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五十二、我要皇后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480 2009-04-19 22:32:03

    一声“请”字之后,云飞挺枪向着穆言右肩刺去。这一刺刺得极有威势,穆言急向左闪,那头竹竿就在他右肩寸许处擦肩而过。

  穆言赞道:“云家功夫,果然厉害!”话未说完,云飞枪头一晃,又向他刺来。

  穆言急忙闪躲。云飞一杆枪使得倒是虎虎生威,左刺、右刺,向上一挑,穆言见势不好,连忙横起短棍,左挡又格,但这枪似乎是粘上了穆言,枪头一转,又攻了上来。

  枪是百兵之王,皆因把距离留给自己,把危险留给敌人。穆言使一根短棍,近身作战能够发挥所长,讲究轻巧机变,点穴、刺击、拍打、挥击都能达到克敌制胜的效果,而面对长枪,就只能望洋兴叹了。眼看枪势愈发凶猛,穆言手中的短棍只能拨开枪头,再想进一步攻击,真是难上加难。数十招以后,渐渐落于颓势,只有抵挡之功,而无还击之力了。

  场内两人酣战正炽,场外的加油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叫声最响的似是昭宁,她一口一个“云四哥”,那唾沫横飞的豪放样,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郡主所为。

  两人战到琴玥附近,琴玥得以仔细观战。云飞提一口气,“枪头”忽然折回,虚空画了一个圆圈,然后从圆圈中心打着旋儿猛地向前刺来,正是他的得意招数“直捣黄龙”。

  这一刺极有威势,向前速递的“枪头”卷起了一阵风,直指穆言的心脏。

  一尺、两寸、一寸,枪头就要递到,而却穆言不知所措,直愣愣地站着。就算枪头是木质的,然而云飞奋力一击,不死也会半伤了。

  枪头离穆言更近了,身在场边的琴玥甚至都能感觉到枪头上卷起的疾风,她长长的发鬓随风飘扬。“小心!”琴玥禁不住一声轻唤,却是提醒穆言。

  声音虽低,然而穆言与云飞却都听见了。穆言略侧过头来,对着琴玥微微一笑。而云飞则是皱紧眉头,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

  就在枪头即将戳中穆言的一瞬间,忽然人影一闪,云飞还没反应过来,穆言已经消失了。云飞瞪大了眼睛,可是眼前的确没有穆言的身影。可是枪还在继续前行,云飞下意识地地压下枪,视线一低,果然发现穆言弓着身子,右手握紧扇子,向他的檀中穴点去。

  云飞大惊,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够悄无声息躲过自己全力一击的“直捣黄龙”,不过此时枪长的优势发挥出来了。只要自己不断压低竹竿,就凭着云飞手中那根短棍,根本碰不到自己一片衣角。

  “停!——”忽然一声吼,却是宇文朗。云飞与穆言闻言,尽力压住向前冲的趋势,就地转了两圈,稳住身体。

  宇文朗站起来道:“两位皆是勇士,点到即止便罢。切磋武艺,不必两败俱伤。”

  云飞恭敬地道:“遵命。”收起长枪,对着穆言一行礼:“得罪了。”穆言也回礼,两人将手中武器放回原处,又回到场内。

  宇文朗道:“云爱卿武艺高强,赏黄金百两,锦缎十匹!”

  “哦哦,云四哥,下次喝酒你请!”云飞尚未回话,跳起来高声打劫的却是昭宁。丽妃闻言,又是不屑地努努嘴,屁股又远离昭宁几分。柔妃摇摇头。低声笑道:“郡主啊,该说你什么好!”

  宇文朗脸上也是挂不住了,回头嗔道:“昭宁,给我规矩点!”昭宁“哦”了一声,乖乖坐了下来。宇文朗对着伊顿王子尴尬地笑道:“抱歉。我这臣妹不懂规矩,让王子见笑了。”

  伊顿王子却笑道:“郡主活泼开朗,很是有趣!我们草原的女人,从来都是动心任性的,没什么太多的规矩。”

  宇文朗又笑着看场下的穆言:“这位壮士武艺高强,想要朕赏赐什么?”

  穆言却忽然抬头:“陛下,真的要什么都可以么?”

  宇文朗一愣,又是笑道:“只要朕给的起的,都行。君无戏言。”

  穆言于是大咧咧地立起身子:“臣下想要……想要陛下的皇后。”

  !?

  此言一出,当真全场皆惊!

  想要皇后?

  他也当真大胆!

  所有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这个不知死活的草原蛮子身上。宇文潇大怒:“大胆!”伊顿王子更是惊得脸都发白,站起来大喝:“穆言!”

  宇文朗脸上阴晴不定。他虽然讨厌琴玥,但在外人面前,也不至于让人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皇后,虽不是他心头所爱,毕竟代表了整个国家,由不得别人来戏谑。

  而琴玥呢?她的脸上涂了厚厚一层药膏,已然看不出她的本来面色。然而,就她那双瞪大的眼睛、微张的嘴唇来说,已经是惊讶到了极致。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琴玥双拳紧握,神色紧张地盯着穆言。

  而穆言表情依然随和,他接下来道:“臣下想要皇后从曌国带来的美女。江南女子柔媚温柔,臣一直心向往之。”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面色皆是一松。宇文朗缓了缓道:“皇后从曌国只带来一位女子,是她的贴身侍女。”

  穆言脸上有些失望:“既是如此,臣不好夺皇后所爱。”宇文朗道:“如此,就照云飞所得,也赏赐你相同一份。”

  穆言跪下拜谢:“写陛下恩赏。”

  穆言走到场边,琴玥目光炯炯,盯着他出神。是的,方才他在众人乱哄哄之时出列,拿起短棍,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那一番大逆不道的话,都是有预谋的。

  众人纷乱之际,他一个人站了出来要求比试,成功转移众人注意力。他擅长武器的应该不是短棍吧?他是侍卫,如果擅长短棍,一般会随身携带。但是至少上次在天香楼上,琴玥并没见他用棍。而最后那一番惊天话语,不是想哗众取宠,却是想要众人以为他只不过是沉迷酒色的无用之徒。他似乎惯常在众人面前示弱,而在关键时刻,却能一击即中——看他与云飞的比试就能知晓。为何一开始他只是招架,却不出招?不是他怯阵,更不是他功力不济,却是他在观察云飞的情况,想着该如何出手!

  好个厉害的角色!琴玥眼中闪出一抹深沉。眼前这个男人,要武功有武功,要智谋有智谋,要耐心有耐心,与他为敌的人,要小心了。

  只是琴玥还不明白,穆言这样一位人物,怎么甘心做伊顿王子的侍卫,而不建功立业,做一番大事?

  难道……他另有所图,而又时机未到?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眼神怪吓人的。”穆言轻笑,脸色轻松。

  “哦,我在想,待会如何让你请我喝酒。”琴玥眼神一收,面色平静。

  穆言也不答话,两人静静站着,等待酒宴结束。

  而酒宴上的宇文护仔细打量着穆言,脸上的笑意无影无踪,眯起眼睛,紧皱眉头,似有心事。

  西边天上,一轮红日,斜阳晚照。

  ————————————————

  剩下的字数也补完了,求个收藏吧,推荐换地方了,习惯从分类推荐窗口点进去的亲给个收藏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