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四、江南女子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2808 2009-03-14 22:24:17

    “哐!嘎——”一声闷响,一边的车轮陷在路旁的水沟里,整个车子剧烈摇晃,车身倾斜得厉害。

  “公主,公主,您怎样了?”车外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听起来颇为焦急。

  又隔了一小会儿,车里传出一个温然的声音:“没事。”

  前方数马嘶鸣,几人迅速骑马奔了过来,到了车前下马,恭敬地站在车外作揖:“公主可还安好?”

  车内温然的声音马上转变,变得平静得不带一丝感情:“本宫很好,王将军挂心了。”

  王将军即晟国威武大将军王子腾,也是这次来商议和亲的大使,朝堂上神情倨傲、不可一世者便是他。他身边的是副使张怀议,四十上下,官封文华殿大学士,深沉世故。而另一位副使是十七岁的少年云飞——听这个姓氏也就明白,他就是云家的云天扬之孙。

  云飞觉得很奇怪,这个神秘的未央公主。说实话,当半个月前,曌国通知说选定了未央公主来和亲的时候,他和王子腾王叔叔、张怀议张伯伯都是惊呆了。未央公主?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头的公主!难不成又是找人替代的?那宣旨的大太监强调说,这百分百是皇上的千金,未央公主是原凌皇后的独女、镇国将军凌锋的外孙女。凌锋的名头在晟国可是响当当的,想当年凌锋率领十万精骑在晟国攻城略地,晟国数十万大军望风披靡,如入无人之境。晟国崇拜英雄,而这位凌锋绝对是神灵一般的存在。凌锋后来叛国被抓,株连三千,晟国皇帝甚至设宴庆祝,昭穆帝自毁长城!

  后来,凌锋满门被诛,凌皇后被废,她的女儿听说和她一起住进冷宫,没想到,此时又出现了。

  好歹是真正的公主,云飞和大使王子腾、副使张怀议都是舒了一口气。不过,让他们惊讶的事情还在继续,送别那天,皇帝和后妃居然一个也没有到场,只派了一个太监宣读了谕旨,便把公主送了出去。陪嫁除了要来的云荒六州、十万岁币和三十万织锦之外,竟然一无所有。而这公主身边,也只跟了这一个丫头,曌国这也太……

  “公主,王将军他们要搬动车子,您小心。”嘱咐琴玥的就是她的贴身丫鬟寒霜,也是父亲唯一赐给她的嫁妆,今年十七岁。

  “知道了。”琴玥在车内答。

  云飞招呼几个兵勇来移动车轮,兵勇们整齐地呼喊着号令,齐心地把车子推出泥坑。然而,可能是有一份力使错了劲,车轴“喀喇”一声断裂,车子左右剧烈晃荡起来,车外的人能清楚地听到琴玥在其中碰撞的声响。寒霜很着急地问:“公主,公主,公主可好?”

  又过了许久,琴玥的声音传来,虽然有些虚弱,却依然平静:“没事。”

  “公主,王将军说,这车恐怕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现在天色已晚,驿馆马上就到,能否换辆马车再走?”寒霜又问。

  里面沉默了一小会儿,琴玥又道:“就依将军。”

  隔了一会儿,一只芊芊素手撩起车帘,寒霜赶忙上前接应。不一会儿,一位穿着大红喜服,头戴珠翠,脸上带着面纱的女子缓缓走下来。

  很单弱。

  这是云飞对琴玥的第一印象。

  很骄傲。

  他深深觉得,这位未央公主的傲,并非蔑视天下的傲气,而是,骨子里那份自立自尊的傲骨。略微一动,全身上下环佩叮当,像一支悠扬的乐曲。金碧辉煌的配饰在她身上并不显得俗气,反而有了一种点缀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帝王家与生俱来的高贵吧。

  她站起来,抬眼看着碧蓝的天,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舒服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是贪恋这份自由的气息么?因为身为公主,一生都是笼中鸟;即使是出嫁,也依旧离不开庭院深深的命运?

  云飞觉得有些叹息。

  不知道,在面纱之下,会是一张怎样的面容呢?

  当然,云飞站在她的身后,所以云飞对她的所有想法琴玥都一概不知。琴玥下了车,马上就由寒霜领到另一驾马车上,整个过程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由于周边的人,包括王子腾、张怀议为了避嫌都撇过了脸去,不敢看她,琴玥倒像是被屏蔽了一样。只有不谙世事的十七岁少年云飞瞪着他大而黑的眼睛,仔细地注视这位晟国将来最有权势的女子——听娘说后宫险恶,她一个单弱的女子,真的能经历风雨么?

  琴玥进了新的马车,车帘一盖,略微休整一番,车队复又前行。云飞心中有些牵挂,于是策马徐行,跟着琴玥那驾马车,缓缓地走。

  此后,一连几天,云飞不似之前意气风发策马飞奔,而是不声不响跟在琴玥的车驾之后,目光深沉,似有心事。

  许久,王子腾仿佛也是看出什么端倪,一日见云飞神不守舍地跟着马车,还以为他是看上了人家丫鬟了,便也缓下脚步,和云飞并肩而行。唤了几声,云飞才惊醒:“王叔叔,有事么?”

  王子腾仔细地盯着他,这让云飞有些忐忑。许久,王子腾问:“飞儿今年几岁了?”

  云飞不知王子腾为何有此一问,他恭敬地答:“回王叔叔,飞儿今年十七。”

  “十七……是该娶亲的时候了。”王子腾仰头望天,忽然又一次看他,“叔叔记得,飞儿还未有家室吧?”

  云飞明白了,他红着脸,缓缓低下头。王子腾却哈哈一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好难堪的。这样,你回去以后,我亲自和你爹说说这事,诶……真是的,孩子这么大了,都不上心!”

  “王叔叔,我不用的,”云飞忽然满脸通红地抬起头,嘴角浮现出坚定的笑容,“四皇子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我要学习他的品性。”

  王子腾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去!照你这么说,我们晟国和曌国对峙两百年,都别成家立业算了!——当然,四皇子先国后家,实在是天佑我皇!”牢骚发完了,恭维话还是得说的。何况,一提起四皇子“逍遥王”宇文潇,只怕全晟国的人都会满意地夸赞,他王子腾也不例外。

  只可惜,他的母亲不是皇后,而且早死,宇文潇根本没有势力,所以他只能是四皇子,而不是当今圣上。

  谁说母凭子贵?子的金贵,也得凭母!

  王子腾叹息,然而,劝说还是必须的:“所以,飞儿,那宫女虽然漂亮,毕竟还是未央公主的人,所以……”

  云飞愣愣地看着他。敢情,王叔叔是以为自己喜欢公主身边的小丫头了。云飞连忙摇头:“不是的……”

  王子腾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年轻人,前途无量啊。”说罢,一拉缰绳,策马急行。

  那边云飞还在发呆,他也不拉缰绳,只管任那马自己向前走。听王子腾提到那位小丫头,他这才想起貌似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不觉向她看了过去。其实她也是很好看的,十七岁的女孩子,唇红齿白,温柔和顺的样子,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真是江南的女子,难怪他常听哥哥云翔说“娶妻当娶曌国人”。不知那位金枝玉叶的公主会是什么样子呢?他想。

  寒霜和公主小声说了几句话,刚放下车帘,一回头,就见那年轻英俊的副使双眼不眨地盯着自己看。她有些恼地转头,然而,心里忽然也升起一股淡淡的喜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