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二十八、谋杀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05 2009-05-21 20:04:13

    抱歉……更新晚了。重温《犬夜叉》中……

  ——————————————————

  晨露宫。

  宫门大开。宇文朗进门之时,却见柔妃整装敛容,她的身后是一排整装待检的太监宫女。宇文朗奇怪地问:“这是为何?”

  柔妃跪下道:“雪妹妹出了这等大事,臣妾深感不安。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收拾好一切,等着皇上来为臣妾辟嫌。皇上,晨露宫所有的太监宫女一共一十八人皆收拾好,房间里也准备好,皇上只管搜查便是。”

  一路查来,鸡飞狗跳,便连丽泽宫也碰到一身的事,让人好生气闷。然而,在这宫里,还真有这么一处地方,无论何时来,总能让宇文朗感觉舒服,那就是晨露宫。柔妃总能为自己考虑到每一分每一毫,宇文朗甚至想,若不是柔妃家事不够显赫,没准,这个皇后之位,还真就只有她能胜任了。

  不过,好也就好在她没有显赫的家事,所以自己不必太多考虑利益纷争,比之在其他妃子前面总要舒服很多。柔妃只有一个弟弟,早有恶名,宇文朗也是清楚的。为了柔妃,很多事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什么大动静,这个小舅子,他是一定要保全的。

  柔妃一如既往的贤惠,让满身疲惫的宇文朗顿感松快。他疲乏地一挥手,手扬到半空便垂下去了:“爱妃请起。朕信任爱妃,这晨露宫就不必搜了。”

  柔妃伺候宇文朗在树荫下落座,又贴心地放上一块垫子:“皇上,既然您下令彻查后宫,臣妾之处必然也该仔细搜查才是。”

  宇文朗一脸疲惫,此刻摸着柔妃的手,有些欣慰地道:“还是爱妃深得朕心,其他宫里的……诶,不提也罢。”

  一番搜查,自然是无功而返。柔妃此刻却递上一碗茶:“皇上,喝口水再走吧。看把你累的。”

  宇文朗点点头,仰着脖子一口给喝了。他确实很渴,一大早带着一帮太监宫女搜查,脚不沾地,连休息一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何况,还在其他地方受了气。环顾整座宫殿,只有柔妃的晨露宫,才是他永远舒心的所在。

  想到此处,宇文朗抄手,一把挽过柔妃的纤腰,嘴凑到她耳边道:“今晚,朕在这里休息吧。”

  柔妃娇羞一笑,推开宇文朗的手臂道:“雪妹妹大病初愈,肚子里还有小皇子,皇上应该多去陪陪她才是。”

  “今天朕为了她的事,都累趴下了,今晚实在不想再过去了。听话,收拾好了,朕过来休息。”

  “谢皇上。”说到这份上,再推拒就显得矫情了。柔妃的度把握得很好。

  宇文朗起身,伸了个懒腰:“那朕先走了。”

  “恭送皇上。”柔妃率领一帮太监宫女欢送宇文朗。

  等宇文朗走后,柔妃坐了下来,贴身丫鬟蜂儿递了一块桂花糕,柔妃接了,小口得咬着。蜂儿凑上来,小声道:“胡嫔与张太医早先有接触。”

  “张太医?”柔妃眉头一皱,“胡嫔的动作也太快了些!”

  蜂儿问:“怎么办?胡嫔可是娘娘的人。”

  柔妃柳眉一竖:“还能如何?最好的自然是祸水东引,如果实在不行……只好弃卒保车了!”

  蜂儿点点头:“明白!”

  柔妃道:“雪妃怀有龙种,胡嫔在这种时候出手,真是愚蠢!以后胡嫔的事,要盯紧些,别把本宫拖下水。”

  蜂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娘娘,据说这位张太医,近期只出诊过一次,而那病人嘛……您猜!”

  蜂儿悄声道出了一个名字,柔妃先是一愣,随后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这下,有趣了!”

  搜查了一天,什么线索也没有。宇文朗不甘心,却又没有一点办法。

  “混账!”眼看着夜幕深沉,宇文朗忍不住骂了一声。

  王公公靠近宇文朗,在他耳边耳语几句,宇文朗闻言,大怒道:“什么?”一行人心急火燎地往杏林苑走去。

  杏林苑,是晟国御医办公之处。王公公方才告诉宇文朗,杏林苑死了一位张太医,据说是自刎,一道毙命。可是,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拜见皇上!”杏林苑自从出了命案,早就被封锁了。内里的大内侍卫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有仵作上前验尸。看到宇文朗进来,所有人都肃立而拜。宇文朗摆摆手:“平身。”

  “谢皇上。”

  宇文朗也不多言,径直走到尸体前。仵作随侍而立,宇文朗掀开裹尸布,看着张太医没有血色的脸,脖子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衣服上、桌椅上,墙上,血花四溅。宇文朗皱皱眉,问仵作:“怎么看?”

  仵作恭敬地道:“回皇上,是谋杀。”

  “为何?”宇文朗问。

  “自杀的人,刀锋过处,一般都会有犹豫痕。而伤口上去没有,从起到落,一气呵成,很明显,是有人斩的。从伤口来判断凶手的高度,凶手应该不高,或许比张太医还要矮。尸体上一处伤口也没有,那个凶手恐怕是个高手。尸体也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这里应该就是杀人现场。”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宇文朗剑眉一拧。

  “从尸体的僵硬程度和尸斑的出现情况来看,张太医应该是在今天傍晚酉时被害的。”仵作补充道。

  宇文朗道:“好,彻查!但凡酉时出现在杏林苑的人,一概关入天牢,从严审问!”

  “遵命!”一屋子大内侍卫领命。

  “皇上……”王公公忽然凑过来,“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据说这位张太医,近期只出诊过一次,而那病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