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一、新婚之夜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357 2009-03-15 00:43:22

    大婚之日,琴玥被折腾了大半天。晟国的礼节虽然没有曌国那般繁复,然而,也足够闹上大半天了。琴玥五岁时听母亲说起她大婚时的情景,那时母亲还没有被废。凌皇后带着幸福的笑容告诉她,完成那些乱七八糟的礼仪能来回折腾整整一天一夜,等真正上了龙床,她和父皇早已没了力气。琴玥还记得当时她一撇嘴道:“成亲原来这么痛苦,那我不成亲了。”

  凌皇后一抹她的鼻子,笑道:“傻丫头,女人怎么可能不嫁人?你啊,也做不成皇后的,你父皇舍不得送你去吃苦。”

  可她终究还是嫁人了,而且也是做皇后。

  坐在龙床上,琴玥还是感到一阵紧张。毕竟这是她的新婚之夜,她的夫君,是当今大晟国的皇帝。日前,她听寒霜带着少女无尚赞颂的目光谈起四皇子宇文潇的丰姿俊朗,这宇文朗虽和宇文潇不是一母所生,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哪个少女不怀春?琴玥也开始幻想起来,这位宇文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琴玥一贯被无视,自记事起,也从未得到这般礼遇。她以为,这次来和亲,或许真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呢!

  想及此处,不免掌心冒汗,屁股也有些坐不住了——她坐得也确实太久了。自中午礼成之后,就被请进了坤宁宫至如今,滴水未沾粒米未进。五脏庙早已抗议,没人进来传膳,除了寒霜,身边也没有别人。

  其实并不是没东西吃的。隔着喜帕,她能清楚地看见桌上堆得满满的糕点。她甚至能感受到屁股下坐着乱七八糟的果子,有桂圆、花生等讨喜的干果。可是……她怎么能动?她是皇后,一言一行得讲规矩。

  二更天了,新房内依然静悄悄的,门外也没有任何响动。寒霜着急地左顾右盼:“怎么皇上还没有来啊?”

  琴玥静静坐着,虽然语气尽量的平静,也掩不住她内心的一丝犹疑:“今日大婚,皇上大宴群臣,许是贪杯多饮了几盏。”

  “哦。”寒霜应了下来,四下看去,忽然又有些开心:“公主,这晟国的皇宫实在好看呢!金碧辉煌的,我看,比之我们曌国不会差到哪里去。”

  “寒霜,”琴玥的话语变得有些冷,“这种话,以后不要再提。”

  “奴婢知错。”寒霜知道方才的话有些不妥,连忙跪下认错。

  “你起来吧,我并不是要怪你啊。”琴玥叹了口气,“我们毕竟是和亲,身处皇宫,一言一行得有样子。”

  寒霜站起来,忽然听到门外又侍从高声呼喝:“皇上驾到!”

  琴玥正襟危坐,寒霜看看她,第一次发现,这位未央公主内心出现了丝丝波动,因为看她膝盖上的衣服,皱得不成样子。

  门外一片奴婢跪倒的声音:“拜见皇上!”

  门“砰”的一声被踹开,琴玥的心也提到最高点。隔着喜帕,她看见一位身着喜服、身材修长的少年闯了进来。寒霜赶紧跪下:“奴婢叩见皇上!”

  没有说话声。琴玥坐着,看不见她这位夫君的天颜,隔着喜帕,只见这位少年天子站在门边,动也不动,末了,带着冲天的酒意哈哈一笑,可笑声怎么听怎么有些刺耳:“你就是曌国的公主?”

  琴玥一愣,缓缓道:“回陛下,臣妾正是。”

  “你真是昭穆帝那老儿的嫡亲骨肉?”

  琴玥眉头一皱,话怎么能这么说?什么叫“那老儿”?她不喜欢父亲,可是,现在是她和皇帝的洞房花烛,再怎么也不能……

  许是看见琴玥良久未回,那宇文朗又问:“你真的是他的嫡亲骨肉,凌锋大将军的外孙女,未央公主?”

  琴玥眉头紧皱。她似乎猜到,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朕问你话呢!聋了么!”那少年天子见琴玥不答,语气十分蛮横。

  “回陛下,正是。”琴玥想了想,还是回答。

  “哈哈……”琴玥瞪大了眼睛,她看不见宇文朗的表情,可是她清楚地看见,宇文朗伸出右手食指,恶狠狠地指着她,大笑道:“朕娶了你来,就是为了羞辱你的!你的外公害死了朕的皇叔,你父亲又害死了朕的父皇和皇兄,你就等着在深宫里为他们抵债吧!哈哈!”

  轰!

  什么感觉?

  天塌地陷!

  宇文朗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已经全然不知。她脑子里只回响着那句恶狠狠的话:“你就等着在深宫里为他们抵债吧!”

  她一下子揪紧了床单。

  “公主,公主,皇上他走啦。”许久,寒霜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落寞,唤道。

  好久好久,琴玥回复了心神。是啊,也许又是冷宫吧!又能如何?反正,她早已习惯冷宫幽居的日子,至多不过是由曌国的冷宫换到晟国而已,她不担心。

  想到这里,琴玥自己掀开喜帕,对寒霜道:“我饿了。”

  “呃?”寒霜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这个,看琴玥的面容,如此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饿了,把那盘糕点给我递过来,顺便,倒上一碗茶。”琴玥没什么心情管别的事,眼下,填饱肚子是正经。

  “是。”寒霜赶紧按吩咐做了。琴玥吃饱,更是自己动手摘下满头的珠翠,吩咐寒霜把龙床上乱七八糟的果子都扔了。还要睡觉呢,硌着身体多难受啊。

  没办法,琴玥虽然有着丰富的皇宫生活经历,就算真的被打进冷宫可能也不会哭天抢地,可她毕竟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连日来旅途劳顿,她真的很想好好休息一下。

  羞辱?她生平所受最多的便是羞辱,嫔妃主子们的,太监宫女的,甚至,还有她父亲的。

  桌上的红烛还在燃烧,窗外一轮圆月分外明亮。而晟国皇后、曌国和亲的未央公主,在大婚之夜独自躺在宽大的龙床上,盖着百子千孙被,安稳地合目而眠。至于什么羞辱抵债……全都放到脑后去吧,睡觉才是正经,今天她可被折腾坏了。

  ——————————————————

  觉得还不错的亲顺手给张票吧~某萧拜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