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五、活着就好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367 2009-03-16 23:38:57

    跪下的琴玥没有看见宇文朗看她时眼神中的不屑,她只知道宇文朗终究还是走到太庙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沉重的朱漆大门。后面的等了整整一天的司礼太监手捧三牲祭品跟着他入庙上贡。点了宫灯,依然影影绰绰,琴玥只觉得眼前这满堂的祖宗牌位和高悬的真容画像,仿佛一道道敕令,压得自己抬不起头来。

  鼓乐声声,两排司礼太监献好三牲,齐齐下拜。她跪在门外,不仅感叹,就连太监也能进得去的太庙,却容不下一个女人,即使她是权倾天下的皇后。

  “朕诚心祭拜列祖列宗,愿岁事静好,国泰民安!”内里的皇帝三跪九叩,无比虔诚。

  琴玥看着宇文朗祭拜祖先,眸光冷冷。这些又关她什么事?嫁过来本是为了弭兵,可是,以宇文朗对曌国的切肤之痛来说,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胜任这个角色。她对曌国皇宫没有半点情意,对这里又何尝不是?

  活着就好。她也许这样认为。

  皇帝祭拜已毕,冷冷地看着身后跪得笔直的皇后。其实夜幕深沉,他根本看不清门口跪着的皇后到底长相如何,他只觉得,这位皇后跪在地上,身体像一柄插在地上的利剑,虽不张扬,却凌厉得让人一寒。

  他皱皱眉,本来对她无甚好印象,现在又是坏了几分。男人不喜欢桀骜不驯的女人,他宇文朗也是。

  宇文朗迈着大步出门,走到她身边时,微微停了一点,话语里透出深深的寒意:“你给朕听好了!朕今天来,并不是为了你。要不是当初朕刚即位朝政不稳,又怎么会停止攻曌,娶了你来!”说罢,他又换了一副温和的神情,对身边的宇文潇道:“四弟,我们弈棋去。朕终于想出怎么破你那出棋局的法子了!”

  宇文潇有些为难,愣了一下,回身拜道:“皇后娘娘,臣告退。”

  宇文朗不满意地撇撇嘴,语气里有些不耐:“走走。”拉着宇文潇便离开。

  琴玥没有半分的惊讶,她似乎觉得该是如此。她试图站起来,也许是跪了很久的关系,她的双腿不听使唤,试了几次,都倒在地上。旁边的寒霜连忙过来扶她:“皇后娘娘,小心!”

  然而琴玥推开了她伸来的手,倔强地自己站起来。终于,她倚着太庙的墙,艰难地站立,身体还是有些晃,腿已经全然麻了。忽然畅通的血流使得她的腿一下子有如万千针刺,但是她捏紧拳头,缓缓迈出了步子,一步步朝坤宁宫走去。

  只是五个钟头啊,这算得了什么?十四岁的时候,为了给重病的母后医治,她自进冷宫之后第一次不经宣召私自闯了出去,那时正值秋末,在萧瑟的秋风中,她在崇光殿前跪了整整一天。路过议事的大臣、太监宫女,还有路过趾高气昂看笑话的后妃们,白眼给的并不比今次少。

  她还记得当时十五岁的琴瑶、十二岁的琴瑗正巧路过,看见穿着粗布麻衣跪在地上的她,琴瑶惊讶地问身边的侍女:“这是哪个宫的宫女?犯了错撵出去就是了,怎么没人管?丢人现眼,丢人现眼!”

  琴瑗少年心性,觉得好玩,甚至让侍女向琴玥吐口水、将吃剩下的果核扔到她身上。带着温热的果核砸到她的脸上,残余的汁水顺着她的脸庞流了下来。她紧紧握拳,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可是她不能发怒啊!母亲还缠mian病榻,就算是今天被她们当场打耳光,她也得忍着!

  她想得真是没错。琴瑗看到这位“侍女”低垂着头,脸上绷得紧紧的样子,心下一气,一步迈了上去,一手揪住她的发辫,把她疼得脑袋向后一仰。她愤怒地瞪大了眼,谁料琴瑗一巴掌就打了过来:

  “你这贱婢!还敢瞪我!打死你又如何?”

  又一巴掌,琴玥被打倒在地,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她不屈地瞪大了眼睛,就算是死,她也不想忍受这样的侮辱,可是为了母亲,她必须得收回所有的愤怒。

  深吸了一口气,琴玥换上一副平静如水的表情,直直地盯着愤怒的琴瑗,一言不发。琴瑗更是气愤,“啪啪”两掌甩去:“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瞪我!来人,给我拖下去,重则……那个两百,不,五百大板!”

  说出这话,不仅旁边的宫女太监听得瑟瑟发抖,就连琴瑶都觉得有些过了。廷杖用的柏木大板,就算是壮年男子,挨个二十板也会半月个也下不了床。五百大板……这么个体格瘦弱的女子,只怕还没挨个十分之一,就一命呜呼了。她也知道自家妹子是在气头上,并非有意杀生。虽说这宫女一身粗布麻衣,万一要是哪个宫里娘娘的,得罪了不好。她劝道:“算了算了,我们何必跟一个低三下四的贱婢较真?拖下去随便打个板子就是了,为这种人生气,不值。”

  琴瑗还不想罢手,临末了,把倒在地上的她当擦脚垫踢了两脚,才牵着姐姐的手,趾高气昂地走远。她也许并不知道刚才自己打的是什幺人,她也永远不会知道,就是她的几巴掌,彻底将琴玥心中对皇家的一丝幻想击得粉碎。

  跪到第二天,昭穆帝终于答应派太医给凌贵人诊治。不过太医首先就给琴玥治傷。跪了一天,气血不畅,差一点琴玥的腿就废了。当琴玥给幽幽转醒的凌贵人喝她亲手熬好的药时,凌贵人显然知道女儿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要来这碗黑黑的汤汁,她一口一口喝着女儿喂的药,泣不成声。

  现在又是如何?只不过是跪了五个时辰而已。也许她还要谢谢昭穆帝,谢谢宇文朗。虽然她嫁到这里才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她毕竟还是皇后,在没犯错之前宇文朗就是再气也休不了她。比之在曌国冷宫的生活,这里要舒坦多了。

  琴玥松松僵持的腿,感到好过了一点,才缓缓迈开步子,向坤宁宫走去。

  宇文潇被皇帝拉走,转头一望,刚好此时琴玥已经转身。虽然膝盖很酸,腿很疼,却直直站立,并不要下人搀扶。宇文潇看到她的背影,倔强、骄傲。他忽然觉得心中一动。刚好此时宇文朗和他说着棋局的事,他便周旋了几句。再回头时,琴玥已经走远,单薄的身影没入浓浓的夜色中,再也分辨不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