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五十八、会美人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976 2009-04-25 14:17:27

    云飞、宇文潇和宇文护都要登场,喜欢他们的亲表错过~~

  ——————————————————————————————————

  玄武门。

  本来宫门也是晚上必关。因为今日酒宴的缘故,宇文朗特意吩咐下来,让昭宁回府之后再行关门。不过浑水摸鱼借此出宫的也有不少,比如宇文潇,比如昭宁在玄武门前遇到的宇文护与黑鹰。

  “郡主。”黑鹰给她请安,表情依旧冷冷的。

  昭宁一拉缰绳,马儿高扬前蹄之后停了下来。昭宁看着宇文护,有些惊奇地问:“三哥,这么晚了,还出宫?”

  宇文护望着她笑道:“哟,昭宁,是你?你不是去坤宁宫了么?发生了什么事?”

  昭宁一愣,又道:“哦,没事,没事。”

  宇文护又笑。昭宁看着宇文护,倒问:“三哥,你深夜出宫,所为何事?”

  宇文护道:“宫里日子无聊,去凤仪楼看美人去了。”

  “凤仪楼?”昭宁会心一笑,“你是去看凤媛的?”

  “哦?”宇文护看看昭宁,有看看他身边的黑鹰,“想不到凤媛如此出名,黑鹰跟我提起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呢。你也知道?”

  “不仅知道,我还见过呢,”昭宁有些小坏地笑,“曲继宗可是她的狂热追求者,看那架势,不娶凤媛誓不罢休。”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去见识见识。”宇文护又是懒懒地笑。昭宁却跨上了马背,马鞭一扬:“三哥,我就不打扰你去会美人了,我先走一步。”说完,也不等宇文护的招呼,马儿一窜,便离开了。

  宇文护却看着她的背影,口中兀自喃喃道:“凤媛么……”

  宇文潇快马加鞭,又过了半个时辰,才赶到宸枫馆。他几乎是从马背上直接跳了下来,小跑着去叩门:“开门开门,是我。”

  过了不久,门“吱呀”一声开了。胡叔从里面探出头来,见是宇文潇,连忙把门大开,恭恭敬敬地道:“四殿下。”

  宇文潇却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把马鞭塞在他的手上。胡叔会意,出门牵马。

  紫萱快步走过来:“四少爷。”

  “不必多礼,凌姑娘呢?”

  想不到那位凌姑娘真是四皇子的心上人,她也确实高雅清秀,只可惜……胡叔叹了口气。

  紫萱面露苦涩:“紫萱无能,留不住凌姑娘。凌姑娘她,已经走了。”

  “什么?”这一听当真如同雷轰。宇文潇急急拉住她的手臂:“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不久,也就一盏茶的时间。”

  宇文潇立马转身:“还愣着干什么?追啊!”说罢,一把抢过胡叔手上的马鞭,翻身上马,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寂寂的山道里。

  紫萱与胡叔面面相觑,之后,又转身跑向内里:“来人啊~~~”

  云扬馆内,灯火通明。

  云飞回到家时已经夕阳西下。与母亲还有两位嫂嫂吃过饭,他就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云扬馆其实人并不多。云天扬与大哥、二哥还在镇守天门关,而三哥云迪娶了公主为妻,住在公主府内。云扬馆里除了自己一口男丁,剩的都是老弱妇孺,阴盛阳衰啊。

  云飞像往常一样,会在自己的院子中练练身手。不过,今天的他与往常有些不同。

  云飞拿起一杆枪,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的全是下午比武场中穆言的动作。

  说实话,自穆言第一下闪过自己的攻势之后,云飞就看出了穆言深不可测的实力。之后,穆言像是一直被动地左挡右格,仿佛毫无还手之力,但是每一次,无论自己出招如何迅速,都能被他恰到好处的躲开。而自己最有自信的一击“直捣黄龙”,不仅被他躲过,甚至还有余力还手反击。说实话,若不是宇文朗在关键时刻叫住两人,说不定,输的人就是他云飞了。

  不过,穆言千算万算,也忽略了一点。云飞他最顺手的武器,并不是枪。

  云飞闭上眼睛,仔细回想穆言的每一个动作,他的脑中开始一遍遍计算,自己那一枪应该怎么刺,使多大的力道。

  忽然,他瞪大了眼睛,眼前仿佛出现了穆言的幻象。云飞挺枪,猛地朝那幻象刺去。“穆言”左闪右避,动作看似笨拙,实则灵巧不已。云飞压低一口气,刺,横,压,戳,到了最后一击“直捣黄龙”,他深吸一口气,枪杆用力一压。“穆言”却轻松一笑,弯下腰来,伸出短棍,直指他的檀中穴。

  怎么做?云飞忽然身体腾空,跃向空中。一个漂亮的空翻,手中的枪杆随之向后一挑……

  如果说下午的比试他使出这招来,穆言或许早就去天国报道了。云飞从空中落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这才收拾起枪杆。

  然而,正当他准备回屋睡觉时,下人忽然来报:“四少爷,有人来找。”

  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有人来,难道真是要紧的事?云飞眉头一皱,整了下衣服,走到前厅。

  厅内灯火通明。云飞见一个人背向而立,蓝色的披风,长长的黑发,显然是个女人。而在这个女人身边,母亲、大嫂、二嫂宛然作陪,看见云飞出来,尴尬地朝他笑笑,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云飞上前,很恭敬地道:“在下云飞,不知何事……”

  话还未说完,就看见那人一回头,一脸焦急,却是昭宁郡主。

  云飞有些诧异:“郡主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要事?”

  昭宁一把拉住云飞的胳膊:“凌姑娘她,不见了。”

  ——————————————————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