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三、和亲远渡

昏君废后绝世倾天 碧玉萧 3333 2009-03-14 22:23:40

    当琴玥再一次站在未央宫前,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雕梁玉砌,心中感慨万千。

  十年前,她和母亲被深夜赶出未央宫,从此再未离开冷宫半步。十年,她和母亲像野草一样,被人遗忘,宫内的繁华与她们无关,她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凭依就是每日按时送饭的老太监。

  春去秋来,习惯了安静的日子,倒也不错。春天,万物复苏,虽说琴玥只能在窄窄的屋檐里仰头看着一小方天空,然而春天却豪不吝惜地关照这个寂寞的孩子。绿绿的爬山虎,不知名的紫色小花倔强地生长。屋檐下,燕子总是会按时来关顾这户人家。

  琴玥喜欢用省下来的饭粒饲养这些自由自在的小生灵,无限羡慕地看着它们无拘无束地翱翔于天际。那时她就想,如果自己是这些燕子该有多好,多好……

  她想要自有,可是对于终身禁锢,不见外人的冷宫生活来说,自有简直就是天地间最为奢侈的一件事物,求之无意,不如不想。

  闲来无事,凌贵人亲自教育琴玥。没有书本,凌贵人年轻时背诵过的古书,她还记得,便我背一句,琴玥跟着读一句。没有笔墨纸砚,拿树枝在地上写划。弈棋没有棋盘和棋子,便在地上划出棋盘,棋子用石头和树叶代替:黑子是石头,白子是树叶。唯一幸甚的是有一架古琴“凤曌”,这还是从凌家带来的嫁妆。凌贵人每日教女儿练琴,先是《秋风辞》,再是《酒狂》……

  礼仪也是会教授的。凌家世代钟鸣鼎食,凌贵人曾贵为皇后,对于宫廷礼仪知之甚祥。琴玥是不喜欢礼仪的,要学那些干嘛?反正自己拘束于这狭小院落中,终身禁锢,不见外人。终究拗不过母亲,在她的亲自调教下,琴玥深深明白了“进退有度”的道理,而对于深宫里的女人们来说,则是“进则敛容,退让为先。”

  “琴玥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琴玥还记得母亲说过,自己已经不是公主身份,若再次见到父皇,得尊称“皇上”。

  “哦?”昭穆帝也是有些惊讶,看着这个拜倒在自己脚下,曾经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公主,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然而,父女之间却仿佛形同陌路。

  “平身平身。”昭穆帝连忙招呼。

  “谢陛下。”琴玥恭敬地站起身来,依旧不敢抬头。

  “小……玥儿,”昭穆帝叫得甚是生涩,“快过来,让父皇看看。”

  “是。”琴玥再一拜,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昭穆帝和郑贵妃端坐于前,他们身边,有两个美丽骄傲的公主,一位年纪略长,容长脸蛋,柳眉细口;另一位十四五岁年纪,容颜俊秀,顾盼神飞。不用说,自然是琴玥儿时的玩伴,此时的安国公主琴瑶、长乐公主琴瑗了。

  “快些过来,让父皇好好看看你。”昭穆帝张开双臂,向琴玥热情招呼。

  琴玥依言上前,走到昭穆帝前面。十年不见,昭穆帝身体已经发福了好些,白胖的脸上也有好几道皱纹。而他身边的郑贵妃,依然是那般的倾国倾城,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白净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不过,在她的眼睛里,有一股攫取的光,仿佛,要从一无所有的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

  琴玥抬起头来,昭穆帝仔细地端详着这张似曾相识地脸庞。十年不见,琴玥已然长大,然而,那稚气灵巧、白胖可人的小玥儿已经不见了。可能是由于营养不善,琴玥看上去比一般十六岁的姑娘要瘦小,皮肤有种病弱般的白。过去圆溜溜眨巴着的大眼睛也深沉了好些,黑漆的眼眸中,似乎总是藏着些什么,看上去又深又静。不知为何,看到琴玥的模样,总能让他想起过去的凌贵人……虽然平时温良恭谨,骨子里却有一份傲气,执拗地不肯回头。

  往事啊……

  昭穆帝一叹,琴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多年来的冷宫生活,她已经习惯了各种责难非议。琴玥还记得,她在十岁生日的时候,母亲求了三个时辰,才终于磨到一碗鸡蛋羹。到了门口,母亲正捧着这碗来之不易的鸡蛋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一位御膳房的宫女“不小心”碰到了母亲的胳膊,然后……

  琴玥还记得那位宫女走后,那放肆的笑声。她还记得,母亲握紧双拳,银牙紧咬,颤抖着身体,却无法发泄。十岁的她仿佛明白了一切,平静地走过去,拉着母亲的手:“母亲,烫着了么?”

