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十二、人间炼狱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1919 2009-04-10 14:50:09

    云四哥的魅力果然无穷啊!还是仇人间的感情戏比较纠结呢?放心,他的戏份很足,姐妹们请耐心~

  下面出场的将是另一位重量级男主邪魅的三皇子~~将要解释他为何由五好青年变成邪魅风liu的“坏”男人。精彩哦!

  继续求收藏~~

  ——————————————————

  第二天一大早,琴玥和昭宁进宫。琴玥先回坤宁宫收拾衣装,寒霜等人看到她眼睛红肿,一脸疲态,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琴玥也没有过多解释,换好皇后妆容,再去慈宁宫拜会太后。

  太后近来病势渐沉,躺在塌上,琴玥按礼制问询了一番,语气殷切,似乎关心满满。病榻上的太后看着琴玥红肿着眼睛,还只道是因为皇帝不宠幸于她,深宫寂寞而泣,反倒安慰了她许久。聊了一阵,太医侯在宫外,琴玥不敢多待,告辞出门。

  出了慈宁宫,琴玥径直回坤宁宫。晟国的皇宫,似乎只有这一段她走得很熟。一路上的太监宫女看到琴玥还是会跪下高呼“娘娘千岁千千岁”,只是那语气里的怠慢,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刚走了没几步,忽然身后的太监宫女们又是一阵跪拜之声:“拜见三殿下!”

  琴玥浑身一颤:天啊!这么快就再次相遇了!

  昨天宇文护大闹后宫,先从品级较低的美人、昭仪开始搜起。宇文朗虽然还没有后宫佳丽三千的地步,然而好几十位是跑不了的。每位娘娘处,又至少有二三十号伺候的人,排除太监之外,还有十数名宫女。琴玥那晚穿的装束,是最普通的,搜查起来很是费事。一天的功夫,宇文护只走完了大半个后宫,柔妃、丽妃等几位品级较高的娘娘的院子还没搜到,自然,坤宁宫也没有惊动。

  宇文护下了早朝,本来照例是要去天香楼喝小酒的,可他还是带着一队人在后宫里搜索起来。经过慈宁宫,总不好过门而不入,只好先去给太后请安。

  “娘娘,我们怎么办?”寒霜小声问。整座皇宫,恐怕知道宇文护要找的“美人”就是当今皇后琴玥的事,也就只有她寒霜了。

  “镇定,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迅速走开。”琴玥回复了心神,下了指令。仪态依然端庄,而脚下却健步如飞。主子奴婢脚步飞快,一道烟便走了。

  这边宇文护也注意到方才的环佩叮当,可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他有些疑惑地问身边人:“刚才过去的娘娘是哪个宫里的?”

  旁边一人回道:“回三殿下,刚才过去的是皇后娘娘。”

  皇后?宇文护眯起眼睛,他想起了皇后嫁过来的第一天在太庙之前跪拜了许久,虽不张扬,却执拗不已。后宫里尔虞我诈,这位皇后却全然置身事外,既不争夺帝王宠,又不打压新晋嫔妃,行事低调,难得有这么有趣的人。可是,看她刚刚走过的背影,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他回头问身边的黑衣侍卫:“黑鹰,有没有觉得,皇后的背影有些熟悉?”

  黑鹰恭敬地道:“可能三殿下上次在太庙之前见过皇后娘娘的背影,故而觉得熟悉。”

  “是么?”宇文护斜着眼睛摸摸光滑的下巴,“有趣。黑鹰,我们先去哪位娘娘那?”

  黑鹰答:“说好的是先去丽妃的丽泽宫。”

  “好的,就先去丽泽宫。”宇文护点头,“不过,这坤宁宫,我也得去闯闯。”

  出了慈宁宫,宇文护便向丽泽宫走去。丽妃顶着一个“晟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他宇文护也是知道的。不过当时自己正在追凤仪楼上位花魁天心,想着一个月之内娶天心回来后再去会会这位第一美人,结果,就被二哥抢了先。不过宇文护自恃府中佳丽无数,倒也不甚失落。每日还是去天香楼,日落后回宫与姬妾把酒言欢。基本上从战场上回宫后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日子一长,连他自己也忘了马革裹尸、餐风露宿的军旅生涯是怎样的了。两年前,他才十五岁年纪,跟着舅舅曲凌东出征漠北。大漠风沙锻炼了他的意志,沙场秋点兵的豪迈让他有种掌握生杀大局的快感。刀剑无眼,谋略长与拼杀,阴山下一役,他算准了金帐汗国的行军路线,埋下伏兵,一仗俘虏了金帐汗国十万兵士。十万兵士,要吃饭,要安顿,而晟国军队自己的粮草已经不继,怎么办?

  他当时是大手一挥,十万兵士,大多被坑杀殆尽。他只记得那时自己站在高高的城楼上,秋风萧瑟,他冷冷地看着城下晟国的士兵押着成排的草原战士们去刑场。哭声震天,血染疆场,是个有血性的人看着都会动容,实在是人间炼狱。

  宇文护还记得,抓住敌军主将巴力之后,军士们押着他给自己看,巴力那愤怒的眼神。巴力号称漠北战神,没想到此时却沦为阶下囚,一张脸上全是尘土血迹,一道伤疤从眼角劈到嘴角,皮肉外翻,鲜血淋漓,很是吓人。

  但是,宇文护却好整以暇地坐在城楼上,摆好一桌酒菜,自斟自酌。对面的巴力面目狰狞,虽被两位壮年军士架着,却依然不屈不饶,嘴里不知在骂些什么,说的是金帐汗国的语言。

  ————————————————————

  收藏拿来,嘿嘿~~求收藏,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