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母凭子贵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303 2009-05-02 22:10:23

    抱歉,更新晚了。陪同学压马路一整天……累啊

  ————————————————————————

  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呼喝:“昭宁郡主到!”

  琴玥寒冰般的脸色瞬间化开,她眉毛一扬,喜道:“快请!”

  还没开门,就听见门外昭宁的小声,极具个性:“哈哈哈,皇嫂,我来啦。”

  小德子赶紧去开门,在正殿内的大家都听到昭宁爽朗的笑声:“皇嫂,你猜猜谁来了?”

  琴玥看见昭宁穿着粉色披肩,大说大笑着走进来。琴玥见她满脸喜色,也笑问:“今天你是怎么了?”

  昭宁一溜小跑,窜到琴玥身边,把她的一双凉手拂到琴玥的脸上。琴玥赶紧往后一缩,让出个地方给昭宁坐。昭宁也老实不客气地坐了过来,笑嘻嘻的接过寒霜递来的小铜手炉:“皇嫂,你猜猜,今天谁来了?”

  琴玥笑道:“还用问?在这宫里,和你我同样有交情的,就只有彦儿一人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一声笑:“哈,姐姐真厉害!一猜就准。”说着,大厅的门一脚被蹬开,一个水绿色的身影毛毛躁躁地跑进来。踢到了高高的门栏,然后“扑通”一声倒地。

  昭宁拍手大笑:“该!谁叫你这么着急忙火的!”

  宇文彦扬起小脸,恨声道:“死昭宁姐姐,下次我去求皇帝哥哥,把你嫁给柔妃的霸道弟弟!哼!”

  “呃?”琴玥看看宇文彦,又看看昭宁,一脸疑惑。不过,她还是先道:“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快扶起彦儿?”

  小德子和赤霞连忙扶起宇文彦来,琴玥也上前,弯下腰来给宇文彦拍去身上的灰尘:“摔疼了没?”

  宇文彦摇摇头:“没事。”他低下头,刚好对着琴玥的脸,忽然一生气,嘟着小嘴道:“姐姐忘了彦儿了是吧?”

  琴玥一愣,接着淡淡一笑:“怎么会?”

  “那我的生日姐姐怎么忘了?你没有来!”宇文彦说着,一脸委屈。

  琴玥笑道:“姐姐是看你功课忙,没敢打扰呢。那时我叫寒霜给你送了寿桃与点心,叫你的侍女收下了。我还准备了小礼物呢。”

  “哦?”宇文彦的眼睛骤然发亮:“我要看看,什么东西啊?”

  昭宁也摇摇摆摆走过来,刮刮他的鼻子:“小家伙,你先消停点吧,喝口茶,看你这一脚泥!”

  宇文彦不服气地叉着腰站着:“谁像昭宁姐姐,我生日的时候,你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昭宁捏了捏他的鼻子:“你个小孩子,还要什么东西?”

  宇文彦道挺起胸脯道:“我不小了!我已经十三岁了!”

  其实宇文彦瘦高的个子,站起来只比昭宁还要略略矮一些。不过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说话做事也是孩子气十足,怎么看怎么也不会把他往大人方向想。昭宁笑问:“那你说,你想要什么东西?”

  宇文彦笑道:“老规矩,天香楼上的水晶饺子、胭脂鹅脯,我要刚出锅的,热的!”

  昭宁笑道:“就你嘴馋!知道啦,下次出宫,帮你带!”

  琴玥笑道:“彦儿想吃,何必去天香楼?这里就有现成的。”

  “哦?”宇文彦很是惊异。琴玥朝寒霜努努嘴,两人相视而笑。昭宁解释道:“上次我来看皇嫂,发现尚膳监的那帮奴才狗仗人势,居然克扣皇嫂的膳食。我心里一气,跑去尚膳监大闹了一番,这帮奴才才乖了一点。不过我担心他们明面上客客气气,背地里还和往常一样,所以帮皇嫂建了个小灶。平时若是嘴馋,可以自己动手。”

  宇文彦大怒:“那些死奴才!真是狗眼看人低!不去教训下他们,我还就不依了!”说罢,挽起袖子,就要去尚膳监找茬。

  琴玥连忙拦下了他:“这孩子,真是个急性子!事情都过去了几个月了,还来翻什么旧账?”

  宇文彦怒道:“这可不行!这帮奴才,如果没有人教训他们什么是君臣大义,他们就会反上天去!”

  小德子和赤霞也上来道:“就是就是,娘娘就是太仁慈了。”

  昭宁笑道:“你们还说,平日里皇嫂宠你们也宠得过分了些。”

  赤霞和小德子吐了吐舌头。琴玥道:“算了算了,跟那帮奴才计较什么?宫里就是这样,趋炎附势,教训了他们一次,难保他们不会记恨你一辈子。”

  寒霜道:“不过这一阵,他们还挺懂礼的。”

  琴玥道:“那是自然,因为我手中掌握着后宫之印。”她说着,摸摸手中的印鉴:“即使我不受皇帝青睐,只要有这个,我就还是至高无上的皇后。毕竟,后宫之事,以我为尊。就算是皇帝亲口赏赐,若是我不答应,就算最后心愿得成,怎么也得费一番功夫。”

  “皇嫂……”昭宁很疑惑地看着琴玥淡然的脸,觉得今天的她稍稍与往常有点不同。琴玥却没有理她,径直走向椅子,坐了下来,端起那碗尚未喝完的人参汤,呡了一口,又道:“自然,我是不会逆了皇帝的意思。我没那闲心争宠,也没那功夫算计。他说是什么,我就答应什么;他不说,我就按照规矩办。就比方说今天,雪妃的赏……”

  “雪妃?”宇文彦奇道,“什么雪妃?我皇兄不是只有柔妃与丽妃两位妃子么?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雪妃’?”

  昭宁问:“听说雪淑媛怀上孩子了,雪妃难道是……”

  琴玥点头:“就是她。王公公刚才过来,带着皇帝的意思为她讨赏。封她为妃是皇帝的意思,我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昭宁叹道:“雪妃三个月内,连升四级,也太快了些。”

  琴玥道:“如果真是诞下麟儿,只怕还会上升。看她有没有造化了。我倒是无所谓的,反正她地位再高,也不可能做皇后。”

  “为何?”昭宁有些疑惑,“若是真的诞下皇子,母凭子贵,她很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