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二十三、他的心意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830 2009-05-18 13:52:05

    坤宁宫前,两排人无声地侯着,阵势庞大。

  其中一排,当先一人便是常子清,他正欠身而立,貌甚恭谨。另外一排,当先一人是黑鹰,其后一大排手捧礼物的太监。两排人看似已经侯了很长时间,除了黑鹰和常子清之外,其余人身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雪。

  宇文护和昭宁来到坤宁宫前,看到的就是这幅样子。昭宁跑上前去,敲了敲门:“我是昭宁,开门开门。”昭宁带来的婢女全都在坤宁宫里,她可算是孤身一人了。

  宇文护摇摇摆摆走过来,懒懒一抬手:“哟,常公子,又见面了。”

  常子清礼仪齐备地一作揖:“三殿下。”

  宇文护摆摆手:“这里不是金銮殿,不必讲那些虚礼……”话音未落,只听见一声锁响,坤宁宫门大开,小德子躬身道:“远道而来的曌国使者、三殿下、昭宁郡主,皇后娘娘有请!”

  常子清拜道:“谢皇后娘娘。”一言一行十分恭敬,丝毫看不出方才和琴玥那般熟稔。宇文护淡淡道:“知道了。”而昭宁却等不及冲了进去。

  宇文护也不着急,待常子清和一众使者进门后,才慢悠悠和黑鹰走了进去。

  再一次进坤宁宫,宇文护比第一次更加希翼。第一次说他是来找美人的,不如说他是来探查后宫的。不过,坤宁宫是个异数,凭他三皇子的威名,居然被皇后的威仪给震住了。

  这个皇后,虽然深藏不露,不过当真不简单啊!

  一缕幽香袭来,墙角一枝梅花开得正盛。白雪皑皑的天地里,宫墙、梧桐枯枝、花园里的景致尽皆被掩盖,只有这梅花的淡然香气袅袅飘散,宇文护不禁吸了吸鼻子:好一个坤宁宫!

  小德子将诸人引至正殿前,自己先进去通报了。昭宁却没有在殿前等待,跟着小德子闪身而入。宇文护虽然知道昭宁秉性,还是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等了不长时间,听到里面一声通传:“贵客远道而来,本宫招待不周,还请恕罪。请进。”声音粗而威严,宇文护一愣,是皇后的声音!

  常子清拜谢道:“谢皇后娘娘。”宇文护一拱手,算是回应,跟着常子清进入大殿。

  大殿之中,一道帘后,皇后端坐在内。昭宁坐在一边喝茶,“寒霜”——蓝琳招呼昭宁,绿衣宫女、红衣宫女侍立两旁,小德子站在一边侯旨。里面皇后的声音传来:“贵客请坐,三殿下也请坐。”

  “谢皇后娘娘。”常子清一作揖,在位上坐好。宇文护也拱拱手,在他的位子上坐下。皇后的声音又传来:“贵客远道而来,可有什么大事么?”

  常子清道:“微臣奉吾皇之命,送上岁币,顺便来拜会皇后娘娘。”

  内里沉默一瞬,皇后的声音传来,依旧是平静如斯:“劳烦公子。”

  “这是臣职责所在。皇后不必客气。”

  沉默了一会,皇后的声音传来:“父皇身体如何?”语气平淡,就像顺带问一个陌生人一般。

  “很好,皇后挂心了。”

  你一言我一语,宇文护在一旁迷惑了。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皇后,一个怎样的国家?就算一个已经身为皇后,问起邻国的帝王,内心却没有一丝的波动:他们毕竟是父女啊!难道真的有如此绝情的人,一点都不留恋?

  越来越有趣了,宇文护淡笑,不动声色地看着常子清与皇后的交谈。

  转眼天色将晚。宇文护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眼泛泪花地看着两个一本正经交谈的人。这两人实在太无聊了,谈来谈去,都是些家常琐事,无非就是“XX身体如何”、“天京又有什么新玩意”。常子清答得也是滴水不露。这两人要不就是真的没有交情,要不就是太会演戏了。不过宇文护宁愿相信是后一种。原因很简单,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不过眼神难得凌厉一回:那就是在金殿之上,宇文朗答应他能来见皇后一面的时候。虽然只是一瞬即逝的眸光,不过还是被宇文护捕捉到了。要说里面没什么猫腻,谁信?

  常子清忽然站了起来,宇文护虽然还在打呵欠,不过心里却在暗笑:终于,忍不住了吧。就算是一丝一毫的内心波动也没问题,他有自信能看出两人要传达的信息。

  “皇后请休息,小臣告辞。郡主,小臣告辞。”

  “再见啊再见啊。”昭宁很友好地挥挥手。

  “常公子不必客气。”皇后的声音依旧淡淡的,看不出什么隐情。

  常子清又向宇文护拜了拜,之后昂首挺胸向外走。直到常子清走出了坤宁宫,整个过程宇文护都看在眼里。他第一次如此震惊: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是他看走眼,也不是他没有仔细观察,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连一点讯息都没有传达,怎么会这样?

  “三殿下,三殿下……”

  “啊?”宇文护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一转头,只觉得帘内的皇后目光冷冷地看他。宇文护立即反应过来,淡淡笑道:“哦,抱歉。”说着依旧坐回原位。

  “三殿下专程前来,所谓何事?”内里皇后的声音依旧粗而冷淡。声音如此难听的人,估计样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就算长相不赖,气质这般,也不是上乘。

  宇文护心里直叹气:也许宇文朗正是因为皇后样貌不行而对她提不起兴趣。当然,只是“也许”……

  “本皇子听说皇后身染寒疾,连春秋大祭也无法参与,甚是挂怀。特命下人准备了人参鹿茸等补品,希望皇后身体安健。黑鹰!”

  “有!”黑鹰恭敬地回话:“参见皇后娘娘。”说罢,将礼物呈上。

  “三殿下太客气了。”

  “皇后客气了。皇后身体不适,后宫也将不安,后宫不安,朝堂也会不稳的。”宇文护故意加重声调,是警告,还是试探?

  “三殿下真是鞠躬精粹。”语气依然平淡,听不出口气是揶揄,还是另有隐藏。

  “本皇子叨扰已久,告辞。”宇文护站起来,懒懒地道。

  “三殿下慢走,恕不远送。”

  “三哥再见啊~~~”昭宁也在一旁挥手道别。

  等出了坤宁宫,黑鹰凑上来道:“殿下,就这么走了么?”

  “啊。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宇文护眯着眼,摇摇摆摆地走。

  “那个常子清,我们还用注意么?”

  “当然。”宇文护懒懒地打个呵欠,眯着的眼睛也慢慢睁开了。

  “属下这就去办。”

  “黑鹰,你太性急了,”宇文护懒懒道,“不用我们特意去打听,皇兄也会找人盯着的。虽然皇兄平时一副宽仁的模样,在这个方面,他不会比任何人差。而且……”

  “而且?”黑鹰顺着他的话道。

  “而且,这晟国是他的,我何必如此关心?只要不犯到我的头上,随他闹出天大的事,我也不管。”宇文护打了个呵欠,看看灰蒙蒙的天:“好冷啊。”说着,他挤了挤眉头:“下雪天,真干净啊。干净的让我很不舒服。”

  坤宁宫内,昭宁走过来问:“皇嫂,这样真的好么?常公子他,他大老远过来……”

  “昭宁,你说这个好看么?”琴玥没有回答她,却将一只白玉凤钗插在发髻上。流苏轻摇,昭宁一愣,道:“很好看。”

  “是么?”琴玥微微一笑,“他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