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二 大年夜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977 2009-05-10 18:21:42

    腊月里总是很忙的。人们为了辞旧迎新,祈求来年的好运,打扫屋子,拜祭天地祖宗,准备过年的什物。在三国之中,诸礼最备的当属曌国。曌国自称是夏周子民,老祖宗传下来那一套东西,不论是渣滓还是精华,尽皆保留下来。而晟国明显没有那么讲究,过年不过囤积膏粱,打扫屋子,求个好彩头罢了。

  当然,晟国的皇室除外。

  腊月之后,在宇文朗的率领下,皇室成员以玉璧祭天求上苍赐福,以玉璜祭地祈大地施恩,又以四神兽祭东南西北四方,求得边疆安宁。正月初一,还需三牲祭祖,所有皇室成员齐集太庙,盼望祖宗显灵,大晟国运昌隆,福泽绵长。

  自然,女人是不能被允许参加祭礼的。被阴人的手碰过的东西,晦气,神灵祖先不愿享用。不过女人也需参加一些求福活动。三十之夜,从神坛上撤下来的福礼——多是大头大头煮熟的牛羊之类,不再加热烹制,而是由御膳房的太监当场切分,装入大鼎中,沾上调料直接食用,号称“作肉”,最是意义非凡。

  本来食用作肉,必须是皇上皇后先行享用,才能分给后宫的妃子们。不过,琴玥是享受不到这个“虚荣”。三十那天,她接到宇文朗的一道旨意,被禁足在坤宁宫,不许她参加任何皇室活动。自然,作肉她的那一份,就“无福消受”了。

  三十,宫内张灯结彩。朝霞馆更是人声鼎沸,家宴开始了。

  “喝酒!”清婉的一声喊,是琴玥说的。之后,五只盛满酒的杯子很清脆地碰在一起,水花飞溅。

  “娘娘,这样真的合适么?”怯怯的声音,来自在一旁瑟缩的翠屏。红铜的火锅下炭火熊熊,热气蒸腾,锅内肉食翻滚,阵阵香气袭来,分外引人。

  “怕什么?又没有外人!只此一天。”琴玥满不在乎地举起杯子。

  “咕噜噜,”却是赤霞一口灌下了酒,脸色瞬间变得红如朝霞,一扬空碗道,“小德子,帮我倒酒,满上,满上啊!”

  “好嘞!”小德子很干脆地抬起酒坛,把赤霞的空碗斟满酒。

  “娘娘,不要多喝。”寒霜看着琴玥喝干了杯中的酒,好心劝道。

  “怕什么?就算是醉了也没关系!”插嘴的却是赤霞,她满脸通红,一身的酒气。

  “就是,反正是御膳房孝敬的百年陈酿女儿红,不喝白不喝。”琴玥眉飞色舞,一推空碗到小德子面前,“给我满上。”

  小德子答应着给琴玥倒酒,一脸喜气。尽管不能去朝霞馆参加家宴,坤宁宫的一干人等依旧喜笑颜开。也许,就算宇文朗请她们去赴宴,她们还不乐意呢。这样轻松地喝酒吃菜,多好!

  “来,吃菜吃菜,老喝酒干嘛?”琴玥说着,扬起筷子夹起一大块肉:“你们不吃,很快就没了。”说罢,把肉放到嘴里,直说:“烫烫!”

  寒霜很细心地端来一碗酒,琴玥看也不看便一口灌了下去,喝完后,又拿起手帕抹了抹嘴道:“真是痛快!”

  翠屏扑哧一笑:“娘娘,您可真不像是曌国人!”

  “不像又如何?”琴玥挥舞着筷子,看准一大块肉夹了下去,却没想到,被赤霞抢先一步,放到嘴里。

  琴玥微微一怔,寒霜却沉着脸道:“赤霞,真没规矩!”

  “没关系没关系!”琴玥很大度地摆摆手,“就应该这样抢着吃,才香!”她一说完,马上从小德子筷子下抢下一块肉,很得意地放到嘴里。

  “娘娘太阴险了!”小德子不满地抱怨,寒霜又是一瞪眼:“怎么说话的!”可是没人理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火锅吸引住了。

  寒霜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碗里多了一块肉。她惊异地看着琴玥,却看见琴玥一脸微笑:“快吃啊,要不都被抢光了。”

  “哦。”寒霜看着琴玥,鼻子一酸,还不及道谢,就见琴玥又扬起筷子,加入战局。

  屋内热气蒸腾,一派欢欣。就连屋外的凛冽寒风和略显清冷的月光也挡不住屋内的融融春意。春节到了,春天的脚步也在临近。

  而朝霞馆内,却是另一番景致。宇文朗端坐中央,左手边分别是趴在案上懒洋洋的宇文护和奋力吃东西宇文彦,右手边第一位是正在埋头苦吃的昭宁,随后是一脸微笑的柔妃、神情倨傲的丽妃,最末的是新晋的雪妃。她依旧一身白衣,体态微微发福了些,不过精神头很好,看得出她最近心情不错。

  琴玥没来——这是肯定的。太后没到,她去南方养病了。宇文潇也没到,他陪着太后去了南方。

  朝霞馆内的气氛庄严多了。太监宫女们默不做声地一道道上菜,席间,连一声咳嗽也听不到。所有人都沉默着,除了昭宁和宇文彦,其他人吃得也是极其矜持。

  酒过三巡,宇文朗举起酒杯:“诸位,请满饮此杯。”

  皇帝的面子谁敢不给?柔妃、丽妃、雪妃自不用说,宇文护也懒洋洋地坐起来,端起酒盏。宇文彦还太小,便以茶代酒。而昭宁却是坐直了身子,扬起酒盏大声道:“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