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五十七、皇后失踪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852 2009-04-24 15:11:32

    绿衣宫女瑟缩地站在一旁,宇文潇连忙温言道:“不碍事的,放了她吧。”话音刚落,那侍卫很狗腿地放开了她,一脸媚笑地看着宇文潇。

  绿衣宫女来不及道谢,却是一脸忧郁地往里闯,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人。当她看到醉倒的昭宁之后,再也忍不住向她跑过去。

  宇文护听到后面的响动,也回过头看看,一位绿衣宫女神色焦急地跑向昭宁。他最近见过的宫女虽多,印象却很分明。眼前的这位女子,虽叫不出名字,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是坤宁宫的人。

  她来找昭宁,是皇后出了什么事情么?

  想到之前皇后在太庙前不屈的景象,前次去坤宁宫时听到的绝世琴音,坤宁宫的陈设、墙上挂着的字画、梧桐木下的棋局,一切的一切显示出这位皇后的不一般。昭宁说上次擅闯坤宁宫时,皇后对自己粗声粗气的话是装出来的,她不想显她的身份。为什么她不愿意见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见过她,还是……

  他很好奇地看着绿衣宫女跑到昭宁面前,推推昭宁,小声唤道:“郡主,郡主。”

  昭宁嘴中嘟囔两句,换了个姿势又睡了过去,她真是喝多了。

  “郡主,郡主,大事不好了。”绿衣宫女不死心,依然摇晃着昭宁的胳膊。

  “嗯?”昭宁终于醒了,迷迷瞪瞪一抬眼,面前的女子一脸焦急,是翠屏。

  “嗯?翠屏?你来这里干什么?”昭宁摇摇脑袋,头像快炸开似的涨,晕晕沉沉,胃里翻江倒海。

  “大事不好了,”翠屏犹豫了半晌,眼泪都要掉出来,“娘娘她,不见了。”

  “什么!!!”昭宁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城门口。

  守夜的兵士们打着呵欠,望着枝头那弯月牙,倚着城墙,有些困倦。

  天气有些冷了,树叶也渐渐变黄,一阵秋风吹过,黄叶簌簌飘落,格外萧瑟。

  若非为了一口饭,谁愿意这么大冷天在外面吹风?回家搂着老婆孩子,吃着热饭热菜才是人生。

  “啊欠!”又是一股冷风吹过,士兵们不由自主打起了喷嚏。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士兵们精神为之一振,终于有事可干了。

  果不其然,那马蹄声就是冲着城门来的。等不了多久,就看见浓密的夜色下,一位白衣人骑着一匹白马而来,非常惹眼。

  近了以后再看,是一位年轻的公子。马在城门前停了下来,白衣公子端坐在马背上,喝道:“我要出城。”

  兵士们看这公子一身绸缎,气势不凡的样子,倒是不敢轻慢。当下有人陪笑道:“这位公子,真是抱歉,这里已经关门了。若想出城,明日赶早。”

  “少废话,给我开门!”白衣公子面色急切。

  “这可不行,”守卫一脸鄙夷,“就算他是皇子,没有皇上的诏书,我们也不能开门。这是规矩。”

  “哦?”白衣公子也饶有兴致地道,“巧了,我正是皇子。”说罢,他从怀里掏出腰牌。

  守卫一看,腰牌货真价实,连忙率领兵士们下跪:“拜见四殿下。”

  宇文潇把腰牌收回去,握住缰绳:“可以开门了么?”

  守卫很汗颜地低下头来:“对不起四殿下,没有皇上的诏书,我们不能开门。”

  宇文潇一愣,这事情确实有些棘手。思前想后,他从怀里又掏出一块玉佩来,递到守卫眼前。守卫抬头一看,玉佩上雕龙戏凤,上书几个大字“如朕亲临”。

  这可是皇帝御赐之物啊!

  宇文潇平日常帮皇兄处理国事,为了他便宜行事,宇文朗特赐他此玉牌,以备不时之需。可没想到,这第一次使用,却是为了泡妞。

  “可以开门了么?”宇文潇把玉牌收了回去。

  “是是,”守卫哪还敢反驳,一扭头很爽快地道,“开门!”

  宇文潇也没跟他废话,手一扬,马鞭高高甩起,等门一开,鞭子重重抽在马儿身上。马儿吃痛,长嘶一声,箭一般冲出城外,不久就消失在夜幕里,再也分辨不出。

  昭宁听到了翠屏的话,当真是震惊不已,连酒都吓醒了。她急急忙忙跟着翠屏走到坤宁宫,才发现这边早已乱成一团。

  寒霜泪水盈盈,一见昭宁进门,便跪倒在她面前:“郡主,娘娘她……”

  昭宁扶起她:“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

  赤霞快嘴,连忙道:“今日中午,您让蓝琳来传话,说是不能带娘娘出宫。”

  昭宁道:“没错,然后我让蓝琳回府了。有三哥在,我怕他认出蓝琳来。”

  赤霞又道:“然后娘娘一直嚷着要出宫,正好小德子要去帮小荣子的忙,娘娘换上了小德子的衣服,急急忙忙出门了。可是,可是傍晚小德子回来,说是没有见过娘娘,这可怎么办啊?”

  昭宁站起来:“这……”

  “郡主!能救娘娘的,只有你了。”坤宁宫的几个奴婢们都跪了下来。

  “我知道,”昭宁踱着步子,“首先得在宫里搜寻。不过,也不能排除她出宫的可能性……这样,你们先在宫里面问问,看看有没有发现可疑的小太监,还有就是抓到什么人了没有。我出宫,去找云四哥帮忙。”

  众人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四散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