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二、我是皇后(求收藏!)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613 2009-05-01 14:40:28

    mina~五一快乐~~

  ——————————————————————

  昭宁一行人先去坤宁宫,不过,走到坤宁宫前,就愣住了。

  一贯无人问津的坤宁宫前,居然车水马龙,一长串宫女太监排成两队,站在门口。坤宁宫门庭紧闭,太监宫女们站在门前,也没个应门的,也不敢上去叩门,尴尬不已。

  看见昭宁的轿子,众人纷纷拜下:“参见郡主。”

  昭宁下轿道:“哟,今天好热闹。”

  为首的太监是个四十余岁的胖子。此刻,他的一张大饼脸愁容满面:“郡主,您是要去坤宁宫么?”

  昭宁道:“正是。王公公,何事啊?”

  为首的王公公是宇文朗的内廷太监总管,他弓着腰笑道:“昨晚皇上临幸新人,这不,来皇后娘娘这里要封号呢。”

  昭宁惊异道:“怎么不去太后那里,反倒来了皇嫂这儿?”

  王公公一脸黯淡:“太后身子不好,不宜操劳。太医吩咐,要静养,这些后宫琐事,交给皇后娘娘来办最为稳妥。”

  昭宁急忙问:“太后身体怎样?”

  王公公道:“郡主真是孝顺。据说昨晚太后晕过去了,太医一番救治,总算救了回来。”

  昭宁急急点头:“我得去看看。”

  王公公劝道:“郡主可别去了。皇上彻夜守在慈宁宫,有些娘娘听闻太后重病,想要探望,都被皇上赶了出来。说是太医吩咐,太后要静养,屋内不得喧哗。”

  昭宁道:“希望太后洪福齐天,能身体康健。”

  王公公道:“正是呢。眼下奴才还得领完皇后娘娘懿旨,才好回去复命。郡主不知能否代为通传?”

  昭宁看看站在她身边一脸沉默的琴玥,心想:皇后就在身边,传个啥啊?虽然这样,她还是点点头:“你们先等着,我去见见皇嫂。”

  王公公的胖脸上笑开了花:“奴才谢谢郡主。”

  昭宁一摆手,让蓝琳叫门。叫了几声之后,门开了一道小缝。小德子精神萎靡,黑着两个眼圈,看了看蓝琳:“郡主。”

  然而,当他的目光不经意瞟到昭宁身边一位宫女身上时,忽然瞳孔大张,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笑容:“皇……”

  昭宁适时上前:“有什么话进去再说。”说着,她向身边的王公公使了使眼色。

  小德子会意,比出一个“请”的姿势:“郡主请进。”

  昭宁挺胸抬头走了进去,蓝琳与琴玥紧随其后。王公公正要上前,却不妨小德子“砰”的一声关上门。王公公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佝偻着背,静候昭宁佳音。

  等了不多会的时间,忽然坤宁宫内传来一声响动,有人跑来的声音。接着,门锁一动,小德子大开着门,笑道:“王公公请!”

  王公公点头,双手托着盘走进了坤宁宫。

  王公公进了院子,侯在正殿外。虽说规矩是不好四下张望,然而人的好奇心是无穷的,他也忍不住四下看看这位“传说中”的皇后的寝宫。

  坤宁宫安静如斯,花木幽深,修剪得倒是很好。梧桐木下有一局棋,小径上一片落叶也无。正殿的廊柱被擦得一尘不染,偶尔有鸟儿落下,舌鸣婉转,追逐着飞向远方。

  等了不长的时间,忽然听见里面一声传:“王公公请进。”

  王公公恭敬道:“谢娘娘。”

  迈过高高的门槛,他依然不敢抬头,低着头弓着身子,十分恭敬。

  空气里还淡淡地飘荡着点甜香。是脂粉?不是的。那是花香?

  “有事么?”一句声音忽然传出来,冷冷的,刺得他一缩脖子。

  王公公终于忍不住微微抬头,看见不远处一道珠帘后面,有一位女子,正襟危坐。穿着皇后衣装,身上金玉珠翠,十分耀眼。他弓着身子道:“奴才王大林,奉皇上之命,替含雪姑娘要封号的。昨晚皇上临含雪姑娘,按规定要应有此封。”

  “呈上来。”依旧是平静如水的声音。王公公连忙把手中托盘内的名册交了上去。一位穿着白色绸裙的宫女道:“交给我吧。”

  珠帘晃。即使弓着腰,王公公也能看见帘内白衣宫女将名册交给了皇后。一直悉悉索索的翻页声,皇后的声音又冷冷传来:“后妃封赏的事情,一向是太后所管。与本宫何干?”

  王公公道:“太后重病,流连病榻。皇上仁孝,不忍太后再为琐事辛劳,故传旨命皇后接管后宫之事。自今往后,宫内但凡有封赏之事,皆由皇后决断。早先李公公应该已经过来传过诏了。”

  琴玥一惊,向身边的寒霜使了个眼色。寒霜点点头,琴玥心里有数:“宫内的定制是如何?”

  王公公道:“皇帝宠幸无名份的美人,可以封为昭仪,可以封为淑媛,也可封为嫔。”

  琴玥道:“太后是如何做的?”

  王公公道:“上个月皇上宠信柳荫宫的柳美人,太后赐了昭仪的名号。”

  琴玥道:“含雪是金帐汗国送上的美人,与柳昭仪不一样。”

  王公公道:“这倒不清楚。给什么封号,还不是娘娘一句话?”

  琴玥冷冷道:“这话糊涂。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名不定则令不顺。难不成今日我高兴,封她个贵妃做做,也是可以的?”

  王公公惊得冷汗直流,连忙跪下道:“奴才该死!”

  琴玥的话音依旧冷冷的,她一抬手,宽大的袖子落了下来:“你起来吧。”

  “谢娘娘。”王公公赶紧站了起来。琴玥的话语跟着递到:“看好了成例,再来坤宁宫。你先去吧。”

  王公公汗滢滢的,答应着退了下去。

  看着他走远,琴玥命寒霜卷起帘子,然后吩咐道:“去拿盏茶来。”

  寒霜答应着退了下去,然而却很疑惑地看看琴玥平静的面容。今天的她与平常似有不同,然而究竟有什么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赤霞和翠屏侍立两旁,看着琴玥呆呆的脸。昭宁也过来,拉着她的手。琴玥的手好凉!似乎从来没有发现,一贯温软的她的手,居然如此之凉,只怕要寒到心里。

  赤霞给昭宁使了使眼色,昭宁会意,问道:“皇嫂,你怎么啦?”

  琴玥缓缓回头,目光呆滞,却黯然一笑:“昭宁,我这是学着要做一位皇后呢,当皇后不是得威严么?当皇后不是得执掌六宫么?当皇后不是得母仪天下么?我是皇后,我是皇后啊!”

  微风吹过,茜纱窗飘起。外面清新的空气却吹不散她面部的愁云,虽然微笑,却始终不得展颜。

  昭宁惊异地看着琴玥看似沉静的面容,她平时水灵的瞳仁此刻却眸光暗淡,一点生的灵气也看不出。但是,那张脸孔上,分明写着坚定与决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