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五、云龙佩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003 2009-05-13 14:18:08

    一进门,就看见热气腾腾,当中一只大锅,内里食物沸腾,地下几只酒坛。满房香气扑鼻,酒气熏天。寒霜犹自夹菜不已;翠屏歪躺在炕上,笑着嗑瓜子;赤霞却是坐在地上,一手端着一碗酒,另一手拿着筷子打拍子。而琴玥则倒在琴前,满脸红晕,想是醉酒已深。赤霞大笑道:“要女子对情郎的赞歌,来来,小娘子,给唱一首!”

  这算个什么说法?

  而琴玥一面弹琴,一面开声唱道:“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曲弹的是《良宵引》,唱的却是曌国乡间俚曲。一曲方罢,她伏在琴上,看着窗外梧桐虬枝上浓密的夜色,喃喃道:“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昭宁大步走过来,拍拍琴玥的肩膀:“皇嫂,你干嘛呢?”这一拍,却发现琴玥眼睛紧密,呼吸匀称,已然醉过去了。

  昭宁哑然失笑,让蓝琳和其他几个侍女过来,把琴玥架到寝室。她一回头,见寒霜和翠屏已然倒下,而赤霞犹自抱着酒坛喝酒。昭宁走过去推推寒霜,又推推翠屏:“醒醒,别在这里睡了,大冬天的,着凉就不好了。”完全没有动静,估计是睡死过去了。

  昭宁无奈,只好要下人又分别架着她们回房。回头一看,赤霞却坐在地上,抱着酒坛灌酒。昭宁蹲下去拍拍她的肩膀:“赤霞,回去睡了。”

  赤霞红光满面,仰着脖子灌下一口酒,大笑道:“娘娘,喝!”她看来已经醉得不轻,连昭宁都被错认为琴玥。

  “好了,起来起来,你醉了。”昭宁试着拉起她,但是失败了。

  “我没醉!”赤霞一把推开昭宁的手,又拿起酒坛大喝了一口。昭宁一汗,再次拉起她的手,却不小心拉到她的袖子上,一提,撕拉一声,袖子给扯坏了。昭宁一看,她的袖子里似乎青色花描的,似乎是内里的衬衣上的纹饰,又似刺青,似乎是动物尾巴之类的东西。当下也没细看,吩咐下人也把她架到床上,这才坐到炕上,舒服地出一口气。

  回到琴玥房里,见她倒在床上,安稳地合目而眠,衣服却还没脱下。不管怎样,外衣总得帮她脱掉吧?昭宁走上前去,推推琴玥的肩膀:“皇嫂,皇嫂。”

  琴玥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看来她是真的喝醉酒了。昭宁无奈,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自己换过衣服的自己只得卷起袖子,帮琴玥脱去外套。

  琴玥倒是很听话,虽然在睡梦中,但还是很配合得抬手抬脚,昭宁一路脱得很顺遂。剥下外衣,里面是鹅黄小袄。一股淡香袭来,清幽雅致,似乎不是熏香的味道。那是体香?昭宁嗅了嗅,香味混合着酒气,在加上体热蒸腾,更加引人。

  然而,当她靠近的那一瞬,发现了琴玥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佩。温润坚韧,白如凝脂,被雕刻成龙型。而唯一一点黑色,也被雕成眼睛,越发显得活灵活现,只怕就要腾空而去。

  但是,昭宁看到这块玉佩之时,却倒退了数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她知道琴玥脖子上挂的是“云龙佩”,是云家的不世之宝。她也知道这块玉佩之前挂在云飞的身上,一直不离身。她也知道云飞和她交情似乎非同寻常,虽是仇人,虽然此恨不共戴天,却并没有厮杀。

  而且,云四哥也似乎对她……

  昭宁捏紧了拳头,眉头深锁。她自然是知道云家对凌家的反间计,更是知道设计陷害的幕后人士是谁。可是,她并不知道,云龙佩是一对而不是一只;反间计的关键就在于另一只云龙佩,与绝世琴谱《广陵散》。

  大年初一,天空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瑞雪兆丰年。

  在这一点上晟国和曌国倒是很像,统治者们无不希望在自己统治期间有些“天降祥瑞”之类的幸事。钦天监的一帮白胡子老臣们整日价研究星象走势,除了两百年编一部历法之外,更多的也就是为了研究“祥瑞”。

  除了宇文朗和农民,对于其他的皇族成员及文武百官来说,这场雪可不是一个好事情。大冷天,三更就得起来,收拾一番之后,天才蒙蒙亮,就得在宫门前站好。等天亮之后,皇族在宇文朗的带领下,缓步行至太庙之前,三跪九叩、三牲祭拜之后,按照辈分挨个进入太庙行礼。

  拜完祖先之后,皇族还得重回宫门前,宇文朗登上高高的宫门,接受百官的祝福与叩拜。各部各司按品级分批祝拜,中午,再由宇文朗“恩赐”,皇族及众臣入金銮殿开千秋宴。

  这么一番折腾,大半天就过去了。众人依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皇后,宫里的消息,听说是重病在身,不得出行。只有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是宇文朗有意为之。不过谁又会在意呢?她与晟国朝纲无涉,又没有任何利益牵扯。对朝臣们来说,一个不受宠的皇后,甚至比不上一位新晋的嫔妃。比如说雪妃,怀有龙种的她现在可是众人关注的中心:说不定,她肚子里的,将是宇文朗的皇长子,也极有可能是皇太子。凡有女儿入宫的家里,无不翘首以盼:最好她怀的,只是一位小公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