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六十二、月夜寻人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507 2009-04-28 13:46:58

    召唤收藏,云飞登场~~

  ————————————————————————

  深夜,一队人马在上京寂静的街道上穿行。

  质子府侧门前,那对人马忽然顿住,当先两人跳下马来,从背面看,是一男一女。男子身长玉立,而女子披着披风。男子几步跑到侧门前,“咚咚”叩门。

  “来了……谁呀?”内里的看门人睡得正香,不经意被人敲醒,一肚子怨气没处发:“大晚上的,干什么这是?”

  他打开了门,却见门口有一男一女,身后跟着至少十七八个人,举着火把,一脸焦急。那敲门的两人倒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男女,衣冠楚楚,像是有钱人的样子。只不过这大晚上的,带着这么多人来质子府,表情严肃,是要干嘛?他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质子府所为何事?”

  那少年上前一步,掏出腰牌:“我是云家四公子云飞,奉四皇子之命,来找个人的。”

  “哦?”看门人看见腰牌,立马恭敬地弯下腰:“不知云四公子要找什么人?”

  云飞道:“伊顿王子在下不敢讨饶。劳驾,先请穆言穆兄出来,有事面禀。”

  看门人眉毛一跳,看了他一眼,然而没说什么,只是比出一个欢迎的手势:“里面请。”

  云飞点了点头,大步跨了进去。他身边的女子也一愣,先吩咐身后的一对人:“你们现在门外等着,我和云四哥去去就来。”

  那些人万分恭敬地道:“是!”

  进了偏厅,早有人上茶。不久,就听见一人笑道:“云四公子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云飞与昭宁见屏风之后走出一位气度非凡的高大少年,冲着他们豪爽一笑,正是穆言。云飞连忙上前作揖:“深夜打扰,还望恕罪。”

  穆言连忙笑道:“云四公子太客气了。不知小弟有何事能帮助云公子?”

  云飞一踟蹰,倒是昭宁上前一步:“宫里走失一个人,是出了宫的,你看见了没?”

  此话一出,穆言顿时愣了一下。宫里走失一个人,难不成是“他”?

  “为何找到此处?”穆言问。

  昭宁道:“问过其他出宫的人,都没有缺漏,除了伊顿王子府。”

  云飞也道:“若是穆兄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请告之,必然有赏。”

  穆言表情一收:“没有。”

  云飞很是失望:“是么?”穆言问:“不知是哪个宫里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云飞摇头:“没事,没事。”

  昭宁拉着云飞的胳膊:“既然他都不知道,还废话个什么。云四哥,我们走!”

  云飞点头,回头对着穆言又是一作揖:“若是穆兄知道那人的下落,还请告之。”他顿了顿又道:“毕竟……她很重要。告辞!”

  穆言意味深长地看着云飞的背影,眯起眼睛,嘴角上牵出一抹笑意。

  “云四哥,现在我们怎么办?”昭宁看着云飞,忽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宫里的情况还不知道……也许她还未出宫吧。”云飞看着昭宁,“郡主,你问过了朱雀门和玄武门的守卫,确定除了日常的进出之外,就只有伊顿王子的车驾进出过皇宫?”

  昭宁点点头:“正是。我问过坤宁宫大侍女寒霜,知道皇嫂她在宫里几乎闭门不出,从不与人打交道,除了慈宁宫,也从不去别的娘娘的宫殿逛。唯一去过的地方也就是夕颜堂,不过还是晚上去的——也查过了,真的到处都找不到。而且,还在逸园金帐汗国的比武的零时更衣室内发现一件太监的衣服。”

  “是啊,是挺可疑的,”云飞点头,“但是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毕竟这是质子府,事涉两国,得审慎行事。”

  “皇嫂她到底去了哪里啊……”说着说着,她都快哭出来了。

  “别急,你想想,娘娘她并不是一个不懂分寸的人。她要出宫,必然会找最为可靠的途径。我的意见是,我们还是得立足与搜索宫内,毕竟出宫不是这么容易的事。还有就是再探查一番出宫的人,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

  “那……这质子府?”昭宁还是有些疑惑。

  “当然还得继续盯着……我总觉得,这位穆言,有些……”

  “有些什么?”

  “我也说不出来,总之有些怪。”云飞上马,“走吧,我们先去找找别的地方,这里,留给下人来守着就好。”

  昭宁也上马,吩咐了下人几句,一拍马,两人迅速消失在夜幕里。

  两人在十里春风路上奔跑,并驾而行。暮色深沉,虽然昭宁的心中仍是七上八下,然而,有了云飞在身边,她觉得安心多了。

  凭心而论,如果没有寻找琴玥这档子事,只是两人在静夜里骑马,一路风声呼啸,而她的心里,是安定的。

  路过凤仪楼,门前依旧车水马龙。曲继宗和王赫赫然在目,不过奇怪的是,许卓然也婉然在侧。看见云飞,王赫大笑道:“哟,云贤弟,好久不见啊。”

  见是故人,云飞也不好完全无视。他跳下马背,对着眼前三位少年道:“王兄、曲兄、许少爷,晚上好。”

  曲继宗也笑道:“云兄,深夜骑马,所谓何事?莫不是,为了看凤媛,所以才迫不及待地赶来?”

  云飞淡淡一笑:“曲兄太抬举在下了。”

  王赫问:“云贤弟深夜出门,可是有什么大事?”

  云飞道:“找人。”

  马上的昭宁有些不爽了,嘟囔着嘴道:“云四哥,赶紧的。”

  “哦?”旁边三位公子哥实际上早已发现了这位马背上的漂亮女人。不过看她衣装不凡,气质高贵的模样,倒不敢轻易碰钉子。而且……怎么看怎么这位漂亮女人,她咋就那么眼熟呢?

  昭宁很不喜欢与这几位公子哥交谈,不满意地撇过脸,看别的地方。美人似嗔非嗔,更是诱人,几个公子哥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哟,小云,是你?”一声懒散轻佻的话语,只怕整个上京,再也找不出如此有特色的声线——一听便知是三皇子宇文护的声音。

  果然,一回头,就看见宇文护淡笑着走来,他依然是一身大红的衣装,摇着扇子,一步三晃地过来。

  ——————————————————————

  我是不信一个誓言之后,就有什么决断的。

  该遇上的会遇上,不该遇上的也会遇上。

  感情方面,好戏才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