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三十、有架一起打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06 2009-03-30 14:44:48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她忽然转过头来,看着许卓然,语气不带一丝感情:“上一次,你用马鞭打了我四十二下。今天,我是否要连本带利还回来?”

  “你!?”许卓然一时语结,他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看来上次本公子教训你还教训的不够!”

  没等琴玥反应,穆言却挡在她身前:“这位公子,青天白日,天子脚下,你还是注意点!”

  一个仆人上前粗鲁地推开了穆言:“蛮子滚开!”

  这下可真激怒了穆言。他钵儿大小的拳头紧紧攒着,眼睛里也射出一股狠厉之色:“你说什么?”

  然而,还没有轮到穆言发火,琴玥却堪堪拦住了他。在穆言惊异的目光中,琴玥一脸平静地道:“对不起穆兄,在下还有些私事要处理。改日若有机会,再请穆兄喝酒。”她说着,轻轻巧巧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到窗台上。

  “你们两个今天都别想离开!”琴玥的淡然态度又一次激怒了许卓然,他支使着两个仆人,拦住琴玥与穆言的退路。

  琴玥依旧一脸平静:“穆兄与我素不相识。许卓然,冤有头债有主,你要对付的是我一个,别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老子愿意!”许卓然怒吼。穆言方欲说话,琴玥又拦下了他:“姓许的,要对付就冲我来,别不是个男人。”

  “你?!”许卓然这下真的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娘娘腔居然说自己“不是个男人”?他目龇欲裂,然而却大手一挥:“让蛮子滚!”一心一意瞪着琴玥,看那眼神似乎想把她生吞活剥。

  穆言却站着没动。琴玥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却一笑:“你既然叫我一声‘穆兄’,萍水相逢也是缘。咱们有酒一起喝,有架一起打。”

  琴玥一愣,看着他黝黑的肌肤绽放的阳光般的笑容,自己心里也像照进了阳光一样。她挑了眉笑道:“不错,咱们有酒一起喝,有架一起打。”

  这一笑,不仅许卓然又是呆了,便连穆言的目光也有些迷离。琴玥知道自己的微笑可能引起的不便,她略一摇头,收住了笑容。然而,那抹笑容却已经深深印在穆言的眼眸中。

  琴玥心知不好,然而也没有办法收回。她表情一肃,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冲了出去,指尖挥舞,许卓然的两位仆人还没回过神来就又一次软软倒下。琴玥一闪身到许卓然的面前,神色淡然道:“许公子,您想怎么办?”

  许卓然惊异地看着两个仆人瘫软在地上,而眼前的琴玥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他心里忽然升起一阵莫名的恐慌,而恐慌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破罐破摔”的勇敢,他瞪大了眼睛,一声低吼,张牙舞爪地向琴玥扑过来。

  穆言惊呼一声:“小心。”虽然他看见琴玥使出点穴的功夫,毕竟还是担心她力气小,躲不过许卓然的拳头。

  琴玥却依然站在原地没动,等许卓然冲向自己的一瞬间,她忽然身体一偏,侧过头去,一手抓住许卓然的拳头,右手迅速从许卓然的手臂下套过去,挽住他的肩膀,身子一扭,头一低……

  在众人的惊异声中,许卓然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正如上次被琴玥打下天河去一般,撞出了窗子,从二楼摔了下去。“砰”的一声落到地上,疼得呜哇乱响。琴玥默然探出窗口往下望,见许卓然瘫在地上,双眉紧皱,一脸痛苦的样子。她淡淡丢下一句:“那四十二下,算是还清了。”

  琴玥一回头,见穆言瞪大了眼睛怔怔看着她:“好功夫!”琴玥摇头:“本来今日是出来消遣的,可惜了,一天的好心情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穆言笑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不开心。萍水相逢,总算有缘。我今年十九,未知凌公子?”

  琴玥淡然道:“小弟今年十六,我该尊称一声‘大哥’。”

  穆言大笑:“好好,想不到这次来上京,竟然认识了凌兄弟。此处已经凌乱不堪,不如再找个地方把酒谈天?”

  琴玥歉然道:“小弟与其他人有约,恕我不能离开。”

  穆言有些失望,他默然一会,又问:“不知府邸在何处?改天有空定来拜访。”

  琴玥呐呐地道:“我也是客居在此。”

  穆言道:“是么?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

  琴玥一扬眉,淡淡的笑意泛上脸庞:“有缘自会相见。”

  穆言眸光闪闪,然而他似乎看出了琴玥不喜欢别人盯着她的笑脸看,虽然万分不舍,却还是收回眼光。他一拱手道:“舍下还有些私事,就先告辞了。”

  琴玥点点头:“再会。”

  “再会。”当穆言转过楼梯口时,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店小二和掌柜的已经开始收拾,客人也几乎跑光了。琴玥却独自倚在窗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淡雅、出尘,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穆言一时又呆了,草原上的女人他也见过不少,可是还从没见过这般比女人还清俊的“男人”。“他”的容貌算不上极美,品行也端良谦恭,偏生一身豪气,敢做敢为。然而等安定下来,却静若处子,让人有种疏离的感觉。

  “他”也说“他”从小没有父亲疼爱,“他”还感叹那位深宫里的寂寞皇后“不记得甜蜜是什么滋味”。“他”应该过得很苦吧,不然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为什么会有如此深邃的眸光?

  ——————————————

  再次指天发誓此文非虐文,本银非后妈。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