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十四、七夕之夜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235 2009-03-21 13:38:00

    云飞又使上了几分力,许卓然立马身体扭曲,直喊疼。云飞狠狠地说:“你看我敢不敢!我说了,我——姓——云!”

  他说完,松开了手。许卓然蹲在地上,疼得脸都变形了。云飞拉着寒霜道:“我们走!”

  “可是……”寒霜不愿走。

  云飞回头,笑得极为恐怖:“许少爷是个明白人,他听得懂我的话!连云家的人也敢惹,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丢完这句话,他拉着寒霜大步迈了出去,全然不顾后面发愣的许卓然。

  “我们真的走?”出了许府大门,寒霜一脸疑惑。

  “当然不是。”云飞回望许府,一脸凝重,“看许卓然的样子,他应该还没把皇后娘娘怎样。我方才放下狠话,娘娘的命是保住了。不过……”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许府,捏紧了拳头,心里想到:你若是对她做出些什么,我一定会……

  而寒霜看着云飞坚毅的侧脸,紧绷的心忽然一松,她是真的相信琴玥能安全脱险。至少,有云飞在的话……

  “少爷,我们拿他怎么办?”一个侍从看着又一次晕过去的琴玥,一脸焦急地问。

  许卓然沉默良久:“云飞的面子不能不给。他们云家拥立皇上即位有功,云氏一门显赫,手握重兵,云飞与四皇子关系极好,皇上尚且要给他们几分面子,何况是我?这小子既然是云家的亲戚,那么倒真不能对他……”

  “可是,那云飞不是说,如果动了这小子一根汗毛,少爷的手就保不住了!”另一个侍从问。

  “你们这俩没用的东西!平日里跟着少爷喝花酒倒是你争我抢,关键时刻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许卓然用力踢了他们几脚,又骂道:“还不如拿你们到郊外喂狼!——诶?喂狼?对了!”许卓然忽然一笑。

  两个仆人问:“少爷,怎样?有主意了?”

  许卓然笑道:“你们两个,快去给少爷准备马车,我要出城!”

  夕阳西下。守城的守卫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远眺,远处青山幽幽,山与山的尽头,日头渐渐落了下去,炊烟袅袅,进出城门的人流已经稀了。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可以关上城门,交接班,回家美美休息。不知道妻子今天给自己做了什么菜?早上听她说,今天是闺女十岁的生日,应该有肉吧?想到有肉吃,他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守了一天城门,真的很饿。

  一脸马车飞驰着向城外驶去。到了门口,守卫照例拦截下来检查。车帘一响,一个脑袋钻了出来,问问赶车人:“怎么回事?”正是许卓然。

  赶车人回头:“少爷,要检查。”

  守卫看到是京城有名的混世魔王许卓然,吓得连忙摆摆手:“原来是许少爷,没什么事。”

  许卓然道:“没事那还愣着干嘛?走啊!”赶车人连忙一甩马鞭,马车疾驰而去。

  就在许卓然放下车帘的一瞬间,那守卫发现车内还躺着一个白衣人,看衣衫破烂的样子,似乎受了点伤。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想去阻止许卓然的车。然而下一刻他想到的是许卓然“混世魔王”的名头,而他只是个小小的守卫,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敢与他争。只一怔忡的时间,那辆马车已经驶远,守卫远远看着车的背影,默默转了回去。

  车子再回来时,守卫正准备交接班。值夜班的兵卒们点头哈腰地放许卓然通行,守卫存了份心,当车急行而过,风吹起车帘的一角,他分明看见,原先车内躺着的那位白衣人,不见了。

  七夕之夜。

  星光璀璨,一道天河蜿蜒而过,照亮了半个夜空。而比天河群星更加耀眼的,却是天河边一左一右的两颗星星:牛郎和织女。细细看去,你真的能发现,这两颗星星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冥冥之中仿佛真有一道鹊桥,让两位苦情人相聚,演绎一段jinfeng玉露一相逢的浪漫故事。

  琴玥此时正躺在草地上,抬头看天。绿草如茵,很是柔软,青草的香气深入鼻息,是自然的味道。夜空深邃,群星闪烁,周围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蟋蟀与蝉的鸣叫。晚风拂去了白日的燥热,山风习习,分外凉爽。

  想不到,我会死在这里……琴玥自嘲地笑笑。她一天在外,什么东西也没吃,被许卓然折磨得晕了好几次,现在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如果待会没有人发现自己,也许真的会死在这荒郊野岭也说不定。

  不过,就算是这样死去,也不错。多美的星空啊!青草的气息,习习的凉风,还有安静的山岭……就连牛郎织女也如此接近,织女能找到一个值得自己三百六十日的守候的人,真的不错……

  现在,真的好想弹琴。

  她看着满天的星斗,忽然唱了起来:

  月之皎皎,河汉浅清。

  维天有浒,云水盈盈。

  心怅怀兮,其谁知之?

  夙夜念矣,顾盼深情。

  今我来思,敛踞急行。

  及上鹊桥,谓我何求?

  白首约期,执手同心。

  明河永久,吾心如月。

  词是曌国耳熟能详的,一到七夕,母亲便抱着她说着牛郎织女的故事。而曲子是她有感而发,临时想出来的。极尽哀婉,倒也符合她此时的心境。

  一曲方罢,她静静看着满天星光,身子渐渐沉重起来。耳畔回响起母亲的嘱咐“好好活下去”,可是母亲,玥儿真的很累,很累……

  她知道,也许一闭眼就会是一生,可是她真的争不过去了,她很累,她想休息,哪怕是赔上性命。

  山风习习,吹乱了她额前的乱发。她缓缓闭上眼……

  ——————————————————

  明天冲新人潜力榜,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推荐,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