娘……”

  “我还有你们,这就够了。”琴玥笑笑,语气中透露出一抹温情。

  “嗯!”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