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八、红衣公子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129 2009-03-23 15:46:03

    入了城,不能快马奔跑。琴玥策马徐行,朝远望楼而去。清晨,太阳刚刚升起,而上京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人已经很多。琴玥此时身着女装,倒不敢多么放肆地观看街上风景。

  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她抬起头,眯起眼睛,觉得全身上下骨头都似酥软了。

  这一抬头,她的容颜恰好被临街酒店二楼的雅阁中一双狭长的美瞳所看见,那人打量着她年轻的身体,鼻子里轻轻一哼:“就是她。”

  话音刚落,忽然二楼的窗户“砰”的一声裂开,在她惊异的目光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夹杂着窗棂碎片从二楼一跃而下,轻轻巧巧停在她的马前。那人身材极是高大,国字脸,一双深目射出凛冽的寒芒,却恭恭敬敬地对她一作揖:“这位姑娘,我家公子请您上楼一会。”

  琴玥抬头,见二楼窗边坐着一个红色的身影。细眉,长目,微微上挑的眼角里光华一闪,薄薄的嘴唇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最让人惊讶的是他身为男子,却偏偏穿着一身红,红色的衣衫,红色的发髻,就连他手上拿的扇子也是大红的。而那一身耀眼的红装,却越发显出他白净的面庞、黑亮的发丝。美得张扬,美得刺目,美得仿佛能灼伤人的眼眸——他真是男子么?

  然而,就算是这样一位美男子,他邀请女子的手段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琴玥想也没想,拉起缰绳:“驾!”

  马没有离开,黑衣男子拉住了马蹶子,冷冷地道:“这位姑娘,我家公子请您上楼一会。”

  琴玥也平静地道:“抱歉,我不想去。”

  黑衣男子再一次,用冷冷的话音道:“这位姑娘,我家公子请您上楼一会。”

  琴玥这次话也没说,抽出马鞭,高高扬起,正要抽到马身上去的时候,那马鞭忽然被黑衣男子当空捉住:“这位姑娘,要走,也得先上楼。”

  琴玥彻底被激怒了。她平日在宫里忍气吞声,却并非没有脾气。相反,琴玥的脾气是隐忍不发的,一身傲骨,却绝对不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爆发出来。昨日看见许卓然欺凌女性,她就忍不住动起手。然而许卓然对易茹动手,她还算是旁观者;现在居然有人打自己的主意,实在是忍无可忍。她对着黑衣男子肃然道:“滚开!”声音虽低,却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压,黑衣男子不禁一愣。

  只一愣神的功夫,琴玥忽然松开马鞭,一夹马肚,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奔了起来。然而跑了没两三步,琴玥忽然感觉身后一阵风,淡淡的花香,脂粉香混合在一起,好香!一个冰凉的身体靠了上来,贴着自己的背。琴玥一回头,却见身后的人正是那位红衣公子,此刻正扬起眉毛,用他好看的眼睛细细端详着自己。两人靠得这般近,琴玥甚至觉得他冰冷的鼻息均匀喷在自己脸上。

  琴玥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缰绳也握不住了。马儿多驮了一人,很是别扭,琴玥松了缰绳,正好让它四下乱窜起来。上下颠簸的马匹让骑术还不精熟的她惊得脸都白了。红衣公子却依然笑着看她,忽然伸出手去,故意握着她握着缰绳的手。好凉的手!

  “你?!——”琴玥生平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眼下这个妖艳男子,不仅身体紧紧相贴,而且,他竟然握着自己的手?!他怎么敢握着自己手?!

  像是看出了琴玥的怒气,那红衣公子偏偏一笑,又是一副魅惑天下的美艳。然后,他故意在手上施了点微压,琴玥气得脸都发白了。不过,也多亏了红衣公子的控制,马儿很快安静了下来。

  琴玥挣开红衣公子的手,接着扭动着身子,想要从马上跳下来。红衣公子又是轻轻一笑,笑容那么随意,却摄人心魄:“怎么?想下去么?”

  不经过她的同意,红衣公子竟然环着她的纤腰从马上跃了下来。纤腰束素,只堪一握,顿觉冰肌玉骨,幽香满怀。

  甫一落地,琴玥忽然一手狠劈向他握着自己腰的手腕,红衣公子吃痛,微微松开手,琴玥迅速抽身而出,微使步法,几步之后,离他有八尺以上的距离。

  那红衣公子见她露出武功,眉毛一挑,狭长的眼睛里满是惊异:“哦?你居然懂武功?”

  琴玥不答,只冷冷地看着他的面庞,双拳捏得紧紧的。

  红衣公子自然是注意到她全身戒备,想要再次近身温香暖玉抱满怀怕是不易了。

  他们这番争斗,围观的人倒是不少。但见男子红装艳丽袭人,女子素服淡雅清高,颇为吸引眼球。

  正踟蹰间,忽然有人大喝“让开让开”,人群缓缓闪开一条道,当先过来的是一对少年,一位身长玉立、英气袭人,正是云飞。一位俊俏柔媚,却是寒霜。只见他俩环视周遭,忽然发现了人群中心的红衣公子与琴玥。寒霜看见琴玥,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冲过去跪下:“娘——公——小姐!”

  ————————————————

  冲榜中,一天两更。

  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给个收藏,关键是,往死里点击!!!!谢~~

  人的一生其实可短暂了,嚎~

  推荐青墨大神新书《人狼国度II》书号1179620

  有个传说,人狼国度是片无人生还的禁地。国王许下诺言,谁能从人狼国度杀死一匹人狼,就将公主许配给他,无数英雄前赴后继,结果全化作人狼城外累累白骨。这其中只有一个人例外: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厨师,他没死,但也没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