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七、宸枫树下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47 2009-03-22 23:51:55

    第二天一大早,紫萱帮琴玥换好了药,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琴玥下了床,披上白色的纱衣,蹟了双木屐出门。又是箫声,她随着声音的源头寻去,打开了大门。

  一阵凉风袭来。屋子附近栽种了数棵枫树,黄黄的枫叶漫天飞舞,枫树投下深浅不一的影子在地上摇曳不已。她看见黄潇靠着一棵高大的枫树,树上虬枝漫漫,树皮斑驳。黄潇缓缓把那管碧绿的竹箫从嘴边移开,深邃的眸子中洗不去漫溢的落莫。许久,黄潇忽然回过神来,发现她站在门边,以一种奇怪的神情盯着自己。便把竹箫插回腰间,黯淡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他嘴角上扬着一抹笑意:“好了?”

  “嗯,”琴玥轻轻点了点头,“昨晚忘了跟你说,你的箫声很好听,”她顿了顿又道:“人也很好。”

  黄潇显然有些惊讶,愣了一下以后笑道:“你倒真是直白。”

  琴玥淡淡一笑:“直白总比口蜜腹剑或者三缄其口的人好。”

  “我看你是因为用的假身份,才能这么放心地展露真正的自己。”

  “这么说也没错。我看你也是个惯于隐藏自己真意的人,对这样直来直去的交谈,应该也很是向往吧。”枫叶飘落,琴玥伸出手去,一片黄叶飘到她的掌心。琴玥看着落叶,忽然笑道:“当这些叶子全部染红了以后,该是多么漂亮的景色?”

  “想不到你和我三哥一样喜欢红色。”他亦笑,抬头看了看飘洒的枫叶。

  “不,我只是喜欢红枫罢了。”琴玥纠正。

  一阵风吹过,她瀑布般的长发散开,在空中飘啊飘。

  风中的气味,怎么变得有些甜甜的呢?

  琴玥也看出了他眼中的迷离,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身子,又笑道:“你这里有琴么?”

  “哦?怎么,你想用琴音来抵消我的恩情?”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不去看她的笑颜,用尽量轻快的语气问。

  “自然不是,只算是,为了此刻的美景吧!”琴玥散开了手,手中的叶子飘落,不久便落到地上。

  琴很快摆好,琴玥端坐在琴前,并未带上护甲,略微调了一下音,伸出纤纤玉指,在琴弦上一滑。

  琴声铮铮,高亢中仿佛有种无法抑制的豪放在一瞬间释放出来,显得酣畅淋漓,仿佛文人侠士对酒当歌、月下狂舞。反复的沉重低音或长音,营造出一种混沌的情态,泄发内心积郁的不平之气。接近尾声,一连串同音反复,音乐流动如注,如同满腔怒火尽泄,音乐仿佛酒醉佯狂,内心疾恶如仇,却无法舒展排遣。

  再看琴玥正襟危坐、黑亮的发丝随着漫天的枫叶在空中飞舞,秀气的面上神态怡然,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高贵气派。纤纤素手娴熟地在琴弦上拨弄,宛如精灵轻快地在花丛间跳跃。琴玥长出一口气,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发丝,抬起头来微微一笑。这一笑有如江南杏花开时簌簌下的一场春雨,温柔而清新,却是无际可寻。映着高大的枫树与湛蓝的天空,愈发显得出尘脱俗,清丽不可方物。黄潇竟是看得呆了。

  “阮籍的《酒狂》,献丑了。”她话语清雅,盈盈站起。

  好久好久,黄潇回思方才情景,依旧恍然如梦,仿佛天上人间:“姑娘,好琴声!”

  琴玥亦笑:“彼此彼此。”

  看着她的笑容,黄潇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她脸上的笑意。

  琴玥惊觉,连忙后退两步,黄潇也察觉到自己的冲动,他讪讪地收回手:“抱歉。”

  于是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静静地抬头看天。

  紫萱走了过来,见两人默默站在一起,有些奇怪:“少爷,凌姑娘。”

  两人惊觉,收拾好心情,黄潇问:“什么事?”

  紫萱看看黄潇又看看琴玥,眼中瞬间闪过一抹玩味。她乖巧地回答:“凌姑娘的药已经煎好了。另外,陆然矜已经收拾好,准备迎接少爷回去。”

  黄潇眉毛一跳,之后淡淡道:“知道了。”

  临走之时,琴玥骑在马上:“大恩不言谢,不知今后还能否相聚。”

  黄潇笑道:“下次见面,你再为我弹一曲,就算是还债吧。”

  琴玥一笑,娇俏地道:“知道了。”而后,转身策马而行。

  而黄潇久久看她远去的背影,心里还在为她最后的笑颜所占据。异样的美好,在他的心里绽开了绝美的花朵,是他十六年来的皇子生活,不曾遇见到的。

  没错,这位黄潇,正是晟国四皇子宇文潇。皇兄去了西苑之后,京城附近的政事暂且交给他处理。办完了事,已是夜深。他不想回城,便往西山宸枫馆赶去。半路却听到琴玥的歌声,这才救了她。

  琴玥与宇文潇曾经在宫中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天色已暗,又兼琴玥脸上浓妆艳抹,再加之当时琴玥正跪在太庙之前,是以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而琴玥入宫后的三个月来,虽然不曾每日山珍海味,但毕竟比之过去在冷宫中的伙食要好了太多。她本是十六岁的少女,这三个月的养生,不仅让她身体渐渐丰满,五官也长开了,甚至还长高了好些,宇文潇自然认不出来。而琴玥对于四皇子的真容,根本就不曾见过,她只是觉得这位“黄潇”的声音有些耳熟,却想不起他的样子。

  第一次的正式相遇,给这两位少男少女心中极为留下了美好的一刻。一位吹xiao,一位抚琴,只是不知,这段开始于音乐的感情,是否能继续?

  也许,这也不是事情的源头。

  一切的一切,早已经开始。

  ————————————————

  冲榜中,一天两更。

  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给个收藏,关键是,往死里点击!!!!谢~~

  人的一生其实可短暂了,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