  凌贵人摇摇头,看着女儿,她的眼神忽然温柔了好些。

  “母亲,别去管那帮女人。我们有自己的生活,不是么?”琴玥安静地笑笑,“不管怎样,玥儿要感谢母亲送给玥儿的生日礼物。”

  凌贵人讶异地看着早慧的女儿,这个只有十岁大的孩子,可是仿佛已经是垂垂老矣的智者,看透了人世间的纷繁复杂,对待外界已然无欲无求。

  凌贵人搂着女儿的肩膀,泣不成声。然而,之后,仿佛具有了可怕的免疫力,无论遭到什么嘲讽冷遇,母女俩始终冷眼相待,等闲视之。因为她们明白,即使再怎么抗争、再怎么挣扎呼喊,没有人会理睬,也没有人会重视,甚至是,当成一个笑话。

  “感谢陛下!若非陛下垂怜,琴玥根本不会活到今天。”琴玥态度恭谨,直视昭穆帝,目光深沉,面容平静。

  “玥儿……”昭穆帝看着琴玥的面庞,忽然有些感伤。毕竟,这是自己的亲骨肉,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宝贝,可是……

  郑贵妃看不下去了,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昭穆帝,昭穆帝回过神来,想起今天叫琴玥过来的目的。“玥儿也十五岁了吧?也该是时候选亲了。”

  琴玥又是一拜:“回陛下,琴玥今年十六岁。”

  “哦?”昭穆帝讪讪道,“已经十六了?嗯,该是时候出嫁了。想当年,你母亲十五岁就与朕大婚了。”

  提起母亲,琴玥平静的眸子中终于闪过一丝黯然。凌贵人在她十五岁生日之后不久,就因为忧劳成疾,又兼风邪入侵,撒手人寰了。死前,凌贵人拉着她的手说:“不要怨恨你的父亲。他也是被人蒙蔽。”

  怨恨?十年过去了,她早已忘记什么是恨。说实话,犯不着,她也没那功夫,把自己的大好时间拿来放到怨恨一个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身上。她明白,外公绝对不会通敌卖国,原因很简单,按曌国祖制,立嗣先立嫡,再议长。凌皇后贵为皇后,只要诞下麟儿,必是太子无疑,江山唾手可得,根本无需借助晟国的力量。何况,凌家一家老小都在京城,若真要倒戈,难道置家小于险境,全然不顾?怎么可能!

  父皇不相信,不相信就算了,她也懒得争,因为争也没有用。十年的冷宫生涯,她早已修炼得百毒不侵,万事随风。

  此刻,琴玥表现的就是礼仪为上,面对帝王,要足够谦卑恭谨,且不能过于激动。不过,这样的感觉怎么也不适于父女相见的场面,昭穆帝撇撇嘴,说道:“今日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晟国来了使者,希望娶一位真正的公主回国为皇后。我和你郑贵妃商量过了,觉得你去比较合适。”说罢,昭穆帝静静地看着琴玥,看她有何反应。

  琴玥什么反应也没有。她一双黑而深的眼睛也直直地望着昭穆帝,不发一言。她其实也很惊讶,一直安静得像是异世的暮霭小院,今天居然会有如此多的太监宫女前来关照,她那许久不见的皇帝父亲传旨,宣她觐见。她明白,自己的命运取决于皇帝的安排,所以她也不吵不闹,收拾好衣冠,顶着一路上太监宫女们诧异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向着未央宫走来。

  原来,为的是这件事。琴玥眉毛一跳。她抬起头,不动声色地看了琴瑶、琴瑗数眼。琴瑶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她,笑得意味深长。而琴瑗却是不明所以。只是,两姐妹表情里同时显示出一抹不屑与逃脱大难的喜悦,用高高在上般的,公主的姿态俯视着她这个低下的“贱民”。

  昭穆帝有些窘,琴玥这样做,等于又把球踢还给他。他本是想,琴玥会感激涕零地谢恩,打心眼里赞美他这个慈父赐予的“机会”。他顿了顿,明白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搬出他作为皇帝的威严,于是他终于开口:“琴玥!”

  琴玥退后一步拜下,凛然道:“琴玥在!”

  昭穆帝身边的大太监站了出来,拿出一道谕旨宣读道:“自即日起,敕封三公主琴玥为未央公主,一月后择吉日出嫁晟国。钦此。”

  能怎么办?哭喊着不愿还是欢喜地顺从?琴玥无所谓出嫁不出嫁,也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终身。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命运,都掌握在这个曌国最有权势的男人手中,他说什么,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违背。

  “琴玥,接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