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六、龙驹凤雏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677 2009-03-14 22:25:24

    清晨。

  城门还没有开,然而,在城外早已聚集了很多人。商贩们的牛车上多是牛羊蔬菜之类的时鲜,趁着天光未大亮,来赶个早集。有的是来走亲戚的,拖家带口,拉着老婆孩子的手翘首以盼。官道旁还有不少卖早点的小贩,高声兜售,热气蒸腾,不少没过早的人围了过去,甚是热闹。

  春日阳光暖暖升起,绿柳如丝。依照晟国古制,太阳升起方可开城门,可是如今日头已然高升,还不见动静,不少人已经低声骂了起来。

  正在这时,远远地传来一阵鼓乐,在城门口等待的人不禁回头去看个究竟。渐渐的,鼓乐声近了,在城门口等待的人首先看到两行盛装的士兵冲了过来,把站在门下的人全部清理开,一些早已等候的人忙乱了起来,孩子的哭声和牲畜的叫唤声交织在一起。

  不久,又有一小队人马上前清扫道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骑在马上,来回巡视,禁止喧哗。母亲赶紧给哭闹的孩子捂住嘴,一脸惶恐地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鼓乐声越来越近了。所有人不禁向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远远的,看见一抹艳丽的红,红色的车驾,红色的侍从,就连马也是选的红色。这是哪家的姑娘,嫁人竟然要如此大的排场?不少人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车驾近了,所有人都看见两班侍从上打出了大大的“曌”字,有人识字,立马认出来,这可能是曌国来和亲的公主。正在此时,城门忽然大开,从门内有跑出两班全副武装的侍卫,站定,亮亮的铁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精神。万众瞩目下,一位年轻公子骑着高头大马马缓缓出门,身后还跟着一位握着剑、神情冷厉的年轻护卫。这位公子穿着白衣,在初升的阳光下显得那么耀眼,衣襟在风中飘啊飘……

  不少人低低轻赞一声,能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东西的声音——那一定是姑娘们手中的花篮。孩子们也忘记了哭泣,好奇的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位如玉公子。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可能是由于他与身俱来气度,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是那么的耀眼,令人心醉。

  这位公子不慌不忙下马,车驾在他眼前停了下来。只见他缓缓走过去,对着那红帘内模糊的人影一作揖,声音清朗地道:“晟国四皇子宇文潇恭迎未央公主大驾,公主远来辛苦。”

  原来这位年轻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四皇子、“逍遥王”宇文潇!不少人心中轻叹:果然是龙驹凤雏!

  隔了不久,他仿佛看到车内的未央公主一抬手:“四皇子客气,不必多礼。”

  这个声音……宇文潇一凛。声音明明很是婉转,看来这位未央公主有着一副好嗓子。然而,语气却十分平静,平静得不像是个待嫁新娘。

  “微臣奉太后、皇上之命,前来迎亲。”面对这位未来的皇嫂,宇文潇恭敬异常,再拜。

  “有劳四皇子。”

  依旧是平静如水的声音,宇文潇再一抬头,看见眼前一帘之隔的未央公主正襟危坐,举止端庄有礼。他只觉得她的身影似乎过于瘦弱了些,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花嫁也撑不起来。宇文潇不敢再看,而未央公主身边的人都纷纷拜下:“拜见四皇子。”

  宇文潇立马摆摆手:“免礼。”这时,王子腾、张怀议、云飞走上前来,又拜:“未央公主一路平安。”

  宇文潇看着三人,笑道:“起来吧,有劳。”三人站起,宇文潇看着云飞,笑意更浓。随后,他又向琴玥一拜:“已为公主安排下驿馆,还请公主移驾。”

  车队复又前行。宇文潇和云飞先行跨上马,在前面开道。

  把公主送入驿馆,安排好一切,宇文潇和云飞便进宫汇报情况。

  深夜,琴玥辗转反侧,良久,终于撑不住起来,披了件小衣出门。

  四月天,正是北国春guang烂漫时。花香浓郁,月影横斜,杨柳迎风而立,绿叶沙沙作响。

  三日后,她就要嫁人了,成为她国家的死敌——晟国的皇后。母亲,你在天有灵,可曾看见?

  “公主,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寒霜起夜,正要回房,冷不防看见超手游廊上倚着一个单薄的身影,定睛一看,正是未央公主。

  “睡不着。”琴玥微微一笑。映着融融的月华,好美!寒霜虽是个女子,也不禁暗暗赞叹。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寒霜展现笑容,只是,这笑容里却闪现出一抹疲惫,几许无奈。这实在不像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应有的沧桑啊!

  “怎么了?”琴玥看到寒霜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似有心事,又是一笑。

  寒霜又看见琴玥的笑容,这个笑容里没有那么多的思虑,有的只是温然的暖意。这才是是属于十六岁的女子微笑,虽然青涩,却挡不住内里的温柔美丽。有理由相信,假以时日,待琴玥真正长成,这笑容该有多么迷人。只怕,整个晟国都要沉醉在这笑容里了。

  “寒霜没事,”寒霜摇摇头,“公主,三天后就要入宫了啊。”

  琴玥轻轻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抬头看着天边的月华。看着她的侧脸,寒霜又一次觉得这未央公主未免太过少年老成了一点。她是听过关于这未央公主的传说的,据说她的外祖父就是鼎鼎著名的凌锋大将军,是曌国人眼中的英雄。而她的母亲,则是曌国最为温柔贤惠的凌皇后。后来,听说凌将军叛国被诛,她是不相信的。她没有办法理解,像这样一位权倾天下,忠心为国的英雄会里通外国。何况,爱女入宫,贵为皇后;凌氏一门显赫,犯不着冒此大险。

  真真假假,没有办法辨析,可是吃苦的是眼前这个小公主。听说她和母亲一道住进了冷宫,昭穆帝十年来对她们不闻不问。这样一看,这位未央公主的童年只怕还没有自己的幸福。寒霜虽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总算父母宠爱,过得倒是颇为舒心。进宫以后,她先跟着长公主琴瑶,琴瑶公主心性,仗着父皇母妃疼爱,平素对这些下人并不怎么好。偶然路过冷宫,她也总是匆匆而过。听宫内的老人们说,进了冷宫,总会沾着一些晦气,不详。

  因此,当选定她作为琴玥的贴身大丫头时,寒霜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的。不过……看来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琴玥对人,尤其是对下人,非常和善,和善到穿衣盛饭都要自己动手。平时说话做事也不拿公主的架子,就像是,对姐妹一样。

  “我是没事的,只怕是苦了你。”琴玥又是轻轻一笑。寒霜瞪大了眼睛。这真的是公主对下人说的话么?她心里蓦的升起一阵感动。自从进宫之后,打骂经历过不少,可是,这种温言,倒是从未有过。

  “公主……”寒霜眸子中闪动着光华,盯着她看。

  “回去吧,也该歇息了。”琴玥站了起来。清风吹过,她单薄的外衣在风中微微摆动。寒霜点点头,跟着她回房。

  ——————————————

  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