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一、擦肩而过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642 2009-04-30 14:27:29

    新卷新气象~~

  话说毕业论文大体搞定之后,时间也有了,除非重大事情耽误,否则只会加更,不会少~~

  无耻的求收……各位亲,打发点吧……

  ————————————————————————

  琴玥随着昭宁进宫,在这之前,换上了宫女的衣服。昭宁见琴玥精神恍惚,以为她又遇到什么事情,倒是不敢多问,一路沉默地进了宫。

  车行至玄武门,昭宁亮出腰牌。军士见是郡主,不敢耽搁,一挥手,通行。车驾隆隆,刚进门不久,就听见后面许多人纷纷拜倒:“拜见三皇子!”

  是宇文护!昭宁记得,琴玥说过宇文护纠缠自己的话,当下小声吩咐道:“皇嫂,你不用急。我自有主张。”

  琴玥也不知听没听见,许久不见动静。从刚才开始,昭宁和她在一起时,就发现琴玥一直魂不守舍。要不是眼睛望向远方,就是问话不答。最多最多,许久之后反应过来:“啊?你刚才有和我说话么?”表情木木的,像是什么都没有进心里。昭宁一直很担心,却不知怎么帮她。

  现在又遇到宇文护,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周围人倒下拜道:“拜见三皇子!”蓝琳假冒“寒霜”,当下也重重下跪,把头埋得低低的。当然,琴玥飘飘悠悠,也随之拜下。

  远远的,传来宇文护的笑声:“哟,昭宁,这么早来?”

  昭宁出轿子:“三哥,我去看看太后。”

  宇文护道:“正是呢,太后这几日身子不好,问候下也很好。”他走了过来,就琴玥面前站住,可万幸的是,他并没有发现眼前这位宫女有什么不同。

  昭宁问道:“三哥不上朝么?”

  宇文护潇洒地摇摇扇子:“你知道我是啥,比逍遥王还逍遥。没去天香楼上喝花酒,就已经很好了。”

  昭宁笑道:“还说没有,三哥~”她说着,故意用胳膊肘碰碰宇文护的手臂,挤眉弄眼地笑道:“三哥,那位凤媛姑娘,怎么样?”

  宇文护笑得云淡风轻:“我还没问你,你倒先问起我来了。说,昨晚和小云去了哪里?”

  昭宁面色一红:“哪有?我和云四哥是去办正经事的。”

  “哦?终身大事,岂不正经?”

  “三哥,”昭宁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自己去凤仪楼,倒来说我!”

  宇文护笑道:“我是关心昭宁妹妹的终身大事啊。”

  昭宁被说得脸色潮红:“四哥就不会乱嚼舌根子,三哥最讨厌了!”伸出粉拳来,就想在宇文护的胳膊肘上锤几下。宇文护笑着躲开:“妹妹饶命!”

  正打闹着,忽然门口的兵士们又是齐声拜倒:“拜见四皇子!”

  当下昭宁停手,宇文护看着宇文潇缓缓走来:“哟,四弟,早上好啊。”

  宇文潇一脸平静,只点点头,并不答话。

  昭宁冲上去挽着宇文潇的胳膊,告状道:“四哥,三哥他欺负我!”

  宇文护笑道:“我哪敢欺负昭宁妹妹啊!”然后两人笑眯眯地看着宇文潇,却见他脸色凝重,眸光无神,只轻轻点了点头。

  “咦?”昭宁也觉得奇怪,放开挽着宇文潇的手,问道:“四哥,你怎么了?”宇文护的笑容一收:“四弟,怎么了?”

  宇文潇却依然眼神空洞,摇摇头,对着宇文护和昭宁一拜,又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而琴玥呢?她一直低着头,根本不知刚才在她眼前出现的男子,就是她日思夜想,下了很大决心才狠心放手的黄潇黄公子。不过,就算她知道,又能如何?上前说:“你带我走吧”,还是继续沉默地做他们的皇后与殿下?

  又一次的错过,是福,是祸?

  也许,琴玥昨晚的那声“再见”,既是分别,又意味着再一次的相遇。

  人生无常。

  “四哥他怎么了?”昭宁看着他的背影,缓缓问。

  “我也不知。”宇文护有些奇怪地答。

  宇文潇的离去让昭宁和宇文护很是不解。在他们的心里,宇文潇一直是一位温文尔雅,谦恭知礼的人。若是往常昭宁向他求救,至少宇文潇得安慰几句,然后笑眯眯地劝劝二人。可今天却一反常态,悠悠离去。怎么了这是?

  “不过,看起来像是被心爱的女子抛弃时那种肝肠寸断。”宇文护三句话不离老本行,他可是京城第一风liu殿下啊。

  “去,以为四哥和你一样呢!”昭宁笑道,“三哥,我是不是很快就要有第一百位小嫂子了?”

  “你说的是凤仪楼那位花魁?”宇文护狭长的美瞳看着昭宁,笑得很随意。

  “那是,”昭宁道,“凤媛我见过,当真倾国倾城,而且还弹得一手好琴。”

  “她长的是不错,琴弹得也还好。”宇文护轻笑,顺着她的话说。

  “那是不是三哥……上次你娶花魁天心的时候,据说可是全城轰动,我没有看到,实在遗憾。”昭宁瘪着小脸,神色失望,“这次娶亲,一定要带上我啊,我要见识见识。”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小丫头,你急什么!”宇文护拿着扇子骨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莫不是,你也想早日出嫁?”

  “三哥!”昭宁脸蛋一红,跺了跺脚,嗔道,“不理你了!哼!”说罢,她一转身坐上轿子:“我们走!”

  身旁的仆从呼啦啦起身,琴玥也跟着起身,挨着轿子走,随着大队人马入宫。

  宇文护打开扇子摇了摇,笑道:“这个小丫头。”

  不过,当他把目光放到琴玥的背影上时,忽然凝眸,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她的身子。

  “三殿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黑鹰走了过来,看见宇文护眯着眼睛。他自从宇文护从边疆回来以后,便一直跟着他,有两年光景了。宇文护思考的时候喜欢半眯着眼睛,这个小习惯,他自然是知道的。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宇文护回过神来,摇摇头,有点晕眩。昨晚酒喝多了。

  “三殿下,明日还去凤仪楼么?”黑鹰弓着腰,很贴心地问。

  “不必了。”宇文护摇摇扇子,“女人嘛,你若是天天在跟前转,她肯定把你不当作一回事。追女人,就得若即若离,关键时刻下大手笔。”他很有经验地谈。

  “三殿下英明!”

  宇文护肃然道:“黑鹰,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听奉承话。”

  黑鹰一愣,点点头:“是,属下知错。”

  宇文护面色一缓:“不过,至少,这一招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她就……”

  宇文护忽然抬头望天,天蓝蓝的,白云飘动,他的眼睛又眯了起来。许久,才道:“走吧。”

  黑鹰一愣,重重点下头:“是。”然后宇文护又以他通常懒散的姿态,一步三摇地进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