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十三、地域红莲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843 2009-04-11 18:50:14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又有一批士兵被带到城下,等待他的命令。他当时看也未看,缓缓往夜光杯中斟了半杯葡萄酒,喝了下去,然后放好杯子,随手一挥,意思很明白:你们都去死吧。

  城下的俘虏们貌似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愤怒、失望、恐惧、哀叹,世间百态尽出。哭声震天,而他却掏掏耳洞,似乎觉得有些吵耳。然后再斟了一杯酒,正准备喝,却见巴力眼睛瞪得极大,猛然间挣脱了束缚,嘶吼一声,朝他冲了过来。

  宇文护轻笑一声,向旁边一侧,轻轻巧巧便闪过了巴力的袭击。巴力一击不中,愤怒地扭过头,伸出铁铸一般的胳膊,又想拧断他的脖子。宇文护的兵士们不是吃干饭的,当下制止了他的行动。不过那些杯盘碗碟都被掀在地上,葡萄酒洒了一地,鲜红如血。

  “三殿下,您没事吧?”侍卫拉着巴力,关切地问。

  “没事。”宇文护笑着看眼前被压制住的巴力,摇摇头叹气:“可惜啊,这一只夜光杯,只怕天下只此一件。”

  巴力气得血贯瞳仁:这个恶魔,面对成千上万的人命,他眼睛都不眨地轻易丢弃,眼下竟会为了一只杯子而叹息?

  “疯子!疯子!”巴力低低骂道,说的却是上京官话。

  “哦?”宇文护用他好看的眼睛瞟了巴力一眼,“你会说中原的话?我一直以为,你不过是只崇尚武力的蛮子而已呢。”

  “疯子!”巴力大骂,身后架着他的侍卫狠狠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疯子!”巴力又骂。

  身后的侍卫使足了力气,狠狠抽了他一巴掌。巴力被打得牙齿都掉落了下来,用他含着血的嘴含混不清地骂:“疯子!”然后,把嘴里的牙齿和鲜血吐到宇文护的白衣上。

  宇文护当时是爱穿白衣的,且素性爱洁,虽在军中,每日必然香汤沐浴。然而,巴力的血喷在他的脸上、白衣上,看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顺着身体流下去,他轻轻一笑,用绢帕抹去的脸上的血迹,淡淡道:“带他下去。”

  巴力依然骂个不停,被人拖了下去。宇文护转头一望,远处的阴山延绵起伏,群山之间,一轮红日缓缓坠下。萧瑟的秋风中,十万兵士的哀嚎久久回荡,氤氲在阴山脚下,只怕一万年也不会停歇。

  这,就是战争?

  宇文护眯起眼,他觉得自己的眼角,涌出一滴泪。

  自此之后,他就爱上了红色。红衣、红袜、红鞋,就连束腰的腰带,头上的发带也是红的。那一日残阳如血,巴力的血洒在身上,十万兵士的哀嚎回荡在耳畔,是他一生都抹之不去的过往。

  也许,只是为了纪念。可是究竟纪念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果然是很无聊呢,回宫以后。”慈宁宫外,宇文护抬头看天。柳梢,一轮红日缓缓升起。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了那天的斜阳晚照,然后他回头道:“什么时候,你也和我上上战场吧?我想去阴山看看。”

  黑鹰万年不变的平静眼眸忽然猛地一缩,他低下头去,轻声道:“好。”

  “走吧,我们去丽泽宫。”宇文护手一扬,迈着步子往丽泽宫走去。身后隐隐有一声叹息,是错觉么?

  丽泽宫外。

  宇文护背着手,抬头看着红色的宫墙。墙上堪堪伸出红杏一枝,若是春天,花开如许,想必有“红杏枝头春意闹”的热闹场景吧?等待不长,里面一声清脆的应答:“三殿下请进!”

  宇文护一仰头,大步迈了进去。两旁侍立的宫女太监纷纷跪下:“拜见三殿下。”

  宇文护笑着叫他们起身,自己却不敢进正殿,而往花园去。秋海棠开得正盛,他找了一处椅子坐了下来,刚想让宫女们都出来逐个辨认,忽然又是一声喊:“娘娘。”

  宇文护赶紧站了起来,却是丽妃穿着大红绸衫走了过来。宇文朗虽然同意让他找寻宫女,但是对于后妃娘娘,他可是一点也不敢怠慢。比方说刚才,他不敢进正殿,而是径直到了花园,就是不想与丽妃打照面。

  他前天晚上家宴,与丽妃见过一面。宇文护当时喝了点酒,又想着琴玥的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位“第一美人”到底长相如何。如今看来,这位丽妃果然倾国倾城,配上一抹鲜艳的红衣,更是娇柔无限。但是她也穿得一身大红,什么意思?跟我来竞争,还是单纯的炫耀?

  “三殿下来访,诗云未曾远迎,还望恕罪。”说罢,丽妃袅袅婷婷道了个万福。她竟然说出了自己的本名,诗云,李诗云。正是太后的侄女,当朝丞相李敬的千金。

  “丽妃娘娘客气,是本皇子打扰才是。”宇文护一拱手。

  “不知三殿下看上了哪位宫女?”丽妃眸光闪闪,直直地看着宇文护。

  “本皇子也不知,只是家宴当晚无意间于夕颜堂遇上,后来寻去,竟是找寻不到,这才请皇兄破例让我找人。”宇文护淡淡地笑,答得滴水不漏。

  ————————————————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