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三、不怎么样的年夜饭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013 2009-05-11 14:45:21

    朝霞馆内大多数人都知道昭宁的脾气,倒是很习惯,只有新晋的雪妃稍稍觉得有些惊异。宇文朗沉下脸来:“昭宁,你也老大不小了,大姑娘家家的,规矩点。”

  昭宁不满意地扭扭屁股:“我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宇文朗摇摇头:“你再这样,怎么有婆家会接受你?”

  说到“婆家”问题,在座的诸人都是轻轻一笑。昭宁有些羞窘,红着脸大声道:“没有婆家就没有婆家,我就这么一个人挺好!”

  宇文朗道:“女人怎么能不嫁人?诶……看来我宠你太多了,也是时候把你嫁出去了。”

  昭宁站起来道:“我说不嫁就不嫁!再说嫁了人也不一定好,万一遇上个不好的丈夫,那我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宇文朗笑道:“你是郡主,又谁敢有这个胆子,对你不好?”

  昭宁满不在乎地道:“这有啥?皇后还是公主呢,还不是一样!”

  提到皇后,宇文朗脸色明显一沉。其他人知道昭宁曾经就这个问题和宇文朗当面顶撞过,一时间都是默不做声。

  昭宁果然没有“吃一堑长一智”的觉悟,她满不在乎地道:“不过皇嫂真的很好,什么富贵荣华,什么母仪天下,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宠也好,不宠也罢,她从来就不放在心上。”

  一听到这话,场内气氛骤然一变。宇文朗冷哼一声,冷冷笑道:“这么说,皇后还真是心如止水啊!”

  昭宁一摆手:“别说的好像皇后从前很紧张过一样。皇嫂从来就没有对这些动过心。她有自己的天地,她只对自己认为是亲人的人好。其他,就算他权势在大,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浮云一般。”

  谁是浮云?宇文朗是,宇文护又焉知不是?皇后从来没有在意过皇帝,也不稀罕自己的皇后之位,这说明什么?说明宇文朗过去对她的讥讽和羞辱,根本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宇文朗当下嘴角抽动一番,冷笑一声放下杯子。而下一刻,摇头叹气的却是昭宁。她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跟宇文朗说什么也是白搭,他绝对不会对琴玥改观的。一时间她甚至希望琴玥不如别再当什么皇后,也许放手,对两个人都好。

  想是这样想,可是怎么能放手?一个是帝王,一个是皇后,而且,还是曌国和亲过来的皇后。后位不稳则国家不定,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岂是升斗小民那般想休妻便能休得了的?

  昭宁默默地坐了下来,喝干了杯中酒。也许是和琴玥待惯了,昭宁也学会了沉默。有些时候,用言语和行动已经无法沟通,那还继续纠缠不休干什么?

  宇文彦却乐颠颠地向雪妃跑过去,瞪着眼睛看着她微凸的肚子,有些好奇地问:“这里真的有小孩子么?”雪妃笑着点点头,脸上虽有些肿,却是洋溢着欢欣和满足。

  自然,这份欢欣和满足印在宇文朗的眼里,是一抹父爱的柔情;而在柔妃和丽妃的眼中,却是一把利刃,时刻威胁着她们的地位,甚至是生命。

  自古以来,谁也不敢小看后宫倾轧。与男人们的朝堂相比,后宫更是一片荆棘满地的所在。家族势力、皇帝宠爱只是为自己的胜利增添一份筹码而已;后嗣却是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中决定胜利的法宝——尤其是在宇文朗还没有子嗣的情况之下,这件法宝的功效更为明显。

  宇文彦眨着眼睛,歪着脑袋问:“我可以摸摸我的小侄子么?”他说着,缓缓伸出手去,一脸期待。

  “五弟,你在干什么?”宇文朗一脸严肃。他可不希望这个冒失小子一不小心碰坏了他的心肝宝贝。

  宇文彦神情失落地收回手,一脸遗憾。雪妃却温然一笑,用她还不太纯熟的上京官话道:“没关系。”

  “真的可以么?”宇文彦惊喜地伸出手去,轻轻贴在雪妃的肚子上。雪妃怀孕才两个月,腹中胎儿还未成形,宇文彦只是感受到温软的肚腹之上那一份轻微的震颤,仿佛昭示着一个弱小的新生命的诞生。他高兴地喊:“小家伙,真的有小家伙!”

  “真是!”宇文朗缓缓从席上走了下来,爱怜地摸摸宇文彦的头发:“说了爱妃怀孕了,自然肚子里有小宝宝啦。”他说着,无限柔情地看着雪妃——的肚子,是的,只是肚子。对他来说,肚子里的孩子,或许真的比眼前这个女人还要珍贵。

  丽妃心中大怒,然而也不好表现,只能撇撇嘴,按着自己平平的肚子:怪谁?谁叫自己的肚子不争气?

  而柔妃的依然温和地笑着,只是那瞳仁中忽的闪过一道利芒。

  宇文彦道:“是嫁了人都会有小宝宝么?那为什么柔妃和丽妃没有?姐姐也没有?”宇文彦的亲姐姐是二公主静宁,嫁给了云飞的三哥云迪,早已孕有一子。

  宇文朗爱怜地道:“彦儿说什么呢,静宁不是早已有孩子了么?”

  摇头的却是宇文彦:“我说的不是静宁姐姐,我说的是皇后,她现在是我的姐姐。”

  又一次提到皇后,宇文朗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悦。他站直了身子,准备往回走。宇文彦也不再理皇帝的事情,饶有兴致地问雪妃好些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