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宇文世家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308 2009-03-16 14:27:30

    琴玥听赤霞说了些宫内的事,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就是皇五子宇文彦,安妃徐氏所生,今年十二岁。先皇共育五子二女,长子宇文詹是太后之子,与宇文朗是一母所生。从小便被封为太子,文才武功,十分了得,可惜三年前死于与曌国的战争中。二皇子宇文朗即当今皇上。三皇子宇文护,母贤贵妃曲氏,今年十七岁。曲氏即大将军曲凌东之女。曲凌东镇守漠北冲云关,战功赫赫。宇文护人称“地狱红莲”,上了战场杀伐,犹如地域修罗。偏生爱的也是那一抹艳丽的红装,仿佛鲜血洗练,妖艳之中总带着点嗜血的疯狂。

  四皇子宇文潇,其母本是宫人,先帝偶尔临幸,未曾想竟然诞下麟儿,母凭子贵,封为惠妃。可惜去的早,当宇文潇八岁时,便撒手人寰了。宇文潇倒是皇后一手带大的,丰姿俊朗,文武全才,很得先帝喜欢。不过为人平和,并不眷恋权位。

  而先帝的两位公主,长公主长宁二十五,穆贵人之女,嫁给丞相李敬之孙李明堂;二公主静宁二十,安妃徐氏之女,嫁给云天扬之三子云迪。朝堂之上,曲家云家互为大将,家世显赫又同为外戚,彼此结党,争斗不休。而当今太后则是李敬之女,李家权势虽无曲家云家那般,也算是世代缨簪,威望甚高。

  数月前先帝宇文岚猝死,还未立太子,朝堂上一片混乱。二皇子宇文彦、三皇子宇文护与四皇子宇文潇都有资格即位。而宇文潇由于母亲出身低微,基本上已经退出皇位竞争。宇文护身后有曲氏家族,且战功显赫,显得咄咄逼人。在这种情况下,太后当机立断,抢先让宇文彦以嫡长子身份即位,一面极力拉拢云家,一面给儿子安排婚事——这才有了晟曌两国的联姻。

  琴玥望着宇文彦微一失神,宇文彦却好奇地盯着她看了半晌,末了,哈哈一笑:“没有丽妃漂亮!”

  跟着宇文彦的几位宫女吓得筛糠也似,连忙跪下道:“皇后恕罪!五皇子年幼无知……”

  “闭嘴!”一声断喝,却是宇文彦向着身后的宫女怒吼,“我和皇后嫂嫂说话,你们插什么嘴!”

  琴玥嘴唇发白,一脸疲态,平静地看着宇文彦,既不微笑,又不斥责,目光静静的,这让宇文彦绝对有些心惊。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平静的女子,毕竟年幼,愣愣地退后很多步,依然睁大眼睛看她。许久,转身便跑。

  琴玥一叹。面对孩子,也得如此么?

  她没有多想,依然一心一意跪在太庙之前。

  只是,她不知道,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双眼睛,正在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

  “那就是皇后么?”说话声懒散,语气似乎还带着一缕调笑的意味。

  “回三皇子,正是。”答话的声音很沉稳。

  “有点意思,”三皇子宇文护用他柳叶般的眼眸仔细打量着那位跪得笔直的皇后的背影,轻笑道,“看来今后,皇宫的日子终于不再无聊了。”

  一阵风吹过,柳叶轻拂,他穿得红衫在太阳下格外耀眼。

  当太阳的最后一缕光亮隐没在天际之时,太监宫女们开始掌灯了,晟国的宫城华灯初上,莹黄的宫灯摇曳,使得白天看起来肃穆的皇宫别有一番情调。

  琴玥在太庙门口下跪,已经有五个时辰了。

  寒霜觉得皇帝很过分。五个时辰,琴玥从早等到晚,皇帝宇文朗一次都不曾过来。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对一个女人发泄,算得什么英雄好汉?公主金枝玉叶,这样连跪了五个时辰,她单弱的身子怎么受得住啊!

  寒霜也知道,这是那位皇帝给的下马威,说了要好好羞辱她,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偏生这未央公主倔得很,谁劝也不听,就这样一直跪着。

  “皇后娘娘,您起身吧。”寒霜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拉起琴玥,她向小德子一使眼色,小德子明白,两人上前,一人挽着琴玥的一边胳膊,努力想把琴玥拉起来。

  琴玥不动。

  不过,他们听到有人向这边走的声音。寒霜和小德子马上下跪:“拜见四皇子。”

  琴玥没有抬头,没有看这位名动天下的“逍遥王”的真容。她只是听到一声:“请起。”声音平和清朗,和那位霸道无理的宇文朗与年幼刁钻的宇文彦都不相同,听声音如同和风细雨,格外动人。

  琴玥依然面向宗祠,面容平静。她只听见身边的宇文潇说:“皇兄上午早朝,处理了一天的国事,到了傍晚还去太后那边请安,想是不久之后就会过来。”顿了顿之后,这位逍遥王始终没有说实话,下午艳阳高照那会儿,他分明在御花园撞见皇帝和柔妃携手赏春。

  “嗯。”琴玥低低应了一声。宇文潇也是愣了,他自然是听到了昨晚皇兄和皇后没有春xiao一刻的传闻,再加上今早皇兄刻意拖延时间,不愿上太庙祭拜,他明白这位比牛还倔的皇兄怕是不会给这个骄傲的公主好脸色看了。可是……要给下马威也不是这么个给法,听说这位公主已经跪了一天了。

  宇文潇站在当地,不知该走还是留。直觉告诉他不要淌后宫这碗浑水,可是以什么名头走呢?

  “四皇子若是无事,就请先回。夜深露凝,冻坏了不好。”倒是琴玥给他下了一个逐客令。宇文潇讪讪站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愣了许久,方道:“请恕宇文潇不敬之罪,告辞。”正准备离开,忽然远处走来一抹明黄——那是当今天子、他的皇兄、琴玥的丈夫宇文朗。

  “皇上万岁万万岁。”身旁一阵山呼海啸。连宇文潇也跪下,恭敬地道:“拜见皇兄。”

  “免礼。小四,兄弟之间,何必如此?”如若不是亲耳听见,琴玥真的不会相信一个人竟然能说出如此不同的话来。昨晚的他发怒得像一头野兽,而如今却温和得如同护犊的长兄,言语里都是宠溺的味道。

  ————————————————

  晚上还有一更,请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